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逼问来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逼问来历

雪非雪则像是没有听出什么,没管沈浪是客套恭维,还是若有所指,她也就这么一句,然后再向高寒秋招呼了一下,继续转向其他还没有打招呼的宾客。

虽然给沈浪的不过一句话的时间,但这已经是破格待遇了。

其他的年轻人,其他老一辈的掌门长老,都没有说一句话的资格,跟其他的老祖,也就是一句话两句话的寒暄而已。

高寒秋他们三个,刚刚虽然是惊讶了一下,但马上猜到沈浪就是瑶池掌门特邀的。

而且很快也留意到了宫渝、梵雪瑾的表情变化,还有其他人的一些表情。马上猜到沈浪能够获邀,极可能是跟这个美女弟子相关。

雪非雪她们三个一圈招呼下来,便在主人席坐下,然后邀请大家简单的吃一点灵果。

刚才已经先给了时间大家熟悉,刚才东道主也一一问候了一遍,所以再开始之后,已经没有什么生分,大家开始各种高谈阔论起来。

现在老祖们自恃身份,是不会大吃灵果的。

不过瑶池准备的灵果,真的都价值不菲,是够档次的,也是为大家准备的,就算现在不吃,也是可以打包带走的。

所以基本上吃喝不过是一个形式,本质上还是一个正式『性』的“暖场”活动。

等着现在宴会上大家多说一些之后,把氛围搞起来,接下来第二不服,才是重头戏。

不过现在当着那么多老祖在,年轻一辈、老一辈,都是陪着笑脸,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沈浪小友,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在一阵客客气气的闲谈之后,有一个老祖,针对沈浪询问了起来。

这个问题一出来,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全部等着静听。

所有人都不知道沈浪的来历,都想要知道答案,现在有人开口了,自然是为了这个问题,这等于代表大家问了。

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这样的都是废话的客套,问题就已经到嘴边了,还这样以退为进了,别人能说不要说、不要问吗?

一般这样的问题,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往往都是不中听的话。

而被问的人,一般又只能是让他但说无妨。

刚刚这个老祖这样开口之后,自然是等着沈浪应允,然后便要问他师门的问题。

大家都明白这样的套路,所以等着答案。

包括高寒秋和雪非雪的目光,也都看向了沈浪。

高寒秋他们三个,是真正的担心沈浪,因为知道沈浪的身份,知道他不方便说更多细节。——这可是另外一个修真层次更低世界的来客!

而雪非雪她们,包括梵雪瑾,也都是好奇沈浪到底是什么来头。

沈浪却是微微一笑:“既然不知道当问不当问,那说明冒昧,就不要问了。”

“……”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无声的哗然……

以现场宾客的身份,自然不会直接的哗然,但那神情,就明显是哗然的模样了,只是忍住没有出声。

那个老祖更是被噎住了!

他预备着沈浪应允之后就问出来的,话都已经到嘴边了,结果却是让他不要问了!

其他人也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可是别人都已经拒绝了,以他们的身份,当然不能死缠烂打的追问,那就掉价了。

本来这个丑角,是可以由年轻一辈来做的。

不过这个宴会的规格,轮不到他们开口说话,沈浪是能和高寒秋平起平坐,他们比不了啊。

所以这会儿,年轻一辈的也只能暗暗吐槽,觉得沈浪这厮真的够狂,可以直接的顶撞老祖,但他们根本没有人想到开口追问。

刚刚问的是沈浪,高寒秋不好代替回答,但既然沈浪自己霸气的回应了,他就安心了。

如果还有人不识趣,那他就可以出面打发了。

现场的气氛变得凝固,那个老祖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他是最尴尬的一个。

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这个时候,有一些人的目光,就看向了雪非雪。

她是东道主,这会儿就应该另外找一个话题,把尴尬圆过去。别人找话题,都会很生硬,她作为东道主,肯定会有准备的。

雪非雪也真的开口了,而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大家惊讶到了。

“沈浪,你到底师承何门何派?我们都挺好奇的,能不能说一下。”

刚才那老祖会问的问题,自然就是这个问题。

沈浪在对方还没有问出口的时候,提前做出了拒绝,已经表达了他的态度。

按说大家应该转移话题,把这个揭过不聊了。

雪非雪是东道主,正常来说,东道主是和气生财的,应该是打圆场平息事端的。没想到她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再直接的问了出来。

顿时之间,大家对雪非雪,都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

这沈浪如此的嚣张,让大家都有点意见了,雪掌门这等于是替大家争回了一口气。

尤其是刚刚那个老祖,对雪非雪更是感激。

紧接着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沈浪的身上,想要看他怎么应对雪非雪的询问。

不过很快,大家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没道理啊!雪非雪按说应该清楚沈浪的来历,才可能给他邀请函的。

如果连她都不知道,没理由允许沈浪来参加这个高规格的千古盛会。

那既然她知道,还会刻意的问出来,而不是圆场过去,那只有一个可能——她想要趁机为沈浪造势!

说明沈浪的身份肯定大有来头,说出来有一个震撼的效果!

这么一回味过来,大家心里不免又犯了嘀咕。

沈浪为什么敢当众直接的拒绝一个老祖?

在别人话都还没有问出来之前就堵了,这实在是不给面子啊!

这说明他不想说,而且有这个底气,是他背后的势力也不让他说。

雪非雪这个时候,没有打圆场的含混过去,而是继续的起哄追问。搞不好是看热闹的心态啊!

那一旦『逼』着沈浪说出来,会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都不知道。

但正因为不知道,才让他们脑补各种不可思议,才让他们越发的有所顾忌!

“那个……既然沈浪小友已经说了冒昧,我们也不好再追问,要不就算了吧。”智叟略微纠结的说了起来。

“对、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我们不能倚老卖老的要求小朋友嘛!”童仙翁也配合的说了一句。

其他人都是回味过来了,也跟着劝说了起来。

管他什么来头,管他师承何门何派,从童仙翁、智叟、宋无敌,再到东道主雪非雪,以及资格最老的高寒秋,都是如此态度,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