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边缘化-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边缘化

贺兰老祖身份地位都足够的高,也见多识广,就算是天才,也应该是见多了,现在这态度和评价,自然让贺兰一笑惊讶。

他能有今日,可不是靠着家族资源力捧出来的,而是一路拼命杀出来的。

这让他比一般人有着更多的人生经验,马上就从这态度里面,读到了一些他自己没能感觉到的信息!

他看不透的沈浪,境界只怕已经远超过了他的预期设想!

沈浪当然也是一下就明白了贺兰老祖的态度。

贺兰老祖不像闵鹿老祖,是因为他的实力没有那么强!

贺兰老祖应该也是达到了大神境界,不过更像是图拉长老这样的,算是勉强踏足、刚刚踏足大神境界,跟一些成熟的老牌大神,还是有差距的。

这可能让他要更谨慎谦虚。而沈浪明面上看起来的境界,也达到了大神巅峰。

这跟他就算还有差距,但双方的年龄可是差许多,甚至擦贺兰一笑也许多!

这已经不仅仅是天纵奇才可以解释得了,贺兰老祖猜想沈浪必然有奇遇,背后有强大势力,所以才会那么好的态度,并且有心强化他和贺兰一笑的交情。

沈浪看透一切,但并不会因此而看轻贺兰老祖!

他为人处世有自己的原则,“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是达不到的;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尺”却是肯定的!

所以昨日闵鹿老祖冷淡,他也冷淡;紫瞳老祖客气,他也客气。

贺兰老祖能如此热情友善的态度,他也是热情友善。

对于贺兰一笑,沈浪不能说跟他有多深的交情,但到底也是一起前往不周山冒险过的,而且在他还不够强大的时候,遇到强敌『逼』迫,贺兰一笑那个抉择,就算是支持他了。

这是一个人情!

回来的时候,沈浪帮着收了冰河的所有飞鱼,并不算是还贺兰一笑、红甸四子人情,而是他自己本身也要过河。

此番能在瑶池再见,日后若有能用得上的地方,沈浪是愿意还一个人情的。

“老祖客气了,贺兰兄是极其仗义之人,我是很感谢他在不周山的照拂呢!”

“哈哈,沈兄弟你才是客气了,我哪里有照拂到你啊。”

贺兰一笑已经领会过来了,对沈浪更客气了几分。

贺兰老祖则是从沈浪的话,已经听出了弦外之音,颇为欣慰。

“我们都是老家伙了,你们要多亲近,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啊。当然,春儿远没有你年轻。”

“老祖,瞧您说的,我也很年轻啊!”

大家都面带笑容,虽然很大的客套成分,但也让气氛显得其乐融融。

本来沈浪一早过来,就是因为完全不懂情况,梵雪瑾也没有经历过,没能告诉更多的细节。

他需要早一点进去,了解更多的情况,有机会认识更多的人等。

现在看贺兰老祖带着贺兰一笑也来得很早,猜想他们也是一样的心态。

又刚好是认识的,大家的态度都很友好,自然很好,避免了一个人的尴尬。

只是有一点,贺兰老祖肯定不觉得沈浪就一个人,以为有师门长辈一起,只是还没有过来。

所以主要是让他和贺兰一笑叙旧,并没有跟他普及一下瑶池盛会的情况。

而沈浪和贺兰一笑的交集,也就是不周山那一次,要叙旧也就聊那次的情况。各自别后的情况,又没有什么好说的。

贺兰一笑是回去闭关,有一些秘密不会说出来。

沈浪是经历了很多,但更加不会说随便说给外人知晓。

到后面要没话题了,沈浪便准备直接的开口询问,让贺兰老祖说一说瑶池盛会的事。

结果他还没有开口,就又有人赶过来了!

这样一来,大家的关注点都看了过去,而贺兰老祖辈分年龄都高,认识的人也多,免不了要和人叙旧。

他的叙旧,都是和那些老祖们,更年轻的也就是向他问好之类。

而他带着来的就是贺兰一笑,当然也是要向别人引见、让他问好。

这就把沈浪给晾一边了。

沈浪也不以为忤,这样的场合几十年一次,各方都需要自己珍惜时间、把握机会,没义务提携一个外人。

而且在贺兰老祖看来,沈浪应该也是有长辈要来,他就不方便越俎代庖了。

很快,沈浪也意识到了一点,很多人跟他一样的心思!

比如贺兰老祖会这么早带着贺兰一笑过来,也是想要先社交一下。

其他很多门派的老祖们,也都有这样的心思!

就算他们自己参加过上一次、甚至两次,但带着来的当代领军人物,上一届的时候,都还是年轻,未必有来过。更年轻一辈就更不用说了,上次都还没有出生。

很多人提前,就造成了瑶池还没有正式的开启通道,在边沿已经汇聚越来越多的人了。

原本沈浪也不能确定具体的地点,只是大概的在这里站定。但随着贺兰家族两个和他在这里,后面跟着过来的,自然也是过来了这里。

不过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沈浪,这会儿却边缘化了。

别人老祖一辈的,大多都是熟悉,老一辈和年轻一辈的,就算不需要老祖引见,和其他人熟悉不熟悉,一报家门,也是互相都明了的。

就像沈浪说出“童仙翁”他们的名字,昆仑派、银杏谷的不管熟不熟,都是知道的。

而说出“沈浪”的名字,则没有人知道。

现在他就是这样尴尬的情况,融入不了别人的社交。

贺兰一笑算是朋友,本身也是挺义气的一个人,不该哦贺兰老祖是不想有越俎代庖之嫌,他也是忙不过来,也无法照顾到沈浪那么多了。

而有一些门派的人,估计早已经到了,就是远远的关注着,并没有先出来,看到这里聚集有人了,才赶过来。

所以是越来越多,大家都要在瑶池开启通道之前,先简单寒暄客套一下,忙得不亦乐乎。

不过沈浪的处境尴尬,自己却不觉得尴尬!

反过来说,他是现场唯一不需要去应酬的人,是乐得清闲的人。而他现在这样认识人也没有价值,在一边留意着别人的寒暄,也能“认识”其他人,知道他们分别是什么门派的,姓甚名谁之类。

所以,他看似边缘化,但却是通过圣甲辅助,收集了最多的信息,基本上把说过了身份的每一个人,都对号入座的记录下来。

“贺兰老鬼,你还没死啊!”

正默默记录着的沈浪,听到了一个刺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