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2章 一心两用-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672章 一心两用

童仙翁毕竟是童仙翁,如果没有超凡的心境,也修炼不到如今的境界。

只不过下棋被他视为休闲娱乐的小道,没有用足够的心思去参悟而已。

现在沈浪的一句话,马上就点拨了他,让他豁然开朗。

棋局是小道,棋局也可以是大道!

在棋局上面通达,也可能帮助境界念头的通达。

相比起来,其他的都还是外物。

所以,此刻他已经觉得自己可能会输给沈浪。毕竟别人在理念上就比他高,具体到技艺肯定不会输给他。

但他已经无所谓了,这样的对手,可不是随便能遇到,就像是良师难求。

再说了,就算知道了对方的姓名和身份,下一次别人也未必会在和他下棋。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现在通达之后,他马上抓住机会,就算最终还是会输给对方,但能够对垒一局,收获无疑会是巨大的。

要是棋局,最具分量的就是童仙翁了。

但这后面的兽神,是他们一起共同的拥有的。

不过刚刚沈浪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童仙翁此刻还能够这样的答应,也就意味着他是可以代替大家决定。

智叟和宋无敌都没有说话。

既然童仙翁决定了,那他们即便还有一点不太乐意,也不好表『露』出来的,至少对外要保持一个态度。

所以,现在他们是看沈浪了。

“你确定不后悔?我是赢定了。”

沈浪说这话的时候,把灵脉再一次取了出来。

这一次,是三条灵脉!

智叟和宋无敌,本来多少还是有点芥蒂的,但在看到三条灵脉的时候,都完全没有了,变成了期待。

这就像一张许诺的支票,和一箱子现金摆在面前一样,带给人的冲击力是不一样的。

宋无敌本来是担心赢了他分不到好处,输了要他平摊。

现在就安心了,因为沈浪刚刚说三条灵脉的时候,就说为了方便他们分配,意味着童仙翁赢了,也不好意思独占好处。

而输了,沈浪要的是山洞里的兽神,那本就是三人共有的,那至少不需要他另外再贴了。

双双都已经决定了,便马上开始重新一局。

沈浪还是和刚才跟宋无敌、智叟对弈的时候,任由童仙翁先落子。

而在棋风上面,他也还是保持着快速的风格,因为有圣甲的后盾,他基本上不需要思索什么后手,他需要的是棋局之外的表演。

童仙翁明显是吸收了刚才他们两个的经验,在对弈的过程中,发挥得非常的稳定,并没有被沈浪的节奏带走。

只是不管他思索多久,只要一落子,沈浪马上就跟上了。

如此下来,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是消耗在他这边。

这样就算还没有出胜负,气势上他已经输了。

宋无敌和智叟两个也是严肃的看着,但保持着观棋不语的风格。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童仙翁如果没有办法的话,他们的提醒也作用不大。

一目一目下去,时间开始拉长了。

之前宋无敌两次残局,智叟最后认输的一局,加起来都没有现在的长。

童仙翁已经把棋局拉到了一个多小时了,而他越来越审慎,沈浪却始终气定神闲,并且是保持着咄咄『逼』人的棋风。

之前是试探,输赢可以大方的承认,现在则不一样了。关系着赌注的问题,童仙翁不敢随便放弃认输。

“你们是要去参加瑶池盛会吗?”

“啊?”

本来大家都保持着安静,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棋盘之上。

三个老祖的心态都很好,半天甚至一天不开口说话,也是习以为常的。

所以现在沈浪突然的开口,让他们愣了一下。

智叟马上回应了起来,“不错。若不是瑶池盛会,我们当然不会跑来这里,大家也无暇汇聚对弈了。”

宋无敌也马上醒悟过来。

沈浪跟他们说话,或许是想要分童仙翁的心。

但他们有三个人,他们两个跟沈浪说话,就是分沈浪的心,而童仙翁全神贯注,此消彼长之下,赢的可能『性』更大!

“你肯定也是跟着长辈来参加瑶池盛会的,你不愿意透『露』师门,那说一下你的名字可以吧?”

“对啊,你这么年轻,我们不大可能听说过你的名字。也不是打听你什么,只是方便称呼你。”

他们两个一言一语的跟沈浪聊了起来,努力让沈浪回答问题,以便无法集中精神。

“你们可以叫我沈浪。”

沈浪也没有隐瞒什么。

他们说的有道理,以他们这样的老祖,很可能数十年都没有出来过。沈浪这一点名声,还不至于到达他们这个层次。

果然,即便说出来之后,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反应,当是第一次听到沈浪的名字。

“沈小友这么年轻,尊师带你过来,或许别有深意哦!”

“什么深意?”

“瑶池素来都是女弟子,人称瑶池仙子。只是有一些也真的是非常的漂亮,如果你能得到瑶池仙子的青睐,结为仙侣,也是一段机缘。”

“不是吧!瑶池女弟子,应该不大可能外嫁出去吧。”

沈浪看他们闲扯娶瑶池仙子,不由得暗笑。

他们是把他当成年轻小伙子,男女方面的问题,无疑最容易让人心痒了。

不过他现在并不会被分心,也乐得从他们这里多听一点瑶池方面的信息,瑶池盛会的信息,所以也是顺着聊了下去。

原来瑶池虽然都是女弟子,但并非不允许女弟子外嫁。如果有合适的,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以她们生活的环境,从小养成的观念,很难接收男人。这里又偏远,一般遇到男修士的机会也不多。

瑶池盛会是很热闹,但毕竟那是数十年才一次,而且来的往往都是一两百岁的老祖了,已经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了。

瑶池弟子到这年纪的,也都不会再动心思,年轻女弟子又不大可能跟一个老头。

所以千百年来,真的瑶池女弟子外嫁,也是极少的。

可又因为极少,一旦成了,都会成为一段佳话。

他们为了分沈浪的心思,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也是话题不断,让沈浪了解了很多原先不知道的信息。

但让他们郁闷的是,沈浪明明看起来心思都在和他们聊天之上,下棋只是随手而为,但依然每一步都让童仙翁冥思苦想。

有他们分心的沈浪,似乎并没有减弱,反而童仙翁每一步都越来越难了!

这厮下棋还能一心两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