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7章 远离危墙-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17章 远离危墙

沈浪其实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因为他能开启那个地下“仙宫”,是因为可以进入了那个仓库的管理系统。他拥有最高权限,进入更低级权限的智能系统,所以一切都很自然。

但提回来了这里的“宝箱”,那就不一样了,已经是脱离了智能系统的控制。

现在他必须确认的一点,就是看看这些“集装箱”还有没有更小的微型系统。

之前仓库的,简单来说,也是大的智能系统,控制着所有一个个的集成块,通过控制各处集成块,来完成所有的遥控『操』作。

现在这些宝箱被回来了这里,如果没有被破坏,只是脱离了原先的环境,还有机会另外的开启。

搜寻了一番之后,目测看到的是什么都没有!

然后沈浪也不怕雪非雪会发现什么,开始以手掌贴在了上面,通过圣甲开始查探。

很快圣甲便检索到了,这些集装箱一样的东西,等于是一个个小的仓库,也是有一个智能程序控制,这本是受控于仓库智能系统,现在就是属于没更高权限控制的状态。

正常来说,现在失去了和仓库的联系,就算能够找到隐藏的控制板,可以输入正确的密码,也没有用!

不过对于圣甲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

圣甲当初在不周遗迹里面,已经得到了升级,对于所有控制智慧系统,已经完全的融合。

此刻它是更高权限对低级权限发出指令。

很快,在沈浪指令下去之后,第一个集装箱,便缓缓的开启了!

当声音发出来的时候,着实把雪非雪惊了一下。

本来看沈浪的模样,东『摸』『摸』西『摸』『摸』,根本不像是精通什么技术,而像是装神弄鬼的骗子。

没想到她正刚刚冷哼的时候,竟然就不知道怎么开解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雪非雪飞升过来,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方便说。”

“……”

“记住您说的话。”

“哼。放心!”

“其实我也有点侥幸,我去过的只是一个地方,你们去的很多的地方。有一些技术,是可以通用的。有一些方法是可以共享的,但也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

沈浪叹了一口气:“所幸这个解开了,至少在掌门前面,证明了我不是骗子。”

他似乎很庆幸,甚至有点后怕的样子。

但雪非雪却听出了别的味道!

这似乎也可以理解:技术不是相同的,就算我开了这个,不等于其他还能开。因为未必是来自同一处地方。

她暗暗冷哼,没有去说什么。

沈浪只要能够帮她开启了这些“宝箱”,不是骗子,那她也用不着把他的所有一切占据了。

“我不需要你的技术,但你要把这些的开启关闭方法告诉我吧?”

她也不会完全的让沈浪掌握主动权。

沈浪却是直接的摇头。

“没有办法,我只能做到开启,或关闭。因为这只有我能做到,就算告诉你怎么做,你也做不到,其他人也做不到。”

说完之后,他再补充了一句。

“杀了我、控制着我思维、夺了我意识等,都无法做到。”

雪非雪摇了摇头:“你这人太谨慎了,把我当成仇敌防着!这是我们瑶池的东西,我当然需要怎么拥有它们,并没有想要你什么的意思。”

沈浪认真的回答:“那只有一个办法,我把所有的都开启,然后你用另外的方式把东西封禁保护。”

雪非雪想了一下,也只能如此。

事实上她也不放心继续让这上古遗迹的宝箱继续储藏,万一沈浪离开之后关闭开不了呢?到时候找谁啊。

所以她必然是要重新储备的,刚刚也只是想要看看能不能从沈浪那里得来方法。

这里只有两个人,沈浪也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直接把态度表明了,雪非雪也只能如此了。

“那你把所有都开启吧!”

“好!你放心,我不回去了解宝箱里面储备的是什么。”

沈浪开始如法炮制,快速的在不同的“宝箱”周围游动,让自己的动作快速而眼花缭『乱』,加上很多表演魔术一样的假动作,尽量不让雪非雪看出点什么。

而他已经有了经验,隐藏起来也很容易,圣甲的涉入时间是极其短暂的。

一番下来,雪非雪还没有看清楚状况,沈浪就已经把所有的宝箱都打开了!

“你竟然真的做到了……”

雪非雪喃喃了一句。

沈浪笑笑:“我可以先出去。”

结果他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便感觉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然后直接给甩了出去!

刹那间,他已经从那冰冷洞窟里面飞出来了,在花丛之中出现,再一次到了之前大花园一般的会场上。

虽然他是主动避嫌出去,但被这样粗鲁的扔出来,还是有点不爽的。

人家是老牌大神,在家里飞一瓣花瓣,就能把瑶池外面的狗神击倒,狗神哪怕受伤不轻,到底也是堪比大神级别了啊。

以雪非雪如此的实力,要把他扔出去,真不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不过从雪非雪的态度,让沈浪决定不仅仅要防着她,更应该要早一点离开!

他在那个仓库里面,可是了解过了,很多都是组装战舰之类的战备资源,那些东西对于修真是没有一点帮助的。

瑶池雪非雪带回来的,其实也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不能因为她实力强,能够随便先挑选,就代表一定可以挑选到修真资源。

沈浪这样能进入系统,跟着所有说明来挑选的,才能精准把握。

如果她开启出来的都是大量的元灵石、灵脉之类,当然会让她心情大好,或许会热情的招待一下。

要是开启的都是一些没有任何灵气,没有任何价值,不知道是什么的“破铜烂铁”,说不定就会拿沈浪出气,或者从他这里读取记忆,了解更多内幕了。

“咦,你在这里呀。你不是和师父一起吗?”

梵雪瑾一下飞掠了过来,她刚刚也是送客完了回来。

沈浪笑了笑:“你师父要我完成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身为男子,不方便继续留在这里,便先告辞了。”

“啊?你好走啊。”梵雪瑾本以为沈浪能留下来一段时间,没想到话还没有说两句,他却是要告辞离开。

沈浪点点头:“除了你们,也答应了别人一些,我还是要先忙碌一下。”

“那……你要小心。”梵雪瑾咬着嘴唇,只能叮嘱了一下。“我送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