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独门秘法-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独门秘法

他们一下尴尬了起来。

本来对于这个年轻人充满了怀疑,但现在这简单的一句,就说明童仙翁、智叟和宋无敌都是认识他的。

以他这么年轻,能和童仙翁他们下棋,更说明他的身份是得到他们认可的。

既然如此,他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也没有冒犯到他们的头上。有点古怪什么的,也是瑶池的事了。

只是到底都是有身份的人,现在还是把人包围着,就不好怎么下台阶了。

沈浪刚刚把童仙翁他们拉出来站台,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

现在效果已经达到了,他也犯不着得罪这两伙人,自然不会得瑟什么,而是给对方送上了一个台阶。

“在下真的算是年幼无知,对于各位前辈有所不了解,实在并非狂妄孟浪,还望不要见怪。”

听到沈浪这话,他们两派的人都舒服了不少。

原先是觉得沈浪有问题,但既然又认识童仙翁等人,却对他们一无所知,难免也会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现在看他很诚恳的样子,刚才说话的老者,便和颜悦『色』下来。

“小友不仅仅年轻有为,而且很有礼貌,倒是我们唐突了。我们几个是昆仑派的,老夫紫瞳,这是参阳和素风。”

老者主动的介绍了起来,先是自我介绍了一下他们玄『色』衣服几个人,参阳是老一点的那个,素风是年轻的那个。

让沈浪有点惊讶的是昆仑派。

因为地球上也有昆仑派,或许是有一定联系的。

“这是银杏谷的闵鹿老祖,郑戌谷主和郑松林小友。”

银杏谷就是青『色』衣服的三个人了。

刚才一直是昆仑派的紫瞳老祖交涉的,现在说开了,他便主动的介绍了大家。

他的身份当然是可以代表了昆仑派,参阳和素风作为晚辈,自不敢有什么不高兴的,在沈浪问好的时候,也是拱手回礼。

不过银杏谷的三个人,态度就要冷淡得多了。

主要是银杏谷的闵鹿老祖对沈浪的怀疑未消除,他没有表态的时候,郑戌和郑松林都是和他一样的冷淡。

他们对于沈浪的问好,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沈浪当然也马上有了计较,银杏谷的几个,没有那么好说话!

假如这里有电话,闵鹿估计就会拨给童仙翁他们求证了。

现在没能求证之前,他们对沈浪是没有什么好态度。

沈浪犯不着得罪他们,同样犯不着讨好他们!

刚刚是礼貌『性』的客气一下,昆仑派方面也是客客气气,那他也会客客气气。银杏谷态度不友好,他当然也懒得多理会了。

打完了招呼之后,沈浪也就没有多和他们闲扯的心思了。

他也不是非要在这里,只是之前从这里离开的,回来也定位到这里而已。

既然他们两派在这里,那他换一个地方就是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闵鹿老祖忽然问了一句。

沈浪暗暗白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都说了有邀请函,当然会是在这一带。

“碰巧。”

他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并没有继续详谈的意思。

“瑶池如此之广袤,你居然会碰巧到我们旁边,那可真的是巧了。”

闵鹿老祖话中有话的感慨了一句。

沈浪暗暗皱眉了一下,但并没有接他的话。

闵鹿代表的是银杏谷三人,要杠起来,是要和他们三个人撕,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事实上,我先就在这里了,只不过是离开了一趟,重新回来而已。”

“呵呵,真的吗?”

对于沈浪的话,闵鹿老祖是完全的不相信,反而更加的怀疑了。

周围那么大,他们两派在这里,沈浪就恰好过来这里,而且不是从靠近过来,是突然的空间波动过来,让他总觉得不对劲。

他此刻是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沈浪。

紫瞳老祖刚刚是因为有童仙翁等人的站台,已经相信了沈浪,现在被他这么一说,也还是有点狐疑不定了。

沈浪微微一笑:“本来我来去何处,都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向谁说明。不过出于对闵鹿老祖的尊敬,我还是愿意再自我证明一下!”

说完,他指了指前面的空地。

在大家不解的看过去的时候,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全息投影。

圣甲是随时都有全方位记录影像的,相对于它的存储空间,那一点视频影像根本不算什么。

沈浪也不需要清理,有需要的时候,直接就调集出来。

此刻是通过全息仿真模拟技术呈现出来,一下就把他之前在附近一带的画面呈现了出来。

沈浪截取出来的只是他自己,没有包括狗神,也没有包括梵雪瑾。

但他自己的画面也不少,包括曾经在瑶池边沿欣赏风景等。

这些一出来的时候,让他们大家着实吃惊了一下。

不仅仅是内容,更重要的是这种手段!

现场两派六个人,就是紫瞳老祖、闵鹿老祖,以他们的见闻,也没有听说过有如此手段,也没有看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从这些画面来看,沈浪悠然自得,丝毫不像是现在为了应付他们怀疑而做出来的,应该是真正记录的模样。

沈浪也没有呈现太多,简单证明了一下,便收了影响。

“你这是如何做到的?”银杏谷最年轻的郑松林忍不住问了一句。

从年纪和样貌,郑松林和当代谷主郑戌都有点相似,不知道是父子,还是爷孙的关系。

他脱口问出来的这一句,是大家都关心的,当即都竖起了耳朵。

“你是说,我刚刚把经历过的情形重现,是如何做到的?”沈浪反问了一句。

“对!”郑松林点了点头。

沈浪『露』出了笑容:“那当然是我的秘密功法。这就不方便细说了吧?”

“……”

如果沈浪直接的婉拒回绝,大家也不抱希望。刚刚他反问一句,已经勾起了大家的期待值,无论是郑松林还是其他人,都以为他要说的。

结果突然来这么一句,一下都尴尬了起来。

而最尴尬的,当然是郑松林了。

因为别的人即便期待着答案,却并没有开口,只有他是追问过,这就等于直接的怼他,而且刚刚还故意强调反问,分明是有意的戏耍他!

这让他看沈浪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