第1725章 外敌内贼-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25章 外敌内贼

在那摊位上的时候,那个出售头骨的修士,是大力的介绍,眼睛不可避免的多次对视过头骨,但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而沈浪只是看到就有异常的感觉,更别说亲自接触到。

当知道这是綦沣的头骨,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他会有特别感受了。

因为綦沣的亡灵,蓄养到现在的强大亡灵,是被沈浪吞噬和炼化的!

綦沣的武器铁棍,还有天地霸气诀,都被沈浪得到了,一直也是修炼和运用。

简单来说,綦沣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他的营养补给,并没有影响到沈浪,但反过来,也就等于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这也可以算是一种传承。

所以看到这个头骨的时候,沈浪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一般,会有特别的感受。

至于为什么会是盯着眼洞处才会有,他也说不清楚。

不过现在沈浪,并没有任何的惊喜,而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当初綦沣的亡灵,就想要把他占有,把他取而代之的夺舍,只是因为沈浪的精神力够强大,最终抵抗住了,并迅速的把对方蚕食。

毕竟那是亡魂,如同无根的浮萍。

现在这个头骨,能够有那么奇特的感觉,相信也不是干枯了两千年的白骨。

很可能是綦沣把他毕生修为,以什么特殊的秘术,压制在了头颅之上!

当然,也可能是蕴藏在尸体之内,后来被砍下透『露』的时候全部汇聚在这上面。

或者死亡的时候,就是被强大的敌人压制在了头骨之内,要不然也不会把他头骨带走。

沈浪是毫不怀疑的,就像当年他陨落之前,能够布下重生之局一样。那是肉身毁了,把元神意识留下来了。

以这个世界的修真手段,不管是綦沣,还是他在冥域遇到的能杀他的强敌,都是有这个可能的。

不管具体是因为怎么样形成的,过了两千年,还能有如此强烈的感受,就说明很大可能如同他的猜想。

而这些如果全部吸收到了沈浪的体内,很可能会激发已经被炼化的綦沣亡灵!

不是说綦沣能复活的占有他的身体,而是这很可能代表着綦沣的力量,会影响已经成为了沈浪一部分的那一部分。

这就会让他的身体,出现一些异常!

如果他不能好好地压制、驯服,搞不好会滋生出第二人格之类。

所以沈浪现在是全神戒备,说如临大敌也不为过。

这和天机之轮不一样,天机之轮最多就是鸡肋、毫无作用的废物,不会影响到他什么,损失的只是元灵石。

但这花更少钱买来的头骨,却很大的可能直接影响到他的身体和意识。

沈浪是不允许这个情况发生的!

綦沣,已经是死了两千年的人。

不管是他残留的亡灵,经过了两千年的壮大,还是他秘法遗留的身体力量,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綦沣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只能以他一部分的形式延续!

其实沈浪自己也是要过这一关的。

哪怕是自己布的局,哪怕觉醒的前世记忆更加的强大。

但他也必须承认和面对,前世已经是前世,前世的自己,已经是死了几百年!

现在的他,是前世融合,以现在沈浪的一部分的形式存在!

或者说现在的他,保留着前世记忆、元神等方式的存在。

如果当年不能接受和协调好“前世和今生”,就会是两个沈浪意识,自己对抗自己。即便一个更强大灭了另外一个,也一样会有影响的存在。

当然,他自己两世融合,心理上是没有障碍的,前世接受这一世的新生,或者这一世,接受上一世的存在,都是他自己。

綦沣这样的形式,是更难的。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如临大敌的。

真要让綦沣的力量影响得已经炼化的綦沣亡灵再觉醒意志,出现第二人格,甚至夺舍占据了他,这些都是沈浪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是准备充分之后,再“看”那头骨的眼洞。

而这“准备充分”,是包括了绝杀!

当那诡谲的情况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沈浪已经双管齐下了,一方面精神上镇压受到影响的一部分,另外身体上开始吸收这头骨蕴含的力量。

而他吸收的力量,是全力以赴的马上炼化!

吸收一点炼化一点。

如果綦沣遗留的所有力量,全部炼化为他所用,自然也就不会再有更大的影响。

其实对于吞噬、吸收、炼化,沈浪是经验丰富的,包括最近也有吸收光明神教的司徒。

只是之前都是对敌人,而现在,这个敌人“綦沣”,已经不是外在的,已经是他自己的一部分!

既需要吸收外在的力量,对付外来的敌人,又要压制和对抗内在的敌人。

这才是问题所在。

不过沈浪现在周围安全,不用担心有任何人惊扰,而且有准备三年的时间,足够搞定一切。

再说了,狗神在这里已经近两天了,算起来相当于半年的疗伤了,它应该恢复了不少。

如果一旦他出现了大危机,狗神应该也能帮得上一点。

因为灵魂意识、对武器和功法的熟悉,无不让头骨蕴含的力量感觉非常的熟悉,仿佛这就是它的身体,是自然而然的回归。

这个过程,让沈浪需要对付的“外敌”,其实很轻松,完全可以从容的汲取、吸收和炼化。

最重要的,还是会被激发勾起的“内敌”。

不过沈浪终究是沈浪!

哪怕綦沣活着的时候一度狂战无敌,终究是死了两千年!

哪怕他保留的力量还非常的巨大,但终究没有灵魂支撑!

上一次,沈浪对付的是他的亡灵,强大却也是缺了一条腿的——没有肉身的支持。

现在也是一样。

而且“内贼”既是最难对付的,也是容易对付的。

难是难在防不胜防、无法对自己下手,容易则容易在可以提前做足准备。

话说回来了,对于沈浪来说,有难度既是挑战,更是一种磨炼!

他远胜于其他人的丰富经验,不就是一次次磨炼出来的吗?

比如光明神教的神光,若不是尝试过,又怎么能够吸收利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