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神秘沈浪-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神秘沈浪

高寒秋叫出沈浪的名字,已经把所有人都震惊到了。

但那还可以用“忘年交”来形容。

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年纪,交朋友已经不需要太刻意了,虽然大部分时候,会是要够档次的朋友。

但偶尔也有一些时候,碰到一些看着顺眼、对脾气的年轻人,也会有交友的时候。

这一点童仙翁、智叟最有发言权了,因为沈浪在下棋方面的超绝天赋,让他们都可以在其他的利益之外,也愿意交这样一个兴趣相投的朋友。

当然,这可能也涉及到利益,比方说能一起下棋、能帮着提升棋力等,只是是兴趣等方面,而不会是那么直接的利益。

所以他们觉得沈浪和高寒秋认识,也应该是这样的形似。

在极短暂的时间里,大家都给自己一个合理化的借口:

高寒秋跟他们都是早就认识的熟人,大家不用客气,现在想要不冷落了新交的忘年交小友,故而先跟沈浪打招呼。

可是跟着高寒秋一起过来的两个人,莫飞流很多人也是认识的,毕竟从年纪辈分上,莫飞流是和这些老祖们差不离的。

莫飞流可是秋林剑宗当代的掌门!

另外许皋月虽然是第一次出现,但看实力也不会比莫飞流差,能得到高寒秋携带而来,自然也是大有来头。

他们两个的实力,都是大仙巅峰。

可就在现在,他们两个都自觉的过去,恭敬的称呼“沈先生”。

这就不同寻常了!

他们的尊敬,肯定是因为高寒秋的关系,但如果只是高寒秋兴趣相投的忘年交,他们保持着礼貌『性』的尊敬就好了,不至于如此尊敬啊。

刚刚两个人的态度,大家都能够看得出来,那真的是如同对待长辈一样的尊敬!

所以,对于高寒秋的态度,他们刚刚才脑补了一个合理的借口,自我安慰了一下。

而莫飞流和许皋月对沈浪的态度,却是让大家更加的震撼。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的看着沈浪。

再结合瑶池对沈浪的特殊『性』,这绝不可能是一个年轻人能够得到的待遇,哪怕是超级天才。

这背后肯定有一个强大的势力!

沈浪……到底是什么来头?

如此一来,本来对沈浪没有什么好态度的宋无敌,以及银杏谷的闵鹿等人,这会儿心里都有点打鼓了。

虽然他们没有到惧怕的程度,但也不想只是因为无意的轻视,而得罪了一方大势力啊。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

沈浪微微一笑,对高寒秋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又拍了拍许皋月,示意他们不需要那么的客气。

许皋月和莫飞流,是早已经有叮嘱过的,叫“沈先生”其实还是有点特殊,不过那还是当得起的。高寒秋叫浪哥,那反响就大了。

这会儿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许、莫二人的态度,反而让大家更加无形的把“他背后的势力”拔高了!

不周山一别之后,高寒秋他们三个,也是在不周山闭关。

他们大家肯定各有不菲的收获,不过到底时间还短暂,他们都是百尺竿头了,总体上还没有大的飞跃。

到现在再见面,沈浪却是已经有极大的变化。

高寒秋是纯粹意外的惊喜,只是因为见到沈浪个人。

许皋月是欣慰而赞叹。

他再见到沈浪的时候,可还不过是存真境而已,那时候远远不及他。这几年下来,一路突飞猛进,到现在已经赶上他的实力了。

他丝毫不怀疑沈浪的神奇,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以他在地球上那么强大的实力,还能恭敬对沈浪的原因。

莫飞流则是彻底的无言了。

他是见沈浪一次,就有一次大的变化,如此天才的人物,是他生平仅见。如果加入秋林剑宗,那必然会是新的顶梁柱,未来的成就甚至能追赶恩师!

不过沈浪的身份特殊,他也不敢提出什么来,此刻还是保持后辈的姿态。

沈浪这会儿也不方便跟他们寒暄叙旧,因为现场所有人都看着这里,他已经又一次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他刚才本来就纠结这个问题,不想利用高寒秋的声望来出风头。

结果高寒秋还是无意中帮他造势了。

高寒秋在过来之前,已经是执掌天山剑宗的中兴宗主;到了这边之后,联合林樾之,逐渐了秋林剑宗,并打拼成一流的门派……再活到现在,当然早已经是人精。

他刚才是非常的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沈浪,甚至没想到沈浪会在这个世界。

现在简单的问候,就是一个情感的维系,以他们前世兄弟的默契,是不需要更多言语来维持。

所以他回过神来了,马上感觉到了全场气氛的不一样,进一步便明白了沈浪的立场。

不管沈浪是怎么来到瑶池的,他一个人,没有一个强大门派支持,肯定是被这各方大佬看不上的。

难怪刚才会是一个人在角落里!

应该都是冷落了他,不想和他一个年轻人有所交集吧。

高寒秋做过天山剑宗的宗主,现在是秋林剑宗的祖师爷,和沈浪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但对于他个人来说,却不想改变这种关系!

因为当初几十年间,从地球成功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些高手,很多在征战立足的过程中就死了。真正留下来了,也成功建功立业的,几百年下来,也已经去世。

只有他一个人!

甚至他和林樾之的弟子,也一个个去世了。

便是莫飞流这个关门弟子,现在也是一大把年纪了,而秋林剑宗现在的情况,现在的弟子们,他基本上是没有了解、没有印象的。

这个时候,许皋月和沈浪的出现,对于他,不啻于是一种上天的恩赐。

两个都是前世的故人,一个是他崇拜一生的大哥,一个是追随他的小弟。

年老的人,总是容易怀旧,容易回忆年轻时候的事情,那是最美好的时光,是被岁月雕刻过了,很多都遗忘了,留下的都是无线美化的。

还能够再见到他们两个,他已经无憾了。

许皋月好说,本来是他的小弟,现在大家都是数百岁的老人,继续跟随在他身边。

沈浪却是转世重修,这更需要他照拂的!

只是高寒秋也是清楚的,如今双方的差距大,他如果过于热情的照顾沈浪,担心沈浪会有落差,会有所敏感,所以他是克制的。

但现在,看到自己的大哥被大家孤立,他是忍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