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7章 惊世之画-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07章 惊世之画

“对哦,这一次你没有见到玄女,有没有想她啊。”

沈浪笑着摇摇头:“我见到了流云,她说玄女在闭关。刚好遇到,有机会见面当然好,没机会也犯不着影响了修炼。”

梵雪瑾点了点头:“谢谢!你答应了,我在师父那边也好说话了。”

沈浪安慰了一句:“别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刚才盛会上面,我说了有一项技能,或许可以帮助到大家。其他人都主动的跟我说了,因为我们认识,所以你师父是让你来说。”

听到沈浪这么说,梵雪瑾才是真的放心下来。

刚才确实是很多老祖都围着他,说着一些客气的话。看样子真的是这样的事,师父让她说,可能是给她一个过来打招呼的机会吧。

“那你……会不会有安全问题?”

梵雪瑾马上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沈浪的实力,自然不如那些老祖的,他既然拥有能让老祖们心动的技能,会不会有所觊觎?

那会不会表面上热情笑呵呵,背后就把他掳走强迫?

她是瑶池弟子,当然会把师父美化,这会儿觉得师父让她开口把沈浪留下来,说不定就是担心他有危险,所以想要把他保护一下,等风头过了再走。

“或许有,但也不算什么。我们之前去那光明山,也是没有想到最后那么危险啊!”

沈浪倒是很看得开。

这些老祖们,自然是不可能完全信任的。

有一句话,叫做知识是夺不走的,但那是限于地球普通人类的条件。

强大到一定层次的修真者,是可以夺取别人的记忆的。这在流域城邦,也可以通过科技手段实现。

现在沈浪能够开启“上古机关”,其实靠的是他的身份识别,以及通过圣甲来实现『操』作的。

但别人不知道,别人肯定以为他是获得了什么传承,夺了他的记忆,也就知道了秘密,知道了用什么方法开启。

邀请他帮忙,哪怕不需要给好处,也是要求人的事啊。

对于他们这些老祖来说,求人的面子问题,其实比给报酬更甚。

如果能把沈浪的技术搞过来,就算不让别人求着帮忙,至少自己够用,不需要再求人。

到了这层次,自然有原则,会顾忌身份和荣誉。

但如果涉及到一些独一无二的机密,很多人也会不择手段的。

沈浪现在可以坦然,是因为经过有意和无意的营造,现在别人觉得他背后有一层神秘而强大的背景!

高寒秋和雪非雪都无意中做了一个最大的注脚。

而之前宴会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们都不便、或者不敢直接的追问,事后或许会有个别关系好的向他们求证,而不可能大家都去问。

雪非雪不一定,高寒秋肯定不会出卖他。

而就算真的有人要动他,也会寻找机会。但他并没有在这边久留,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也就无从追查。

所以现在沈浪还是没有压力的,至于雪非雪的要求,他可以留下来,就当是还瑶池盛会的人情。

刚才大家没有达成什么,但对于沈浪,也是收获了很多的信息,而且可能等会儿交易场,还能有所收获。

对于雪非雪,梵雪瑾心里是美化的,是觉得师父要保护沈浪。

沈浪则是不介意先恶意揣测对方!

不一定女修士就更加的纯洁无瑕,为了利益,一样可以不择手段。

当初的落河,因为落轻舟、落雨荻,关系可以说很好了。但在发现了天书世界的秘密之后,她依然是果决的想要干掉沈浪,取而代之。

现在的雪非雪,关系可是差得远。

所以,即便答应梵雪瑾留下来,沈浪并不会对瑶池就放松警惕,不会是以尊贵客人的身份悠然自得,而会如同在牢笼一样警惕!

当然,这些不用说出来,没有发生的事,自己有个戒备就好了,说出来就让梵雪瑾难堪了。

梵雪瑾又叮嘱了他几句,便一起回身。

既然沈浪答应留下来帮忙,那还有见面的机会,这会儿大家都在附近,就不好再继续私下相会、传音私语了。

沈浪重新看了一下,交易场已经迅速的布置完成了。

各家各派都早有准备,想要出售的东西已经放出来了。价位、或者想要交易什么物品,也早已经明码实价的标榜了。

“等一下!”

沈**住了正要离开的梵雪瑾。

他们两个从花树后面出来,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老祖们其实神识都若有若无的关注着他们,这会儿他们出来,反而不用眼睛看过来。

最多看过来的,还是那些年轻一辈的。

他们就算有点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沈浪和梵雪瑾,才是登对的天才。

无论是年龄、实力甚至是长相,都要比他们更加的合适。

“怎么了?”

刚刚沈浪是叫出来了,而不是传音的,明显让很多人都听到了。

这让梵雪瑾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候,沈浪的手里出现了一堆物品。

然后他也没有躲着其他人,直接打开竖立在面前。

这是玻璃镜框装裱之后的相片。

昨日在瑶池水边给梵雪瑾拍的,有她凌波于水面上的,也有后面再摆拍的。

沈浪精选了几张,打印了几张大的,然后加急装裱了。在采购了打印机等之后,一起带回来了。

“这是我答应给你的画像。”

梵雪瑾看到这些“画像”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别说是她,现场其他人本来是偷瞄着关注这里,看到这些画像之后,也是非常的惊讶。

“这是画像吗?也太美了!”

“这是……沈浪画的?”

“不可能,这也太『逼』真了吧!”

“岂止是栩栩如生,这简直就和真人一模一样。被梵仙子如实的画出来了!”

“我活了那么长,去过无数个城市,也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画像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赞叹了起来,然后不由自主地的围成扇形观察欣赏了起来。

梵雪瑾是在扇形的前方,正对着多幅相片。

她也是非常的激动。

之前是在手机小屏幕上面看的,冲击力当然没有放大到半米的相框下的效果。

便是她师父雪非雪,也远远的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