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一鸣惊人-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一鸣惊人

沈浪纯粹就是装一个『逼』,目的是要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要是换作一般人,或许也不会在意他。

但这两个老头,已经无视了他一次,现在继续在棋力方面打击他们,说什么“敌手难逢、高手寂寞”,就让人不爽了。

一次也就罢了,你还来第二次?

一时间,刚刚执白棋的在下了一枚棋子之后,转头看着沈浪,眼光非常的犀利。

他的打量是带着审视的,想要看清楚沈浪到底是年少孟浪,还是真实有料。

而黑棋老者,继续在思考要下下一步棋。

此刻就是两个人看着沈浪了。

哪怕他们并没有施加精神压力,但一种长久高位的气势,还是非常的压迫人。

不过沈浪却依然是云淡风轻。

因为他之前曾经遭遇过光明神巨大的镇压,相比起来,这一点根本不算什么。

“怎么,想要和我来一局?”

沈浪这话,就带着明显的挑衅了。

观棋者当即冷笑了一声:“来一局?你也配?”

沈浪微微一笑:“你说反了,是他们不配。其他方面我比不上你们,但要论棋力的话,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刚才“高手寂寞”之类的感慨,还可以当成是吹嘘,但现在这话说出来,就是直接对他们两个的贬低了。

“小杂种!你知道他们是谁吗?睁大一点你的狗眼,我是无极宫宋无敌。这是童仙翁和智叟!”

观棋者的语气已经不善了,对沈浪的称呼,从“少年郎”到“小子”,再到“小杂种”。

从他的语气,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自报家门的宋无敌,比童仙翁、智叟,还要年轻一点,或者地位更低一点。

在他看来,童仙翁和智叟都不需要再报来历了。

沈浪赶紧回想了一下之前读取过的记忆。

在秋林剑宗的时候,龙蜕和牧西阳直接就被狗神灌注给沈浪了,如果吸取了他们的记忆,则会了解更多秘辛,那到底是大仙巅峰级别的老祖。

不过现有的记忆里面,无极宫也是知道的,那是一个古老的门派,已经不那么常出现了。

宋无敌的大名也是有的,年代比较久远了,早就没有他的动静了。算起来应该是无极宫的前代宫主、老祖之类的级别。

童仙翁和智叟,也是大名鼎鼎的。

至少在之前吸收的那些半仙境界的修士的记忆里,他们都是属于至少活跃在一两百年前的老前辈。

童仙翁和智叟两个属于什么门派,却没有信息,传说中他们是独自修行的散修。

或许早年是有师门的,或者依附过什么门派,后面不知道得了什么奇缘,发展到旧的师门已经贡不起了。

而他们大成之后,有没有开创门派、有没有招收弟子,也不太清楚,毕竟都很久远了。

只是现在天下也没有打着他们招牌的门派、门人,估『摸』应该没有。

但他们本人,确已经是传说中的传奇人物。

从这年纪、辈分,还有成名、活跃时间,沈浪猜测他们应该已经是大神境界了。

如此三个一起,难怪出手之后,让狗神都没有多少挣扎的机会。

虽然沈浪猜到了这么一个结果,但真的证实了,也说明情况不容乐观。

智取。

另辟蹊径!

围棋!

沈浪刚刚以“棋力”说话,除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之外,也真的是把这当成一个突破口来的。

在沈浪搜索记忆的时候,宋无敌对于他的沉默,再一次的喝斥了一声。

“没有听说过吗?那回去问问你的长辈,看看他们敢不敢说没有听过!他们敢不敢这样冒犯童仙翁和智叟!”

“等等……”

沈浪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实力比我强,直接说能打赢我,算冒犯我吗?不算!这并非因为你们年纪大,而是你们实力确实胜过我。”

“但我棋力胜过他们,这也是实话,说实话怎么能叫冒犯呢?虚假奉承才是冒犯吧。”

这一番辩论,已经让智叟也停止了思索,转而一起看着沈浪。

“少年,你凭什么觉得胜过我们?”智叟没有生气,平淡的问了一句。

“凭本事。”

这个回答等于没有回,大家都不满意这个答案。

童仙翁又问了一句:“就现在这一局,你看出谁能赢。要是能说对,我就相信你有本事!”

沈浪淡淡一笑:“谁能赢,是要看你们态度决定的。如果判断谁能赢,你要故意输的话,也就没有意义。”

“少废话!别抖机灵,你就按照现在的局势,判断输赢,没有人会故意。”

沈浪的话,三个人都不能信服的,那等于是狡辩了。

“好,那我就说客观情况了。别又说我冒犯……”

沈浪坐好伸手,开始在棋局上面指点了起来。

“黑子会落这里,白子会落这里,然后是这里,这里……五步之内,白棋胜。”

他说得轻松而简单,但大家都是高人,当然是完全跟得上的。

其实他刚刚指出第一步的时候,智叟就有点心惊,因为那正是他会落子的地方。

而他的落子之后,童仙翁白子的落处也是完全被算到了。

如此一步步下去,最后就是白棋胜。

因为他们下棋的时间会比较长,每一步都仔细的斟酌思考后手,整个过程还需要时间。

现在沈浪一下点出来,直接把他们的结果公布了,而基本上都是跟着他们的思维来。

这一下,确实让他们有点惊讶。

“少年,有两下子啊。论棋力,我是不如童兄。你过来随便一眼,就能看出一个大概,不简单啊。尊师是何人?”

智叟大方的承受,按照这样的下法,他是会输的。

不过也很明显,他输给童仙翁不是一次两次,两个人下棋他应该是输多赢少,所以能这么豁达和自然。

沈浪『露』的这一手,已经勾起了他的兴趣了。

童仙翁也是点了点头,同样想要知道沈浪的师父是什么人。

他们并不觉得自己不如沈浪,但沈浪确实看透了棋局,说明棋力是很强的,能培养出这样的弟子,师父肯定造诣菲浅。

如此围棋高手,又是来参加瑶池盛会的,肯定是他们认识的老友。

他们都在猜想是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