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入瑶池-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692章 入瑶池

宫渝作为梵雪瑾的师姐,当然更加的了结她。

而且她又是见过沈浪和梵雪瑾一起的人,自然免不了会关注到他们两个。

只是作为这次礼宾咨客代表,她不能有任何的异动,所以尽量让自己不去看沈浪,不去看小师妹。

沈浪收到了梵雪瑾的“信号”,以“谦让”的名义,让其他门派的的修士们先走,他留到了最后一批。

童仙翁他们几个,在水域开启的时候,就是和沈浪一起,这会儿看沈浪留在最后,他们也是自然的和沈浪一起。

最后一起飞到虚影台上的时候,就沈浪和周围他们几个。

除了童仙翁、智叟、宋无敌之外,便是贺兰城两个、昆仑派三个了。

而接待方面,就剩下梵雪瑾,和宫渝了。

大家过来的时候,都是把邀请函主动的拿出来,以示对主办方的尊重,不让迎宾的为难。

但事实上宫渝并没有查验任何的邀请函。

是不是上面有掌门的特别印记,就只有她们才知道了。

到了那个平台之上,很快大家便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本来是在瑶池水面,骤然是到了一个花簇锦绣的世界!

这里看不出是在水底,还是在岛上,还是另外一个小世界。和外界是完全的不一般,无论是周围、上方、远处,都没有瑶池水域的存在了。

或许是这里环境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瑶池都是女修的关系,这里的奇花异草,远胜于一般的地方,就像是到了一个春暖花开的大花园。

一传送出来的时候,便有瑶池女弟子候着。

她们提供了这次瑶池盛会的行程单。

这里没有印刷复印之类的,全是手写誊抄的。

行程单是每个人都能提供一份的,上面介绍了整个会程的安排。

沈浪之前对于这些不了解,别就算是第一次跟着过来的,也有从师门听说过的。

所以现在拿到行程单之后,认真的查看起来的,就只有他一个。

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弄清楚详情,避免出现问题才是关键。

仔细看了安排,沈浪才知道,这数十年一次的瑶池盛会,其实会程就只有一天!

难怪除了他来得很早,其他人也陆续的很早到了,另外现在还没有到的,应该也有瑶池弟子等会儿再去接。

会程主要是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瑶池的欢迎宴席。

将是瑶池负责招待一下所有的宾客,也是让大家熟悉一下。毕竟这是几十年一次的,这些大人物平时天南地北的,就算是老友也多年难见一次。

固然,向童仙翁他们一样,在来的路上,或者来之前,大家已经会先聚一下。

但那是小范围的,现在是所有人一起,共同的会餐一下,互相寒暄客套一番。

第二部分,是瑶池盛会的主体。

届时将会分成两个会场,讨论的议题什么的,则没有在会程单上面体现出来。

第三部分,则是一个自由交流的环节。

跟沈浪猜想的差不多,盛会主体应该是交流一些信息,而不会是谈玄论道之类,那太耗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自由交流的环节,则应该是一些资源交易的环节。

第三部分完成之后,则是瑶池欢送所有嘉宾离开了。

所有这些集中在一天之内完成,不免是有点挤的,时间不够充裕。

不过瑶池都是女修士,邀请来的各方修士都是男的为主。如果还留宿大家,怕影响不好。

而这大概也是已经形成了传统,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意义。

沈浪看完了之后,则是暗暗分析了起来。

时间有限,这一天实际上也就是一个白天,按照地球算法,大概是八个小时左右。

十点到十二点,是第一部分,十点到十一点,先来的各自社交茶话会,顺便等等还没有到的。

十一点到十二点,是正式的宴席。

十二点到十五点,则是分两个会场的“瑶池盛会”。

十五点到十八点,是最后的交易环节,然后就是请大家离开了。

如此密集的安排,所有人都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有一个大概的目标,这样才能最好的利用时间。

也就难怪刚才大家都会提前到了瑶池边上,提前完成了一些寒暄的环节。等会儿宴席的时候,就可以开始铺垫后面两个环节的情况了。

别人有经验,有朋友可以商量,沈浪则完全一抹黑,只能是顺着流来。

这也决定了在时间利用方面,他要比其他人的效率更高,要不然就大大的落后别人了。

宫渝陪同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前面为这一次盛会准备的一个临时会场。

这是瑶池的地盘,但都是女修,当然不方便让男修士『乱』逛,所以圈定了几个范围。

首先有一个大的活动区域,是整个盛会的范围,这在行程单上面标注体现了。

这其中包含了等会儿宴请会餐的地方,以及两个会场,然后是交易场。

这不像地球上的会议,不需要高楼大厦,也不需要金碧辉煌,一切相对简单都多。不过瑶池也是花了心思布置的。

进入活动区域之后,看到先过来的大家都在里面,因为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提前寒暄客套过了,这会儿很多也是在欣赏花花草草。

沈浪等人进来之后,梵雪瑾正想要找机会跟沈浪说话。

其实看得出来,她也不是什么私密的话,就是作为朋友,叮嘱一些注意事项而已。

她之前是不能说,有一些也是了结不够,现在大家都进来了,她也知道更多了,所以可以提醒一下。

但宫渝却是提前的把她叫住了,带着她一起回去,要再继续的候着,迎接后面的宾客!

梵雪瑾有点无奈,只能在走的时候传音给沈浪。

“沈浪,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得罪人了。据说有一些人在会场热情如老友,出去之后就埋伏动手的!”

“了解!多谢了。”

梵雪瑾的这一句提醒,沈浪其实是了解的,以他的经验,甚至理解得比梵雪瑾更加的透彻!

当面热情,背后一刀,可不一定是得罪人了!

也可能是因为你掌握了别人想要知道的信息,可能是你拥有别人想要拥有的资源。或抢夺,或灭口,都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