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出尽风头-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出尽风头

贺兰老祖这话,让大家都是连连点头,沈浪刚才的行为,确实是让人服气的。

尤其是刚才很多人都暗骂沈浪“没脑子”,现在都庆幸出于涵养而没有直接骂出声来。

刚才童仙翁他们都带头赞美了,现在贺兰老祖自己也赞扬了沈浪,并且把两条灵脉平分了。

其他人当然也是跟着表扬了起来,不吝惜多几句好话。

沈浪要的就是“出风头”的机会,目的已经达到了,灵脉这个真的不好拿。这空手套白狼,是会犯众怒的。

不过现在不一样,贺兰老祖坚持要把一半分给他,推辞不过。

其实也很好理解,对于贺兰老祖来说,他已经见到了闵鹿现在的实力,对他、对贺兰城都是一个大患!

刚才该杠的已经正面杠了,现在沈浪帮着斡旋,把这事解决了,也算是去了一个隐患。

而真让沈浪白得两条灵脉,他也做不到如此大方。

沈浪主动的全部给他,已经诚意十足,让他很有面子。

这会儿再分出一半,自己也得到了补偿,有表现了大方,并接着之前一颗灵石,显得并不在乎陨星银杏叶。

这就是皆大欢喜的双赢。

再说了,他也觉得沈浪大有来头,这能拉拢一个强援也是值得的。

对于闵鹿,这也是可以接受的一个结果。

毕竟沈浪愿意卖给他了,要不然的话,至少现在就不方便硬抢,回头谁知道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贺兰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沈浪可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来历。

而贺兰老祖是宁可战斗也不会卖给他的,所以付出两条灵脉,他也是甘心。

不甘心的是沈浪又把两条灵脉给贺兰老祖,现在还一条给沈浪,让闵鹿更容易接受多了。

他们矛盾的双方,算是已经达到了一个和解,可能以后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敌对状态,但至少不会在瑶池盛会闹事,其他人也安心了。

所有这一切,不是哪个德高望重老前辈出来斡旋的,而是一个现场最年轻的小伙子完成的,这无疑让大家都非常的关注他。

关注之下,也能发现沈浪年纪虽轻,但已经达到大仙巅峰,这个实力不逊于现场的一些掌门、长老级别的。

如此足以证明两点:个人绝对是天才;背后必然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家族、门派,才能撑得起如此天才的消耗。

一时间大家都沈浪都热情了起来。

那些老祖们当然自恃身份,不会纡尊降贵的来和沈浪攀交情。老一辈的虽然辈分年纪更高,但沈浪的实力已经不逊于他们,也不会觉得没面子。

年轻一辈的,对于比他们年轻得多、实力还强得多的沈浪,可能有真心佩服的,但更多的是不甘心的。

毕竟他们一直以来,都已经算是天纵奇才了,现在全部被压过去了,羡慕嫉妒恨是少不了的。

但他们也是明白各自的身份,他们能来到这里,就是最低层,就是来学习锻炼的,也是要为未来而社交的。

对于沈浪,难道让老祖去交际吗?

所以不管乐意不乐意,甘心不甘心,他们都得堆起笑容,主动过来和沈浪打招呼。

在这之中,童仙翁三个,因为先有过结缘,这时候可以主动的过来寒暄,不会给人纡尊降贵攀交情。

相反,对于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别人都不认识的时候,只有他们认识,反而有点优越感。

闵鹿这一次是看到了,沈浪真是认识童仙翁他们,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跟贺兰老祖熟识。对沈浪的猜忌消弭,不过贺兰老祖还在,他自然不会过去的。

昆仑派的紫瞳老祖,昨日听说了沈浪认识童仙翁他们,态度已经改观,现在验证了真的认识,当然也是过来打招呼。

他们几个老祖凑过来,其他老一辈的、年轻一辈的,就只能凑近打个招呼,然后靠边站了。

沈浪成功的出风头,达成了成为现场焦点的目的。

他当然也不会倨傲,对于每一个过来打招呼的修士,不管是年轻、年老的,靠近还是偏一点,他都笑着叫出对方的名字身份,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被冷落了。

老一辈的也就罢了,那些年轻的,本来就需要推销自己名气的时候,结果发现比他们强大的沈浪,竟知道他们的身份,也颇有一点得意,那是一种被认可的舒坦。

毕竟沈浪现在是能和老祖们谈笑风生的人物啊!

而之前他们各自交际的时候,可没有任何人搭理过沈浪。现在人家不计较这些,还能认得他们,可见用心。

沈浪是之前把大家身份都通过圣甲记下对上号,现在直接是对应过去,当然叫得出来、而且不会搞错。

事实上他个人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印象。

童仙翁三个则不一样了,昨日和他们差点干起来的,那是印象深刻,便是昆仑派的也都记得。

“沈浪小友,贵师长何时到啊?”宋无敌忍不住发问。

昨日离开之后,他们无心下棋了,基本是围绕着沈浪分析。

既觉得他背后可能有一个隐世很久的没落古门派,也可能是虚张声势。

现在来到这里,沈浪还是一个,多少加重了怀疑。不过沈浪之前淡定斡旋两个老祖的恩怨,那气势那胆识,又都让他们相信了几分。

而且三个人也看到了,那一头兽神,并没有被沈浪携带在身边!

那是活物,不能放在储物袋之类的空间,那要么就是已经被干掉瓜分了,要么就是另有人带走了!

那样的超级兽神,他们三个都舍不得直接的干掉夺内丹,沈浪昨日开口就能收服了,肯定也不会那么快干掉。

结果只能是另外有人带走了,那他的师门长辈肯定在这里!

沈浪直接把邀请函打开给他们几个看了一下。

然后故作高深的神秘一笑,不作其他的解释。

除了旁边的贺兰老祖,童仙翁、智叟和宋无敌三人都凑近看,紫瞳老祖也不客气的挤过来看。

大家看到邀请函上面嘉宾的名讳,竟然就只是简单的“沈浪”二字!

这让他们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一般来说,只有童仙翁、智叟这样的高级别散修,才会是这样的待遇。宋无敌是会先列无极宫,紫瞳老祖是会列昆仑派。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沈浪,到底是什么来头?

绝对不可能是散修!

没有强大的资源撑着,没有强大的功法和高人指点,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自我散修到这程度。除非花上一两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