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原则与制衡-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原则与制衡

雪非雪从禁地出来,直接就到了沈浪和梵雪瑾的前面。

正兴奋看着相片的梵雪瑾,骤然看到师父出现,被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有点手足无措。

然后又往旁边挪了挪,和沈浪保持一点距离。

那感觉好像是受到男生礼物的女孩子,被家长或老师撞见了一样。

“师父……”

雪非雪直接吩咐了一句:“你忙去吧。”

“是。”

梵雪瑾不敢多说什么,赶紧答应了一声,然后拿着相片便离开。

走开几步之后,才回望了沈浪一眼,有点担心师父会不会责难他。

在她走了之后,沈浪才问了一句。

“掌门是要留我下来吗?”

雪非雪看着沈浪。

“我这是在救你。”

“救我?”

“你以为别人只是热情的邀请你帮忙开启上古机关?”

雪非雪的话语很平静,并没有什么嘲讽之类,纯粹就是陈述事实。

“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说一个神仙,为了考验凡人,把一块石头直接点化成黄金,然后送给凡人。凡人都高兴的手下,这让他很失望。”

“直到有一天,终于有一个凡人不要那变的黄金。神仙很高兴,觉得终于遇到一个不贪恋金钱的人,可以收为门徒。”

“结果那个凡人说,他不要石头变的黄金,而是要神仙那能点石成金的手指。”

沈浪不需要明说其他老祖们可能的态度,而是讲了一个不相干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知道就好。”

“不过……”沈浪叹道:“掌门会不会也要我的金手指呢?”

雪非雪很直接,沈浪也很直接。

说这话的时候,他紧盯着雪非雪的美眸。

雪非雪也没有回避他的眼神。

她没有直接的回答,不过眼神已经看到了答案。

毫无疑问,她也是想要沈浪的技术!

因为这不是独一无二的,而是每隔千年都会开启一次的,现在沈浪帮着解开了历史上留下来的、这一次收获的,但将来呢?

一千年之后,雪非雪肯定不在了,沈浪肯定也不在了,到时候瑶池再有收获到上古遗迹的宝箱,后人怎么开启?

如果把他的技术得到了,成为了瑶池流传的机密,那就不管是一千年之后的门人,还是两千年之后的门人,未来所有的门人,都可以继续的运用下去,而不需要再求人。

这一次有多大的收获,对于他们这样底蕴的门派来说,也不是最要紧的,未来更重要。

门派的利益重要,还是声誉重要?

当然是利益!

而且只要不暴『露』出来,那就不会影响到声誉!

所以,现在雪非雪要选择的,是利益和原则的问题。

利益是至少千年之后的后人,原则则是她自己马上就要面对的。

“如果我要你的所谓金手指,那我和他们有什么两样?”

只是片刻的沉默,雪非雪便回答了沈浪的问题。

显然,这个问题,是在下午知道沈浪有这能力之后,她就已经开始考虑了的。

刚才验证他没说谎之后,就更是进一步的直面纠结。

而她现在来面对沈浪,当然也就是做出了决定。

现在她说出这一句的时候,目光是没有任何的回避,也没有任何的的闪烁。

沈浪是有点惊讶的,没想到他首先怀疑的雪非雪,却居然是能守得住原则的。

不过,就算他现在所见,看得出对方的坦诚,也不代表一定就是事实,也可能她境界高,表演得好。

不管怎么样,雪非雪这是释放了善意,沈浪也没有必要去挑衅或者去激化。

“你知道我为什么急着离开吗?”

沈浪问的这个问题,颇有一点废话的味道,刚刚说的不就是这个吗?

所以他也不等雪非雪回应,自问自答了起来。

“玄女算我的朋友,梵雪瑾也是我的朋友,雪掌门又给了我参加瑶池盛会的机会……对瑶池,我是亲近好感的。所以,我不能连累了瑶池的声誉!”

“我说的声誉,不是指身为男子留下在瑶池,那不算什么。”

“我指的正事这件事!您没有异心,甚至是为了保护我,不想我出去被他们逐猎;但在他们的眼里,会觉得您也是猎人之一,把我留下来是近水楼台,把我留在这里,是要抢在别人之前吃独食。”

听到这里,雪非雪略微有点讶异,显然没想到沈浪还有这一层心思。

“我不能连累瑶池声誉受损,所以尽快完成工作,尽早离开这里。”

沈浪说话的时候,也是很坦然。

当然,他就是表演!

他是信不过雪非雪。

雪非雪凝视着他,“你知道你这个决定的代价吗?”

沈浪淡淡一笑:“未必会有多大的代价。想要我金手指的,或许会有多方,但也有一些纯粹只是需要点石成金一下,不会贪心金手指。”

他只是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得更明显了。

雪非雪一下就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外面只是一路人马想要动他,那他从这里出去之后,就是非常危险。

但外面打他主意的,可能是多方,还有多方是需要他帮助的。

这就会形成一个制衡!

想要把他独占了的人,不会接受被别人先抢占了。而只是想要帮忙的人,不会愿意他被任何一方独占。

这样的结果,会导致有一些人互相制约,有一些人会站出来帮助他。

“我真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像你的人那么年轻。给我的感觉,你是老『奸』巨猾!”雪非雪摇头吐槽了一句。

沈浪考虑的情况,竟比她考虑的还要更多几分!

沈浪笑了,说他老『奸』巨猾,他是不介意的。怀疑他脑子和年龄不像,反而是正确的。

“我是觉得雪掌门从内到外,都是那么的年轻漂亮。”

对于他的恭维,雪非雪却是皱起了一下眉头:“没大没小!”

“……”

沈浪有点汗,地球上的风格,女人都愿意听到说自己年轻漂亮的,哪怕是虚伪的恭维。雪非雪的年纪辈分,已经不需要了。

而且这里要更保守,或许她把“从内到外”,误会到衣服内外?

“好,我可以同意你自己离开,最后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了。”

“掌门请问。”

“你和高寒秋是怎么认识的?我从未见过他对谁如此客气和热情的。”

问出这一句的时候,雪非雪紧盯着沈浪的眼睛,不错过丝毫的眼神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