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利用情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利用情分

梵雪瑾之前能因为赌气,就追着沈浪他们几万里出去了,当然是涉世未深。

应该是大部分的瑶池女弟子都涉世未深,因为她们远离城镇,也少与外界联络。像宫渝这样有各种经验,那是数十年时间堆起来的。

雪非雪想要利用一下梵雪瑾,那当然是一句话的事,都不需要拐弯抹角什么的,直接就能让她心甘情愿。

雪非雪自己不方便凑近来沈浪这里,梵雪瑾则不一样。

她年纪轻,随便有什么冒失,也是不知者不罪。而且她是天才,又漂亮,又是瑶池掌门宠爱的小弟子,真有什么冒失,作为长辈的宾客们,也不会怪罪什么。

师父让她过来找沈浪,她就自然的过来了。

在她看来,沈浪周围都是一些老祖,这时候让她过去,是对她的一种历练。

而沈浪能够和老祖们谈笑风生,也是让她佩服的。

佩服之余,也是有点不甘,会觉得他能做到,自己也能做到。

所以过来打招呼,她并没有任何的尴尬紧张,是自然中带着一丝兴奋。

“沈浪!”

她本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反正邀请函也不是她求来的,是师父主动说的。师父作为瑶池掌门,都能邀请沈浪来,那当然也不需要避讳。

之前宫渝一直看着她,让她保持着距离,没有和沈浪单独说话的机会。

现在是得到了师父的许可,也就落落大方的过来打招呼了。

老祖们都是人精,梵雪瑾过来找沈浪,哪怕他们没有听到、看到什么,也能猜到是雪非雪授意。

不过之前大家都已经分析过,觉得梵雪瑾和沈浪可能有点那个的意思。

从今天进来,已经过去半天多了,就剩下最后一个环节,然后就要离开了。梵雪瑾这会儿过来找沈浪,也是于情于理都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他们也没有理由霸占着沈浪的时间,对于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对于男女方面肯定会更加的在意,占着时间、或者在旁边打扰,会讨人嫌了。

一时间,大家都识趣的客套了一下,便先走开到一边去了。

他们能看透,沈浪岂能看不透?

沈浪现在已经完全弄清楚了,给他邀请函,并不是看梵雪瑾的面子上,而是因为从流云的汇报,知道他拥有开启上古机关的技能。

不过他依然很感谢梵雪瑾。

因为她还是很够朋友的,包括送邀请函时候会问到狗神,包括之前会传音叮嘱他不要得罪人了等等。

现在她是得到了雪非雪的授意,但也是本人愿意过来说话的。

“感觉怎么样?”

沈浪笑着询问了一句。

他虽然是第一次参加瑶池盛会,但其实各种大场面都是见多了,像地球上、流域城邦,人数不知道多多少,这并不算什么。

梵雪瑾则是很少经历这样热闹的场合。

“嗯!有点紧张,不过感觉还好,各方宾客都很好。”

她是主办方的三个人之一,师父要应酬那些老祖们,其他的宾客,就要她和宫渝招呼好了。

宫渝要『操』心的事情最多了,各方面都需要关注到,也是有心的培养一下她,所以也是会给她安排得满满的。

如果不是师父刚刚允许她过来和沈浪聊聊,宫渝估计又要抓她忙起来了。

两个简单的说着话,自然的往旁边没人的地方走去。

瑶池的活动都是在户外,都是花团锦簇的环境,他们走过去了,其他人也不好意思靠近打扰,一下就到了花树之后。

这感觉有点花前月下的场合……

沈浪有点汗,没有再走下去了,免得气氛在升级。

倒不是怕误会什么的,而是现在周围那些大佬们,都肯定在关注着这里的动静。

试想一下,花前月下的拍拖约会,被数十上百人围观着,那只会是拍戏一样的不自然啊。

梵雪瑾之前没有看到他的时候,是有很多话想要跟他说的。

因为看到很多之前不了解的新鲜事,都想要跟人分享,一旁的师姐又那么的严肃,她自然想到的就是跟沈浪说。

但现在真的有机会一起说话,又仿佛没有什么好说的,都不算什么。

“等会儿结束,我们就要走了。”

沈浪打破了微微的冷场,因为知道被关注着,这一句也是直接传音入耳的。

他这一句,也是有意说的。

毕竟她是带着师父交待任务来的,沈浪能猜到一个大概,但不知道具体。

而且他是愿意成全梵雪瑾的。

别的一些老祖,已经亲自主动的跟他打招呼了,求帮忙。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收获,可能是各种保险箱之类的。

雪非雪自己不好说,让梵雪瑾来,她如果也不好意思开口,沈浪总不能主动说啊。

所以强调了一下几个小时之后就要离开了,就是让她快一点开口,而他是会答应帮忙的。

东道主还是有很多事要忙碌的,一会儿宫渝又要来找她了,高寒秋等人也会找他,所以必须抓紧。

果然,听到这一句,梵雪瑾的神情变了变。

“是啊……你们就要走了。你……也走吗?”她也明白过来,也是传音跟沈浪交流。

“肯定啊,如果不是适逢瑶池盛会,应该是不方便、不会被邀请来到瑶池的。”沈浪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是……”

迟疑了一下,梵雪瑾开口说道:“师父想要……邀请你留下来做客,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说这话的时候,她真的是有点迟疑和纠结。

涉世未深归涉世未深,一旦到现在这个时候,准备说出口的时候,再配合之前观察到其他老祖们跟沈浪的态度。

她也能猜到一个大概,所以也有点为难。

这明显是师父想要利用她和沈浪的交情,虽然她不觉得跟沈浪能有多少交情,但也算是一起冒险、一起战斗过的。

真的若是利用了这一点关系,那这不多的交情,估计也就没有了。

“当然愿意。你是我的朋友,你都开口了,我当然愿意的。而且你师父雪掌门也是给了我参加瑶池盛会的机会,再往前也是认识玄女和流云仙子。”

沈浪果断的答应,没有一点犹豫和勉强,让梵雪瑾的压力松了不少,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