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5章 棋者-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665章 棋者

沈浪赶往的地方,距离他之前所在的地方,大概也就几十里的路,很快就到了。

赶到之后,沈浪便多方面同时进行,眼睛鸟瞰,神识感应,再配合着巨兽感应的定位,马上锁定了具体的位子。

狗神现在是在一个山中,一个天然的山洞里面。

现在也很明确了,就是他猜想的那个可能,狗神不是被梵雪瑾请走了,而是被人类强者押到了这里。

它现在是被关押在那个山洞之中。

山洞当然困不住神皇巨兽,就算把它镇压在山体内部,它也能爆出来的。

但现在它是没有动静的卧在山洞里面。

这个山洞,是被人类的强者设了结界,不仅仅它无法逃脱出来,而且外界也是感应不到的。

就像现在的沈浪,已经来到了附近上空,光肉眼是分辨不到那个山洞。神识感应,也会忽略过去,因为并不能感应到山洞里面的情况。

之所以他能够确定,是因为巨兽感应的定位,再结合神识感应,就确定了具体的这个地点,而且也发现了里面无法感应到,也就明确的异常了。

确定狗神在这里之后,沈浪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其他人的身上。

在山洞的附近,有一方平地,平地的边沿,有一颗延伸出去的大大的古树。

在古树的下方,有一块平整的巨石,巨石上面有三个人。

三个人都是席地而坐,在石头平整的中间,有着纵横交错的棋盘格!

两个人在下着黑白围棋,另外一个则是在旁边观棋。

沈浪也一眼观察出来了,那一方平地,并非天然的,大概是他们选了这个山洞之后,人为的削平出来的。

而他们三个人所在的那个巨石,当然也不是天然在那里的,而是从别的地方搬过来的,然后削得平整光滑。

只有那棵古树是真的。

这是他们临时布置的一个下棋环境。

三个人也颇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模样,下棋的两个,都是须发皆白,配合素雅的衣饰,看着就像是神仙,或者说世外高人的模样。

观棋者没有须发皆白,不过看起来也是七八十岁的模样了。

当然,以他们的境界,外在的模样,已经不能反应真实的年龄了。

有的喜欢仙风道骨,有的喜欢年富力强,都只是一副皮囊而已。

一般来说,还是女子更愿意保持年轻的容颜,男人更愿意保持壮年中年的模样,有威严有气派,太年轻的外表,显得轻浮或者稚嫩。

而一些年纪、辈分够大的,也会喜欢以老者的形象示人,那是岁月带来的尊崇。

“何家少年郎?既已来到,为何不下来?”

说话的是观棋者,他似乎怕惊扰到了两个下棋的人,只是轻声缓缓的说了一句。

然后抬对着空中沈浪的方向招了招,似乎在邀请他过去。

两个下棋的老者,都目光还是放在棋局之上,没有抬头、没有分心。

别说是少年郎,就是一个大掌门过来,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

观棋者的招手,虽然看似轻缓随意,但人在空中的沈浪,却是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吸力,直接把他从空中牵扯了过去。

显然,对方的轻轻挥手,已经把他周围完全的封锁了,直接把他拘过去!

他们肯定是来参加瑶池盛会的,地位是非常尊贵的,不是当他敌人,就算只是路过的,停下来围观他们,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是冒犯了。

这隔空拘人,对沈浪来说,自然也是一种冒犯!

不过他并没有硬顶,或者攻击,而是顺势直接落在了巨石上面。

现在必须先弄清楚情况,狗神都被他们抓了,他想要硬来,肯定不是对手,必须智取。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最基本的战略,沈浪是不会忘记的,对于不能碾压的敌人,永远必须要保持着冷静。

沈浪落下来,直接是到了观棋者对面,四个人形成是四方的格局。

这却是让观棋者微微惊讶了,仔细打量了他几眼。

他刚刚出手,是要把沈浪从空中“拘”下来,那可不是客气的“请”下来。

正常的状况,沈浪应该是在扔在了巨石的下方,保持着对他们的仰视。

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可以俯视众生,沈浪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郎,既然不识礼数,那他就要教训一下。

可是在落下的时候,沈浪竟然直接到了他对面,而且很自然的顺势盘膝坐了下来,仿佛并非不他拘下来的,而是自己过来观棋的。

观棋者正要再质问沈浪为什么不回答他话语的时候,便听到了让他吃了一惊的话!

“你们两个的棋力不怎么样啊。”

沈浪虽然来得突兀,但他们并不会跟狗神联想到一起。

因为之前狗神就独自在那里,而且是受伤了,一般是不会和人联系到一起。

沈浪的出现,在他们看来,应该是哪个门派的年轻弟子,跟着长辈过来,路过这里发现他们三个,想要过来套近乎认识一下。

所以按照那个观棋者的想法,把沈浪拉下来扔地面上,也应该是乖乖的候着。

没想到沈浪竟逆了他而自己坐下,那也罢了,毕竟他没有下狠手,就当是一个疏忽。

可现在这话说出来,就比在空中围观,还要更加的冒犯了!

“小子,你是何门何派的?你家长辈没有教你礼貌吗?”

观棋者有点怒了,称呼已经从“少年郎”改为“小子”。

下棋的两个老者,这一点的气度还是有的,别说没有生气,连看都没有看沈浪一下。

他们都是老人精,这年轻人会说出标新立异的话来,无非是想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已。

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什么棋力,自己还没有数吗?

还要跟一个年轻人较真?

他们两个没有说话,观棋那个则是瞪了沈浪一眼。

他是觉得他们两个忙着,他闲着,这个闲事应该他来管。

“礼貌很重要,但直言不讳也很重要。”

沈浪淡淡的回应了一下,然后摇头叹息了一声。

“发现你们在这里下棋,我还以为有什么高手,没想到不过如此。敌手难逢,高手寂寞。”

叹声间,沈浪便要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