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瑶池掌门-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瑶池掌门

梵雪瑾跟着掌门后面,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大场合,整个人还是挺激动的。

不是瑶池盛会的规格让她激动,而是瑶池平时都没有什么活动,更不会有多少外客来访,男宾客更是直接不允许进去的。

所以能有这样一个活动,就像一个派对、一个庆典一样,是让还有小孩子心『性』的她非常的兴奋激动。

但她是瑶池大力栽培的未来之星,宫渝一直抓着她,手把手带着她历练。

毕竟这个盛会,下一次将是在几十年之后,而盛会的时间也就今天一天,不容错过,也不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适应。

刚才她们有她们的工作需要忙活,接着高寒秋他们到了之后就先离开了,不知道后面发生的情况。

此刻进入宴会场,一下便看到坐着上席的人里面,居然有沈浪,这实在让她有点目瞪口呆。

宫渝当然会跟她普及所有宾客的情况,所以高寒秋能坐上席,这并没有让她意外。

可是沈浪何德何能?

他一个年轻人,凭什么能和这里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前辈一起并肩而坐?

目瞪口呆之余,她也发现沈浪神情自若,丝毫没有紧张压力,没有唯唯诺诺的不自然,仿佛他就够资格、就应该坐那里一样。

这让她很无奈,这小子的脸皮倒是够厚,当着那么多前辈的面,竟然敢这样的坐上席,也不怕别人对他有意见。

宫渝目光看到沈浪,也是惊讶了一下。

她不仅仅是负责接待,各方面事务,都是她在统筹,所以也不清楚这边的情况,沈浪居然能和高寒秋一起平坐,让她也难以理解。

她们两个的目光都看向了沈浪,对于一起看着她们的宾客们,自然也是收入眼中。

果然!便是宫渝也是认识沈浪的!

不过瑶池掌门,却并没有看沈浪,也没有惊讶什么。

“老身雪非雪,代表瑶池上下,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宾客们!”

瑶池掌门开口问好,又带着宫渝、梵雪瑾,一起向所有宾客行礼。

“雪掌门好!”

“叨扰瑶池了!”

“雪掌门数十年未见,比当年更加年轻貌美了啊!”

大家纷纷回礼问好,也有的恭维了起来。

如果他们还是上一次瑶池盛会见过面的,那真的是隔了几十年。相隔几十年,还说比当年更年轻漂亮,无疑是拍马屁的假话。

但这话用在瑶池掌门雪非雪的身上,沈浪却觉得有可能是真的!

他虽然没有见过几十年前的雪非雪,但现在的宫渝却是就在旁边,那应该是她的亲传弟子,怎么着也会比她年纪小得多吧?

可现在光从外表看起来,老妪模样的宫渝更像师父,中年美『妇』状态的雪非雪,才更像徒弟。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于高级别的修真者,青春永驻都不是什么问题,恭维她们年轻,也不会像一般女子那样听着高兴。

沈浪对于各方面的情况了解不足,只能是多听多看少说话。

现在他才确认宫渝和梵雪瑾,都是掌门的徒弟,也才知道瑶池当代掌门叫雪非雪。

如此看来,当日瑶池掌门特别邀请沈浪,真是看着梵雪瑾的面子上了。

雪非雪就算不是东道主,也是老祖级别实力,现在配得上和她说话的,都是各家的老祖。一般的掌门长老级别的,也都还是晚辈的姿态,年轻一辈更是在边上不敢有什么冒昧。

大概是男女有别的关系,大家只是站起来迎接她的到来,但并没有像之前对高寒秋那样热情的簇拥过去。

所以雪非雪进来之后,是比较快的环绕了一圈,和每一石桌的老祖们都寒暄客套了一两句,对于其他的,也是含笑点头勉励了一下。

坐上席的高寒秋和沈浪,也没有大剌剌的坐着不动,同样是站起来了,以示对东道主的尊敬。

“高前辈风采依旧啊,实在让非雪羡慕。”

对于高寒秋,她也是口称前辈,保持着尊敬。

高寒秋也不会觉得把他叫老了,他本来就是年龄最大的。

“我是风采依旧,雪掌门则是远胜从前,更加让人羡慕啊。”

高寒秋也是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就看向了旁边的沈浪。

他刚才已经带着沈浪向大家都介绍了,现在也是大家焦点关注的时候,向东道主瑶池掌门正式介绍一下沈浪,就算是达到推介的高峰了。

不过他还没有开口,便听到了一声让他意外的话。

“沈浪,没想到你竟和高前辈熟识,实在让我没有想到啊!”

雪非雪这带着笑容的一句话,让高寒秋、许皋月和莫飞流都惊讶了,没想到瑶池掌门居然也认识沈浪!

不过随即就明白过来了,如果瑶池掌门不认识他,他怎么可能会有邀请函呢?

其他人听到这话,却是暗暗觉得“果然如此”。

他们见到沈浪和梵雪瑾有眉来眼去,有和流云说话,刚才宫渝的表情也表示他们认识,所以雪非雪本人会认识他,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就是给他们一个印证了,却也让他们好奇,到底这沈浪是什么来头?

什么样的年轻人,能认识瑶池掌门、能和秋林剑宗祖师爷熟识?

瑶池掌门当日曾经没有『露』面,就隔空飞花,把狗神击倒一边,也特例许诺了邀请函,会认识沈浪当然很正常。

沈浪意外的也只是她的年轻看起来那么年轻,连中年美『妇』都不足以形容,甚至有点美貌少『妇』的感觉,看起来比流云还要年轻。

“多谢雪掌门相邀,瑶池就像所有瑶池仙子一样,实在太漂亮了!让人一见便终生难忘。”

沈浪道谢之余,也客套恭维了一句。

他这一句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任何一派,都算是雪非雪邀请过来的,他虽然是特例,但这并非常事,别人应该也不会质问她求证什么。

别的人听着沈浪恭维的话,都不由得暗暗白眼。

漂亮得一见终生难忘,这说的不是瑶池,而是某个瑶池女弟子吧?

宫渝更是直接皱眉,梵雪瑾是略微有点尴尬的脸红。

毫无疑问,大家都觉得沈浪这是在婉转表白梵雪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