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认输认输-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认输认输

智叟的改变风格,让沈浪哭笑不得。

这不按牌理出牌的方式,或许能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但那是相对于熟悉他风格的棋友!

像面前的童仙翁,或许会被他这突兀的方式,搞得『迷』『惑』了起来,不清楚他具体的用意。

可惜现在他面对的沈浪,是有超级仿生光脑微型战备系统的圣甲在背后!

他想要以快打快,让沈浪没有思考的时间,从而把局面打『乱』。

结果『乱』的只有他自己,沈浪再快都不『乱』!

他一『乱』,固然也会影响到圣甲分析的数据。但以圣甲的计算能力,瞬间就调整分析出了新的,完全可以应付得来。

而在他自己这边,则是破绽越来越多!

童仙翁已经暗暗着急,不过“观棋不语真君子”的规矩,让他还是不发一言。也包括没有传音、意念提醒智叟。

宋无敌就没有那么好的涵养了。

他刚刚就觉得被大大的扫了面子,是很不爽的事。如今眼看着智叟也要被扫面子了,在下一城的话,估计童仙翁也难以受住!

而且万一对方不干了呢?那连赢两个人,就让他们没有丢脸到底了。

所以为了大家的面子,他虽然没有开口指点什么——他也指点不了,但却是明显带着暗示『性』的咳嗽了几声,目的是要引起智叟的注意。

不过很遗憾,智叟这会儿就算明白宋无敌是要提醒他冷静,不要『乱』了,但已经『乱』了之后,他是越来越『乱』了!

这会儿就算他想要停下来慢慢的思考,也没有什么奇招了,布局已经『乱』了,颓势非常的明显。

“我认输了……”

当智叟发现自己要绞尽脑汁想下一步的时候,对方还是轻描淡写的快速落子,不由得长叹了一声,主动的认输了。

他不认输,其实也没几步就无路可走了,认输反而显得大气一点。

童仙翁此刻是沉默不语了。

智叟的认输,他也没有阻止,他是在暗暗问自己,如果换作是他,能做到更好吗?

现在是以旁观者的角度,他发现沈浪快速落子,也是滴水不漏。而智叟一跟进速度,马上就被沈浪找到不少漏洞。

他现在可以冷静,真的对弈的时候,还能有闲工夫冷静吗?

如果对方如此的压迫过来,他就算能比智叟做得更好,对方就不会变化策略了吗?

结合之前对宋无敌来看,他觉得沈浪依然没有发挥出全力!

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是有点老了……

这年轻人不是吹牛,是真的远胜于他们两个!

他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现在的情况,让他觉得自己上场再和沈浪对弈一局,也是自取其辱,不过是多拖延一点时间而已。

“我和智叟的实力相当,智叟承认不如你,我自然也是不如你的。”

智叟认输,已经让宋无敌受挫了一番,只能把扳回局面的希望寄托在童仙翁的身上,没想到童仙翁也主动的认输。

他差点要骂人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他自己上了也没有用,别人主动认输,总比像他一样正反都被『逼』死棋更好一点啊。

如此一来,沈浪已经成为了三个人关注的焦点,他们都在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有自知之明,不错。”

沈浪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这一副“孺子可教”的态度,让童仙翁他们暗暗苦笑,以他们这个年纪和辈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被人这么说的一天。

“自知之明是有的,不过老夫还是想要和小友对弈一番,算是切磋讨教。”

童仙翁补上了一句。

听到这话,宋无敌一下眼睛亮了!

童仙翁终究还是不服输啊!

只要继续对垒,至少还有赢的希望,直接认输,就一丝希望都没有了,他当然希望童仙翁坚持到底。

然后脑筋一转,宋无敌马上醒悟过来了。

童仙翁刚刚的主动认输,一方面是有意的示弱,可以起到麻痹敌人,让敌人浮躁轻视。

另外一方面,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

投降输一半嘛!

反正都已经认输过了,也就没有输的负担,反而可以轻装上阵。输了是正常,赢了就赚了!

想明白这些,宋无敌不由得暗叹,还是这老狐狸精明啊!

他和智叟两个,都是有了争胜之心,有了执念,所以让对手觑到了机会。

童仙翁先把自己放低,反而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

“没兴趣。”

沈浪直接摇头。

这个回答,宋无敌已经是提前猜到了,赢了就不干了,这是很正常的。

可是他们三个输了两个,如果沈浪不干,他们就没有扳回面子的机会了!

“没兴趣还是不敢啊?我看你也就是侥幸罢了!仙翁自认不如,那是他谦虚,他的棋力可不一般!”

宋无敌用上了激将法。

沈浪微微哂笑:“你们有两个已经证明了不如我,另外一个也有自知之明的认输了,再继续跟你们对弈。非但没有乐趣可言,也不是切磋,是我指点你们!”

他扫视了他们三个,最后目光落在童仙翁的脸上。

“你们比较悠闲,大把的时间,我的时间可宝贵,浪费不起!”

这话说出来,让三个老家伙直接想要翻白眼。

他们都是年纪一大把的老祖,如果不是修炼到现在的境界,早在一两百年前就一命呜呼了。

要说时间宝贵,当然是他们这样的老人更加有感触。

现在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子,居然说他们悠闲、大把时间,居然说他的时间宝贵、浪费不起!

“小子!别嚣张得过分啊!”宋无敌忍不住喷了一句:“我们的时间,绝对比你宝贵多了。童仙翁请你对弈,别说是你,就是你师父,都会觉得是给面子的事!别给脸不要脸。”

“面子给不给,我自己清楚。你们的脸面什么的,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利益!以我这样的棋力,给你们陪练启发,当然要给出一点代价来。”

沈浪开始往另外一方面带节奏了。

他这咄咄『逼』人的话,却是让童仙翁也有点不高兴了。

童仙翁刚才真的就如同宋无敌的猜想一下,认输是有意为之,可以算是战略,可不等于他真的会觉得自己不如沈浪。

再说了,就算他能谦逊,对方一个年轻人,一副吃定了他,口口声声陪练,让他还是脸上无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