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大气沈浪-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大气沈浪

空手套白狼得到两条灵脉,固然是一笔非常漂亮的生意。

可是平白得罪两个门派,更是一笔非常糟糕的生意!

现场都在等着看热闹,反正不会打起来,谁尴尬,对于看热闹的都无所谓了。

贺兰老祖,包括贺兰一笑,脸『色』不好看,但也不方便说什么。

毕竟刚刚是他们主动说要售卖的,别人买的时候,他们也是最激动的。

东西已经卖出去了,别人是收藏是出售,完全是人家的自由。

如果他们现场发飙,那就非常的没有风度了。

就算对沈浪有意见,也只能是事后不再招惹这样的人了。

他们两个的表情,则是让闵鹿非常的快意!

本来他的目的,就是陨星银杏叶,原以为在这里是没有机会夺回。

现在因为沈浪这厮的参与搅和,让事情变得完全的不一样了,现在出两条灵脉,就把法宝买回来了,还能顺便的恶心对方。

这已经是远胜于他的预期了!

沈浪却仿佛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周围气氛的不对,把两条灵脉接了过来,然后把陨星银杏叶给了闵鹿。

闵鹿得回了陨星银杏叶之后,还特意高姿态的看了贺兰老祖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银杏谷两个人的面前。

昨日和他一起的昆仑派三个,也是在附近。

“诸位!我们银杏谷,是不会跟一些宵小之辈计较的,哪怕付出灵脉购买回来,我们也是愿意的!”

东西拿回来了,他忍不住还要再抨击一下对方。

贺兰老祖则是情绪很糟糕。

他等于什么都没有得到!

一颗上等灵石,就把本来对银杏谷的倚仗给丢了!

虽然刚才快意了一下,贬低了银杏谷,可是现在别人都赢回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浪把手里的两条灵脉塞入到了贺兰老祖的手里。

“这灵脉,当然不能我收,陨星银杏叶也您的,这理应给您。”

大家本来正看着闵鹿得意洋洋的样子,没想到峰回路转!

在大家看来超级没脑子的沈浪,竟然在这个时候把灵脉还给贺兰老祖!

这可真的是没脑子啊,两家都已经得罪了,本来好歹还得到灵脉了,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

贺兰老祖没有说话,也没有要接的意思。

沈浪正『色』道:“说句不敬的话,两位老祖的年龄加起来都快五百岁了吧?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三十年也够了,犯不着再敌对记恨下去!”

刚刚他把灵脉还给贺兰老祖,已经让闵鹿的笑容凝固了。

现在这话说出来,更是让闵鹿不爽。

什么意思?两个人加起来快五百岁了,是说活不了多久了吗?

“今日,就让在下来做这个小人。陨星银杏叶既然是银杏谷的东西,能够重新得回,应该是好事一桩;而贺兰城能得到两条灵脉,也不算损失。”

“这件事,就算这样了结了吧。不求一笑泯恩仇,不求化干戈为玉帛,但求就此揭过,大家以后不再去计较,路归路桥归桥。”

沈浪的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说出来,却是让现场的一些老祖们,都感觉到了惭愧!

还以为这是一个没脑子的年轻人,结果人家是不顾自己被敌视,费尽心思斡旋。

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要得什么利益,自求让他们两个大佬不要再敌对下去。

近的来说,可以避免瑶池盛会上闹事;远的来说,可以让两派不会再有战斗厮杀,可谓功德一件!

“沈浪小友说的很有道理啊!”

童仙翁也在人群之中,之前沈浪出头的时候,他也是看热闹的,现在则是第一个出来捧哏了。

昨日他就见识过了沈浪的实力,猜想那是有一个强大后台的天才子弟。

刚才静观其变,也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看人家这气度,别说现场这些年轻一辈无法比,就是老一辈的这些掌门长老们,都无法比!

这是做了他们这些所谓“老祖”们该做的事。

以如此年轻身份,没有江湖地位而面子可以借光,可以勇敢的站出来,无疑是远胜他们了。

如此大局、大气的年轻人,不会比现场那些长老、掌门级别差了。

能培养出如此人才的门派,能差吗?

想清楚了这些,童仙翁当即趁着昨天有一丝的交情,马上的帮着造势起来,这也是结个善缘。

和他一起的智叟,也是跟着说了起来。

“没错。闵兄、贺兰兄,都是一把年纪了,别那么大火气了。不如跟我们一样,改天对弈一局决胜负就好了嘛!”

宋无敌是和他们两个一起的,现在他们两个都开口了,当然也只好跟着开口。

“都是小事,都是过去了的事。现在也算是皆大欢喜了,这个结局很好啊!”

他们三个人接连的劝说,其他暗暗惭愧的老祖们,当然也是跟着劝说了起来。

本来大家就是见机行事,现在沈浪出面,已经把风险扛过去了,事情到了转机的时候,他们也就跟着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做个顺水人情和事佬而已。

闵鹿本来对于沈浪要把灵脉给贺兰家,是很不爽的,他宁可便宜这个看不惯的陌生人,也不想给贺兰家。

贺兰老祖也是,他宁可几乎白送给沈浪,也不想两条灵脉卖还给银杏谷。

但现在事情已经到这程度了,沈浪已经把两边都搞定了,生米煮成熟饭了。

闵鹿愿意把陨星银杏叶退回去吗?

贺兰老祖愿意什么都得不到吗?

光是沈浪语重心长,年纪那么轻,是无法劝说他们的,现在大家都这么说了,跟他们一个辈分、年纪的那些都劝说起来了。

也就等于给了他们一个台阶。

“哼!看着大家的面子上,我不计较了!”闵鹿冷哼了一声。

陨星银杏叶已经得回来,也就一口气还没有出好了。

贺兰老祖则更会做人,“大家都这么说,沈浪小友又是如此良苦用心,我要再坚持,就实在太顽固了!不过……”

他的一句不过,又让大家都关注了过来,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变卦。

“沈浪小友,刚才可是拼着得罪我们双方的风险,来做和事佬。我得感谢他!”

说着,他把两条已经塞到他这里的灵脉,分了一条塞给了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