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纯粹之心-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纯粹之心

那三条灵脉换神皇巨兽的命。

这其实不容易做出抉择,因为三条灵脉的价值实在很高了。

神皇巨兽固然也有巨大的价值,但未必能够利用得上,而且还有危险,灵脉是谁都可以用的。

而且在沈浪这里,他不可能干掉神皇巨兽来瓜分它的价值。

所以三条灵脉,是不能直接算价值的。

对于他,就是舍不舍得用三条灵脉的价值,赎回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认识加起来也不到数月,而且还非同类。对于任何人,这都是艰难的抉择。

但沈浪不会。

他是舍得拿出来救狗神的!

虽然狗神认识的时间不长,而且并非同类,最初、甚至到现在,双方都还有互相利用的成分。

但它够纯粹!

上一次中岛大陆之行,它就展现出了它的纯粹。沈浪给予它吃一些人类的小吃,它帮沈浪解决强大的敌人,甚至帮他灌输了一个大仙、一个大仙巅峰,让他一举冲破到了大仙巅峰。

这些它并没有计较过等价。

在地球上,它也是约束巨兽不要入侵地球,并在沈浪击杀了很多巨兽兽神的前提下,还是带着巨兽们回去了。

这也没有计较等价。

这一次大家杀向光明山,也是协同作战,并没有计较谁出力多一点,谁出力少一点。

所以,沈浪也不会计较等价、计较划不划得来。

在光明神对狗神出手的时候,他不惜代价,果断的召唤雷源。

现在,他也完全愿意出三条灵脉把狗神买回来。

这愿意,是愿意为狗神出这个价值,也觉得这个朋友值得这么做。

但是,不等于愿意被他们三个宰啊!

本来这是在他不在的时候,把狗神给抓掳到了这里,不干掉他们就已经很好了,还要花大代价给他们,当然是不甘心。

沈浪心里也是明镜似的。

智叟这是一个试探!

试探他是不是真的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如果只是猜的,肯定是不会舍得花这个代价的。如果愿意花,那就是真的知道。

此刻沈浪的回答,无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都会给对方提供信息!

“智叟前辈这话,是否定了童仙翁前辈的棋力,也觉得他一定会输给我吗?”

智叟问完之后,就等着他的回答,已经把两个可能的种种都分析出来,就看他验证哪一方了。

没想到沈浪并没有直接的回答他,反而是挑拨离间了一把。

“童兄的棋力……我自然是认可的。不过现在说的,已经不是对弈的问题了。”

他重新把问题拉回到了山洞上面。

童仙翁和宋无敌都紧盯着沈浪,这会儿他们不会随便『插』嘴,大家都保持着冷静理智,尽量观察沈浪,从他的细微表现,分析他的深意。

“不是对弈,那还说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定位,对于我,只不过是对弈的彩头。你们连对弈都不敢了,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沈浪淡淡的说完,直接把两条灵脉都收了起来。

他要表现他的财力,给对于以吸引,已经表现出对山洞里的东西有兴趣。

但又不能表现出对狗神太过于浓厚的兴趣,那样就会让对方坐地起价,甚至更加不愿意放手。

他这个态度,一下让智叟和童仙翁迅速的眼神交汇了一下。

对于这个年轻人,他们越发觉得看不透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来意是什么?

冲着山洞里的兽神来的?

纯粹只是一个自信心爆棚的围棋天才?

“我当然是可以跟你对弈一番的,不过你没有说实话,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知道山洞,以及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童仙翁缓缓的开口了。

“我们几个老家伙,不能让你一个年轻人坑了,要不然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岂不是要被其他老家伙们嘲笑?至于彩头什么的,我们这点还是输得起的。”

“我是来看你们下棋的,不过让我发现了里面有一头兽神,我就想要过来。”

沈浪保持着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大家非亲非故,你们自然不会给;而以几位的实力,我也不可能抢过来。所以对弈,是我唯一有机会能赢过来的。”

童仙翁三个人又是微微一惊。

刚刚沈浪的话,等于是承认确实知道里面禁锢着的是什么东西。

而且听起来是到了这里之后发现的,可他怎么能够发现得了?

这小子到底是来头?竟有点莫测高深的感觉。

“我如果要坑你们,刚刚就不会展『露』棋力,让你们都不敢和我对弈了。”

他们虽然惊奇沈浪到底是什么目的,以及怎么知道的,不过这话听着也是认可的。

如果是要坑他们,那刚刚就不会那么嚣张,不会凌厉霸气的虐了宋无敌之后,又再接着虐智叟,而应该引他们上钩。

可是……

这真的只是一个年轻人对弈彩头的目的吗?

“你师承何门何派?你师父是谁?”童仙翁再一次认真的问道。

他必须弄清楚这个人,看看对方背后是不是能够得罪得起的人。

沈浪有点失望的摇摇头。

“年纪大了的人就是没意思,下个棋还要瞻前顾后,这样怎么能赢?我告诉你师门又如何?知道我师父是谁,你要顾及他的面子吗?”

“呃……”

童仙翁一时语塞,他确实是这样的顾虑。

“你是和我下棋,还是和我师父下棋?还是和我的师门下棋?”

“在你们老一辈的眼里,个人的实力,师门的实力,长辈的面子……所有这些都是棋局的一部分吗?难怪你们棋力只能到这程度!”

这是沈浪有意的吐槽,但听在童仙翁和智叟的耳中,却是不由得一震。

他们虽然自称并不计较棋局输赢,但到这年纪还会乐此不彼的对弈,可见也是喜欢的。

如果能够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当然是非常乐意的事。

要是几十年百年都没有什么进步,也就只能乐和一下,但那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办法。

刚刚沈浪的话,就给他们一个极大的启示。

下棋对弈,也应该要纯粹!

只有纯粹,才能完全的融入其中,才能进入到更高的境界。

如果掺杂了别的东西,且不说是对手的身份考虑之类,便是胜负、娱乐、思索、哲理领悟等,有了这些念头,都无法纯粹!

“好,我们来对弈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