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互相揭短-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互相揭短

现场能够被称得上“贺兰老鬼”的,自然是贺兰城贺兰家族的那位老祖,而不大可能是说贺兰一笑。

但问题是,以贺兰老祖的身份地位,“你还没死啊”,这一句问候,除非是关系极好的老友调侃,要不然就真的是恶意的话了。

一时间,不仅仅沈浪,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吸引了过去。

毕竟来到现场的,基本上最低也有大仙境界了,就算是热情的社交着,也还能分心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别人说话,是不方便细听,但如果有什么大人物过来,或者有熟悉的人过来,还是要第一时间知道。

而刚刚那一句刺耳的话,并没有回避着大家,当即让大家都听到了,也都马上关注了过来。

不过在没有弄清楚是什么状况之前,大家都不会掺和什么,他们还是各自客套着、应付着的闲聊,只是把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老一辈的还好一点,不会表『露』明显,年轻一辈们,就算还各自说话,也都已经转身看过去。

沈浪当然是第一时间关注了过去。

说这话的人,也是他认识的。

银杏谷的闵鹿老祖。

看清楚是闵鹿,沈浪也就不意外话会那么刺耳了,昨天对他也是如此。

按照他的了解,闵鹿的实力应该是要比贺兰老祖更强的,那他这算是嘲讽的话?

银杏谷三人和昆仑派三个,是一起过来的,他们昨日就是一起扎营了,现在也一起过来。

不过到了现场之后,昆仑派就和银杏谷分开了。

银杏谷的郑戌,正带着郑松林在引见其他门派的人,向贺兰老祖过去的,就只有闵鹿一个。

闵鹿嘴角明显带着一丝戏弄嘲讽的味道,并且不紧不慢的正到了贺兰老祖的面前。

贺兰老祖本是正和别人说话,听到这话之后,也是停下来看着闵鹿。

此刻闵鹿走近了,所有人的关注点也都过来了,也就是他开口回应的时候了。

贺兰一笑本来也是和其他人正交流着,现在赶紧走过去。

“你这一头老鹿都没有死,我怎么会比你先死呢?”

他回应得没有什么情感『色』彩,既然没恼怒的意思,也没有尴尬,但也不是和老友互怼调侃的那一种。

本来大家都还是在观望,如果本来是老友的互损,那也就没什么,有一些老前辈的脾气也是怪的。

可是现在这么一来,直接有了火『药』味,让大家也精神一振!

贺兰一笑已经靠近了过来,不过他是后辈,还轮不到他说话,只是准备好了和自家老祖一起对抗的准备。

看他这样,郑戌也忙赶了过来,郑松林也马上跟了过来。

俨然就变成了贺兰家族跟银杏谷对峙的模样了!

周围其他的一些门派,自然而然的向旁边退开了一点。如果不是跟其中一方关系莫逆,只是泛泛之交,当然不想被卷入纠纷之中。

其他一些老祖,虽然没有凑近过来看热闹,但也互相交换了眼神。

他们的态度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先观望一下。

如果他们只是互相斗嘴几句,那也无所谓,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虽然会更加好面子,但反过来也是脸皮更厚,能够自尊心也承受得起。

如果真的会演变到动手的程度,大家也就会出面劝阻一下,毕竟这是为瑶池盛会而来,个人有恩怨也应该另外选择地方解决。

沈浪略微思索了一下,便也移步过去,靠近到了他们的旁边。

他准备见机行事!

现场他的实力并不算什么,唯一只有年纪算是最轻,但对于几百岁的老怪们,都不会在乎这些。

要靠别人引见什么的,都不会得到重视。

现在他们双方起冲突了,在别人都在观望的时候,他挺身而出,自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当然,那样的结果,可能是他把火力吸引了过来。不说双方得罪,至少会让银杏谷觉得是在帮贺兰城,那就不是调和,而是受到牵连了。

在大家反应各不相同的时候,闵鹿也再一次的发声了!

刚刚贺兰老祖回应了之后,他是有意的暂停了一下,等更多人的注意力聚集过来,这才继续开口。

“贺兰老鬼啊,你还是这么嘴硬又嘴贱!三十年前被我狠狠的收拾了一顿,现在也不过勉强恢复吧?还没有受到教训?”

此言一出,并不是全场哗然,而是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年轻的都很兴奋,老一辈的也是竖起了耳朵,便是老祖们,也想要听听这个八卦。之前可没有听说过!

沈浪却是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难怪觉得贺兰老祖有点像图拉长老那样,只能勉强达到大神境界,原来并非他修炼不给力,而是在三十年前曾经被重伤过,甚至可能打落境界,到现在勉强恢复。

同样的,贺兰一笑的成名行为,也说得通了。

他到处挑战,通过实战来提高境界,未必是年少时个人选择,而可能是贺兰家族的一个栽培手段!

根源,或许就是因为贺兰老祖战斗吃亏了,所以让后辈子弟,从一开始就补足这一块。

闵鹿老祖当众说出这个秘密来,无疑是要丢贺兰老祖的面子。

但沈浪却是想到了另外一层,当年他肯定也是吃大亏了吧?

如果真像他说的狠狠的收拾了对方,那应该趾高气昂的俯视,不需要言语奚落,对方自然会避着。

还需要通过言语来寻找存在感,贺兰老祖也没有怯懦的意思,可见当年也可能让闵鹿不太好过。

“呵呵,谁教训谁啊!你们银杏谷的祖传法宝,叫什么来着?唔……陨星银杏叶是吧?”

刚刚闵鹿能当众说出来的,哪怕是片面的、夸大的,但肯定不会是撒谎的。

贺兰老祖并没有谈得羞愧丢人,当然是有备而来,预料到代闵鹿会发难。

此刻他这一句说出来,马上让大家开动了想象力。

就算是对他们完全不了解的沈浪,也马上勾勒出了一个大概:

三十年前他们双方有过一次战斗,结果是闵鹿把贺兰老祖重创了,但贺兰老祖也把闵鹿的法宝夺了。

而那一件不是一般的法宝,而是银杏谷代表『性』的祖传法宝,叫做什么陨星银杏叶。

这就像朝天门的朝天印一样,哪怕抛开威力不论,也是门派的一个标志。

难怪闵鹿一来就挑衅发难,敢情是冲着陨星银杏叶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