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棋才!-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棋才!

“你……你故意坑我!”

死棋之后的宋无敌,忍不住指责了起来。

“我怎么坑你了?”沈浪淡淡的问道。

宋无敌刚才是脱口而出,自己也明白这是没道理的,刚才是让他先选的,而且摆明了黑棋输、白棋赢。

不过这会儿他恼羞成怒,明知道自己没有道理,也是要死撑到底了。

“你故意让我选白棋!如果我选择黑棋……”

话说到一半,宋无敌才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这一局不是他和沈浪重新开始的,而是童仙翁和智叟的濒临结束的残局。

他刚刚执的白子,是接着童仙翁的,智叟都承认不如童仙翁的。现在要说黑棋才能赢,岂不是连童仙翁都贬低了?

“没关系。如你所愿!”

圣甲是有详细记录,沈浪马上把棋子一一撤回,恢复了之前的棋局。

“你执黑子再来一次。不过看清楚了,别输了又输不起,又说我坑你了。”

沈浪大方的人他悔棋重来一遍,宋无敌脸上也是无光的,不过事已至此,不继续也丢人,继续好歹还有些扳回来的机会。

他暗暗咬牙,继续黑子重来。

不过他整个人也是让自己冷静,务必不能被带了节奏!

童仙翁和智叟两个,对于宋无敌的悔棋,并没有斥其没有棋风,而是装作不关事的默许了。

因为刚刚他们都确认白子赢,沈浪执黑子,竟然还能反转,让他们都很惊讶。

这会儿想要看看沈浪执白子,又会怎么下。

多看几目棋子,对于沈浪的风格也就会多了解几分,对于他们是有帮助的。

此刻的宋无敌,可是经过沈浪亲手的演示,怎么样的落子,会导致黑棋的败;怎么样的落子,可以让黑棋转败为胜。

他甚至不需要更多的创新,只要按照沈浪刚才的套路来就行了。

他不相信沈浪还能在反转后的基础上,再反转一次。

他很审慎的落子,也是以对方的思维再继续的思考,这是来过了一次的,他相信可以做得很好。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一落子,沈浪马上跟着落子!

如此快速,直接就给了他一个压迫感,哪怕他还能保持着冷静,也继续跟着沈浪之前的落子下去,但发现马上沈浪又扭转了局面!

因为上一次沈浪就趁着他『乱』了一下的时候,找到了机会,但围棋千变万化,可以有不同的组合。

现在他沿用沈浪的方案,沈浪却是直接换了其他的方案,一下有把节奏带走了。

多几目下来,执黑棋的宋无敌,发现自己又无路可走了……

在已经残局之上,沈浪执黑棋能赢,执白棋也能赢,这把童仙翁和智叟的兴趣都吊起来了。

刚刚他们观棋不语,在旁边仔细的看着,发现除了他们本来会出现的局面之外,沈浪黑白两方不同的两种下法,都是非常的精妙,让人拍案叫绝。

“……”

宋无敌这一次是真的无颜又无言。

再耍赖吗?

执白棋他一样还是会输啊。

他已经体会到了,对方的棋力远胜于他,所以怎么来,都能够干败他。

“宋老弟不要气馁,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你也没像我们花那么多时间在棋盘之上。”

童仙翁安慰了一句。

他是他们三个里面棋力最强的一个,而智叟是能和他对垒的,宋无敌只有在旁边观棋的份,本来就不如他们许多。

这一句,既是安慰宋无敌,也是给他们两个自己信心!

智叟马上接口:“小友棋力果然颇有实力,能否赏脸,和老夫重新对弈一局?”

任何地方,都是尊重有实力的人。

他们现在谈论的是围棋,尊重的就是棋力。

这两个可能两三百岁的老祖,本来是不屑理会沈浪的,出于风度唤一声少年,还是考虑到可能是哪个老友新收的关门弟子。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刚简单的对垒,已经让沈浪的称呼,升级成“小友”了。

“你不怕被打击?”

沈浪故意很拽的语气,略带了一丝调侃。

智叟笑道:“对弈乃是乐事趣事,何来打击?再说技不如人,能激励自我上进,我都多大年纪了,自然淡定。”

沈浪点了点头,心里却是非常的明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就算他几百岁了,就算他心境很高。平时不会被打击,无非是赢他的都不会比他差,年轻小辈也不敢赢他。

沈浪则不会给他任何的面子!

归零从来。

沈浪无所谓黑白,由智叟自己选。

而在开始落子,他依然是雷厉风行!

不管智叟是快是慢,他都是紧接着便落子下去。乍看像是为了完成任务、赶时间似的,但实则每一步都是精打细算的。

智叟的心态是要比宋无敌好很多,他没有被沈浪的快节奏带动,他没有把握的,还是会仔细的斟酌。

不过沈浪落子迅速,之后根本不看棋盘,似乎不需要思考后手,就是看着他、等着他落子。

这种无声的催促,对他也形成了一定的压力。

本来他们自己老友下棋,输赢还真的没有多重要,更多的是一种乐趣,甚至包括一种哲理的体悟。

但现在对垒沈浪,关系着三个老家伙的面子,他无形之中,还是有了争胜负之心!

一旦有了胜负之心,不免就有了顾虑,自然也就更加容易被沈浪的压力所影响。

童仙翁保持着观棋不语的风度,没有在旁边给予提醒之类,但他自己也是在努力的思索着沈浪的每一步棋。

他觉得沈浪那么快的落子,应该是比较随心,来不及思考那么多的。

但每一次智叟在思考的时候,他琢磨沈浪的那一子,都发现不是那么的简单!

这让他对于沈浪这个年轻人,越发的觉得神奇,开始觉得智叟不会是对手,甚至他自己,都可能很难赢!

而智叟,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他觉得沈浪下得那么快,是因为他自己考虑的时间太多了!

对方年轻,可能思想更活跃,考虑得更快,所以自己考虑的时间越长,就越是给了对方完全的机会。

于是乎,他开始以快打快,也如同沈浪一样的迅速落子,连自己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对方又怎么分析他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