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质疑来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质疑来历

沈浪过来的方式,在大家看来是太突兀了,很不正常。

另外一个,他如此年轻,正常来说,就算有邀请函,也不可能是他得到邀请,而只能是跟随长辈而来。

现在他就一个人突然的出现,也是直接从自己的身上掏出的邀请函。

再说了,如果是名门新秀,不应该都认得其他门派的大人物吗?

就算现场的人不至于全部认识,多少应该认识一个两个,再不济,也应该是先自报家门,以免大家误伤。

他却什么都没有,反而是先掏了邀请函来证明。

这个动作,就让大家越发的怀疑了起来。

事发突然,沈浪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跟别人遭遇,更没想到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且把他包围了起来。

他是庆幸已经拿到了邀请函,要不然可真的说不清楚了。

所以很自然的用邀请函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根本没想其他。

邀请函是瑶池发出的,瑶池确认他就可以了,别的宾客也不可能认识所有的宾客。

“你到底是什么人?从何而来,你的邀请函是如何得来的?”

包围着沈浪的人里面,有一个老者开口问了一句。

“我只是一个年轻人,各位前辈肯定没有听说过我,就不介绍了。总之,我的邀请函不会是假的,大家可以查验,跟你们的是一样,这是瑶池发出的。”

沈浪保持着礼貌,对于那人口称前辈。

没办法啊!

别人人多,有大神境界的,也有大仙巅峰,打起来是讨不到好的。

数十年才一次的瑶池盛会,这一次因不周遗迹才召开,来的都是各方老祖。

沈浪在他们的面前,也不便嚣张。

再说了,他的目的是瑶池盛会,是要和气生财的。

这会儿他也看清楚了,包围着他的人一共有六个,看他们服饰和方位,应该是分别属于两个门派。

刚刚说话的老者,是三个玄『色』衣服中的一位,从外表展现出的年纪来看,极可能是他们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另外还有三个青『色』衣服的门派。

之前跟童仙翁他们的闲聊里面,知道一个大概。参加瑶池盛会,并没有明文规定带多少人。

但基本上大家都有默契,一张邀请函,最多不会超过三个人。

一般来说,都是门派当代实力最强辈分最高的那一位。会再携带的话,往往就是加上当代的掌门。还有的门派,会把门中年轻一辈中当未来掌门培养的接班人带上。

这样的队伍,基本上就是以老带少,让后面的晚辈有机会接触到,可以拓宽见识、累积人脉。

因为这是几十年一次,或许下一次的时候,现在的老祖就已经陨落,如今的掌门,就已经卸任隐世,现在的接班人,就已经成为了新的掌门。

但毕竟很多老祖寿命都可以很长,不需要那么快提携接班人,或者忌讳被人接班,就一个人过来了。

当然,也不是说一个人的都是这样的,也可能是当代的掌门、新秀都不够出类拔萃,带着来会被别人比下去。

有的门派当代领军人物、年轻新秀都非常的优秀,但不想暴『露』实力,也会选择不出来。

总的来说,向童仙翁他们那样只是一个人出来的很正常,携带一个、或者两个出来的,也很正常。

但一个门派,最多也就三个,不会带着一群人过来的。

沈浪就是基于这一点,判断他们是两个门派的。

而这两个门派,也就是老中青三代的模式,呃……或者要说“更老、老、青”三代。

这两个最老的,实力应该是达到了大神境界,而两个老的,则是大仙巅峰的水平。两个年轻的,也是达到了大仙境界。

放在瑶池盛会的规格,便是大仙境界,都算是年轻一辈较低的水平了。

但想想当日在不周山,见到那些大仙境界的,一个个年纪也不小了。再对比一下沈浪接触过的那些,像姬千道、姬千乘也不过是半仙,朝天门当代掌门周禹,也不过半仙巅峰。

这就能看出,这些年轻一辈能够达到大仙境界,其实已经是非常厉害了。

当然,就算是年轻一辈,看起来也很年轻,实际年龄估计也有四十以上了。

“邀请函是真是假,自然有瑶池鉴定,我们同样是客,不做僭越之举。不过阁下师承何门何派,应该可以说一下吧?”

那老者说的话,进可攻退可守。

他们如果要查别派的邀请函,如果没有问题,传扬出去,就显得他们很霸道,而且对瑶池不敬。

所以他先声明了一句,但后面又补上了追问沈浪的来历,这是可以结合着来的。是真是假,他们都可以打听到的。

沈浪一下有点尴尬了,也马上明白为什么他们依然保持着戒备,别人不是怀疑邀请函是假的,是怀疑他是假的宾客拿了真的邀请函!

可是他也不方便回应这个问题……

因为邀请函上面,就是对他个人的邀请——或许童仙翁、智叟这样的散修,也是这样的个人署名。

他现在要编一个门派,别人肯定没有听说过。而直接说名字,同样没有听说过,这可不像童仙翁、智叟他们具有江湖地位。

“你可以叫我沈浪,其他的我不方便多透『露』。事实上,我们和各位联络不多,我也不知道几位何门何派。”

沈浪这话说出来,马上让双方人马更加的怀疑了!

如果不是心里有鬼,怎么连师门都不敢说?

而且一点都不认识他们!

这肯定是窃取到了别人的邀请函,怕他们是和原主人认识的,所以想要反过来打听他们的来历!

一时间,刚刚开口的老者,沉下了脸来。

就在他准备要发难质问的时候,又听到沈浪加了一句。

“各位应该认识童仙翁吧?还有智叟、无极宫宋无敌,他们几位在一起,上午我还和他们下棋。”

沈浪轻描淡写的补充了一句,而这一句,无疑就是在用童仙翁他们三个人的身份,为他的来历站台背书。

本来正要质问沈浪的老者,不由得一愕。

童仙翁他是知道的,这次也听说和智叟、宋无敌一道而来,童仙翁下棋也是有名的。

这个年轻人就算打听得到这些消息,也不敢撒谎说和他们一起下棋啊,那是一问就能验证的事。

既然童仙翁他们都认可,那来历肯定没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