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章 坐上席-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章 坐上席

包括玉蟠桃在内的这些灵果,单一份的价值就不菲,现在宾客那么多,所有的石桌上都有一份,这些拿出来招待,也是大手笔了。

瑶池不愧是瑶池。

这是大门派千年万年累积的底蕴,也可能是环境等方面对门派的成就。

或许她们瑶池就有一大片的玉蟠桃,有种植大量的灵果。如此一来,就能自给自足,不需要去天都之类的地方交易,不需要去金燧谷之类的禁地冒险。

购买的玉蟠桃,是已经采摘了的成品,只能挑选而没有了成长『性』。

禁地是要碰运气的,不是随便都能碰到,而且有凶兽等危险,所以遇到了,也是不管成『色』如何,都是先采摘了再说。

但像瑶池这样隐藏起来的门派,如果自己有大片的桃林,所有玉蟠桃,就可以很好的规划,可以根据其品种,在最佳的时候采摘。

当累积的数量多了,不需要急用,便是五百年、一千年,都是可以等得起的。

而这,也正是她们可以源远流长的根基之一。

现场的宾客,都是见过世面的,对于如此大手笔的灵果,表现也很淡定。瑶池是拿得出来的,而他们各家各派,或许也有自己独特拥有的底蕴。

瑶池作为主办方,却是保持着客观的平衡,并没有在石桌上面拜访名牌之类的。

世俗间的会议,往往是按照官职、财富、名气高低来区分重要程度的。

瑶池盛会则不一样,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并不是那么好排座次的。

门派的历史、历来和当今的影响力等,都需要考虑;而嘉宾个人的年龄、辈分、资历、实力、声望等,也是需要考虑的。

别看大家都云淡风轻,一旦排了座次,总会有人不服的。

所以瑶池的做法,就是不排座次,让大家随意坐。

这样一来,大家就不会有一种被评估了的感觉,再怎么公平的评估,也会让人不服不爽。

到如今大家到了现场,则是一团和气,各自都谦让的推举别人坐上席。

当今这一批老祖们,以年纪来说,最轻的也有两百岁了,年纪最大的则是高寒秋无疑。

而瑶池盛会数十年一次,他们以门派代表的身份前来,包括现在这一次,往往也就两三次。一百多年前的时候,他们可能是掌门、长老的身份,跟着长辈来过。

若有一直很天才的人,可能多到参加过四五次。

而就算参加最多的,当初高寒秋就已经在了!

所以,他们也不清楚高寒秋具体多老了,只能确定至少好几百岁,他的关门弟子莫飞流可能都不会低于两百岁。

除了秋林剑宗的历史底蕴弱之外,其他哪一项高寒秋都够资格坐上席。

所以推举他坐上席,是最没有争议的,大家都认可。

至于其他人,则是有心的随意『乱』坐,不再从上席两边摆开排座次,随意的话,那大家都是平等的了。

高寒秋推辞了一下,也就不客气了。

而除了许皋月和莫飞流之外,他也当仁不让的把沈浪带着一起坐了上席!

沈浪年纪最轻,要坐上席,大家当然是不服的。可是现在高寒秋摆明了要挺他,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免得到时候他也不坐上席,再推其他人的话,谁家坐都会觉得不自然,会觉得被其他人盯着。

结果不是高寒秋和沈浪坐在上席,而莫飞流、许皋月以晚辈的姿态,在左右作陪着。

这个画面,让大家都有点唏嘘,这一次的盛会,在过去很久,大家都会记忆犹新。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年轻人,这个叫做“沈浪”的名字,将会是一飞冲天的崛起!

有一些大限快到的老祖,则是唏嘘之外带着遗憾。自己是撑不到下一次盛会了,本希望能够放下老脸多推销一下自家后辈的。

结果沈浪横空杀出来,把所有年轻人的风头都抢光了。

论年纪、论实力,论待遇、背景,大家都被比下去了啊!

此时,刚刚已经入座的大家,都纷纷站了起来,沈浪目光看过去,见到是瑶池掌门来了。

瑶池都是女弟子,根据辈分身份不同,完成着不同的工作,为今天的盛会忙碌着。

现在瑶池掌门的到来,并没有跟着一串的女弟子。也是和其他门派一样,保持着最多三个人,也就带了两个女弟子。

这两个女弟子,大家也是见过的,便是今日领衔迎宾的宫渝,以及迎宾众弟子里面最年轻漂亮的梵雪瑾。

看到这里,沈浪马上明白了很多。

梵雪瑾叫那宫渝为师姐,而现在他们都跟着掌门一起出来,很可能两个都是掌门的弟子!

宫渝是栽培接任掌门的大弟子,大概也是为了严厉一点的形象,所以她保留了一个老妪的形象。

而梵雪瑾则是最后收的小弟子,因为天赋好并得到宠爱,所以年纪轻轻已经修为赶上宫渝了。

对应其他的门派家族,瑶池掌门就算是老祖了,宫渝堪比其他的掌门长老家主,而梵雪瑾则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宫渝也就罢了,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梵雪瑾这个年纪,能有如此修为,也实在不一般!

瑶池肯定有什么秘法,难以看清楚她们的真实实力。

但大家基本上可以判断得出来,宫渝和梵雪瑾,应该都可能达到大仙巅峰了!

梵雪瑾这个年纪,能有如此成就,就是把现场年轻一辈都压下去了。如果不是还有一个沈浪,那她就是出尽风头的一个。

在这一刻,现场众多的年轻修士们,也是服气了。

难怪人家能对沈浪青眼有加,会是朋友,是因为别人才是年龄、实力相近的,他们年纪更大、实力更低!

不过这会儿对沈浪的羡慕嫉妒恨,却是减轻了不少,反而觉得多亏了沈浪。

要不是还有沈浪在,那岂不是大家都不如一个女修?

这是男人主宰的世界,瑶池以女修能够得到尊重,已经是凤『毛』麟角的极少数。这些大有来头的门派家族子弟们,依然还是会有重男轻女的念头。

被男人超过可以接受,被一个小女孩超过,就更加的脸上无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