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刁难、为难-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刁难、为难

梵雪瑾要送沈浪出去,但在那个传送点的附近时候,却遇到了宫渝。

“师姐,我送沈浪出去。”

宫渝看着他们两个,然后摇了摇头。

“先等等吧!他是师父邀请留下来做客的,需要好好招待,你陪他吃点东西什么的吧。”

梵雪瑾还是愿意的,不过刚刚沈浪已经说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答应了其他人,需要离开。

她的目光马上看向了沈浪。

沈浪微微一笑,“宫前辈还不知道吧,我已经陪掌门完成工作了,所以……”

宫渝却依然摇了摇头。

“师父有交待。只是让你出来这里,不是让你离开,另外还有事情找你,望你配合一下。”

她会出现在这里,并及时的拦住了他,沈浪便能猜到肯定是雪非雪下命令了。

在瑶池水域之外,雪非雪都能了如指掌,更别说现在还在瑶池里面。

而且她刚刚只是打开了,却没有得到开启的方法!

沈浪会想着早一点离开,就是怕她在里面并没有什么收获,才会更加的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点东西。

如果那些“宝箱”里面,已经让她盆满钵满,应该就会爽快的让他离开了。

现在宫渝过来的阻拦,就是要让雪非雪更多一点时间。

不过虽然猜到了这些,但沈浪对于这个情况,还是不爽的。

他对雪非雪没有索要一点的好处,就是甘心的还对方瑶池盛会的邀请。

但甘心是自愿的,是对方先示好的。

而现在强迫的态度,就让人不爽了。

雪非雪也就罢了,毕竟境界在那里,完全不需要考虑他的感受。

可是宫渝,却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简直已经有点软禁的味道了。

对于宫渝,沈浪是敢怼她的。

不是欺软怕硬,而是自知之明。

他有自知之明,对方也应该有自知之明!

“要是……我不配合呢?莫非你就要把我抓起来了?”

这话说出来,马上让周围的气氛都凝固了起来。

这是出现了一个理解上的偏差……

沈浪觉得雪非雪境界更强大,他必须要尊重。同样的宫渝也应该要尊重他,哪怕传雪非雪的指令,也应该态度好一点。

但他却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

本身他从境界上来说,也是大仙巅峰。只是实际的综合战斗力,已经『逼』近新晋大神。

在地球上和图拉长老战过,在光明山和两个使徒长战过。这几天先和童仙翁他们正面对阵过,和银杏谷闵鹿也是顶撞过。

加上今日都和大神们一起,所以给了他自己一个偏差的错觉,觉得宫渝应该认识到和他的差距。

但在宫渝看来,沈浪就和她一样的大境界,而且从修炼的时间等方面算起来,在大仙巅峰细分细算的话,沈浪肯定是不如她的。

上次她差一点被狗神袭击,那是因为狗神是堪比大神境界的超级兽神。

所以,她并不会把沈浪和狗神的实力等同,也不会把今天他的待遇,和他的实力等同。

刚刚说话的态度,在她看来,已经是很客气了,这还是看着梵雪瑾的面子上。

现在沈浪的不爽,在她看来,就是很不识抬举了。

梵雪瑾也没有想到沈浪突然就顶撞了起来。

不过随即她便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之前沈浪跟她也没有什么好脾气。如果不是在光明山和他们一起战斗过,也不会算得上朋友了。

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圆场,宫渝已经顶了起来。

“抓起来又如何?这是瑶池!”

“师姐!误会了……沈浪是师父邀请留下来的客人,怎么会抓起来呢。”

“沈浪,你想多了,师姐只是让你别着急离开,留下等等师父。”

师姐已经和沈浪直接的杠起来了,梵雪瑾赶紧两边解释打圆场。

不过她的话,效果并不大,沈浪和宫渝的眼神对着,互相都充满了攻击的味道。

现在这情况,她实在很想要过去找师父,仗着师父对她的宠爱,让师父亲自来调解一下。

可是她也知道,师父人在禁地之中,便是她敢闯进去,也是进不去的。

“是哦,这里是瑶池,我还能『乱』来吗?就算把你痛揍一顿,还能把所有人都痛揍一顿吗?”

沈浪直接嘲讽了起来。

“沈浪……”

梵雪瑾哭丧着脸,师姐是严厉惯了的,对内对外都是铁面无私。刚刚肯定也是执行师父的安排,她也不敢说什么。

现在只能是希望沈浪不要在火上浇油。

“你可以试一下!看看谁被痛揍一顿。”

宫渝冷笑了起来:“前几天还一副要死了的样子,要不是小师妹为你们求一个养伤的地方,早把你们赶走了!”

就算沈浪现在巅峰状态呈现,她也不会觉得沈浪比她更强。

何况她是见过沈浪前几天重伤濒死的状态,她不相信那么几天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到现在这样的程度。

所以猜想他应该是用了一种什么伪装的方式,让自己显得毫无伤势,一副最佳状态的模样。

正是觉得举手就能把沈浪灭了,她才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刚才沈浪能跟各家老祖谈笑风生又如何?

还不是大家被他唬住了!

沈浪本是要教训一下宫渝的,便是梵雪瑾在旁边劝说,他也还是不爽。

不过现在宫渝提到前几天的情况,他一下就平和了。

当时回来,梵雪瑾算是私自离开,搞不好是要被门规处理,或者要被师父责骂的。

但那时候,因为他和狗神都受伤不轻,所以她是求着想要让师门收留他们疗伤,再不济也是留在瑶池边上疗伤,求宫渝不要赶他们走。

虽然后面邀请函的事,已经证实不是她起的作用,但当时那一份帮助,却是没有私心的。

沈浪是最不喜欢欠人情的。

雪非雪能邀请他来瑶池盛会,哪怕是有目的『性』、知道他有利用价值,但他依然是甘心愿意不要报仇的帮她“开宝箱”,就是要还上这个人情。

可对于梵雪瑾,却只是给了她一套“写真”画像而已。

虽然她可能觉得非常的难得宝贵,但沈浪自己清楚那不值钱,是地球上随便几千块、甚至几百块都能拍出更好的。

这样一想,再看她为难的样子,就平静下来了,不想再让她难做。

“好吧,我留下来。”

“哼!”宫渝微微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