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6章 老妪师姐-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656章 老妪师姐

一时间,他们也顾不上商量其他了,全部戒备了起来。

雷源也没有再和沈浪说什么,至于它会不会也关注着周围,沈浪也不得而知。

事实上,沈浪真的是现场受伤最重的一个!

狗神是迅猛,压力巨大,但他放出雷源,已经化解了,没有进一步的恶化。而他自己,则是长达几个小时,一步一步的增强,越来越重的透支『性』重创。

所以这会儿,他的反应能力、感应能力,都要比他们两个更弱一分,真是光明神追过来了,或者用其他的方式锁定过来,他也无法硬扛。

好在刚刚雷源的表态,让沈浪心里安定了不少。

“自己人!”

梵雪瑾很快欢呼了一声。

她受到的冲击力是最小的,加上法宝的防御,基本上没有受伤,加上身为瑶池的优秀弟子,自然更加的清楚瑶池的气息。

那一股强大气息才的主人还没有出现,她已经确定了。

听到她的话,狗神和沈浪也是松了一口气。

对于光明神,他们真的是心有余悸,哪怕刚刚分析出光明神依靠了神殿的底蕴,也还是有压力有阴影。

而要是光明神真有如此瞬息万里的神通,那本身就是极强的体现。

梵雪瑾说自己人,那就是瑶池的高手了。这是在瑶池边上,会有瑶池的强者,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在梵雪瑾刚刚说完,前面瑶池水面之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在水面凌波飘风而来,很快就离开水域,出现到了他们的身边。

“师姐!”

梵雪瑾不仅仅是感觉到了瑶池的气息,更进一步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等她『露』面的时候,就已经认出具体是谁,马上娇呼了一声。

御风而来的瑶池女子,凌空俯视着他们。

沈浪也看了过去,只见这个人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妪,已经满头银丝,不知道她们是有什么法门,和梵雪瑾一样,看不出具体的境界如何。

梵雪瑾管她叫师姐……

从表面上来看,这简直是叫师祖、叫婆婆都可以了,竟然是师姐!

若不是相处下来,确定梵雪瑾是青春少女,简直要怀疑她也一把年纪、只是保养得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便是到了存真境,都可以年轻许多,化神境更可以一定程度的驻颜不老。大仙以上的境界,真的是要看个人的意愿。

如果愿意的话,就算一把年纪才突破到大仙,也可以返老还童一般的让自己保持着年轻的形象。

神话传说中的仙女,也都是青春美貌的样子,嫦娥仙子不会是巍颤颤的老太太模样啊。

换句话说,到了这样的境界,年龄已经不重要,更不能用地球上的年龄标准来衡量了。

“小瑾!你过来!”

这个老妪师姐,是带着戒备的语气,让梵雪瑾过去。

若不是沈浪和狗神都明显受伤不轻,她估计会更加的警惕,这从她过来时候的『逼』人气息也能看出。

过来之前,她估计以为梵雪瑾是被胁迫抓了之类,才会是以警告式的『逼』近。

梵雪瑾有点尴尬,赶忙解释了起来:“师姐,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们都受伤了,能不能让他们一起回去住一段时间,等伤愈才离开?”

她说的也是实情,光明神能不能追踪过来,还不确定,如果能的话,那他们现在没有反抗之力!

要是藏身在瑶池,那自然会被隐藏起来,就算追踪到这里,瑶池不出面交涉,也可以推说不知。

这话一说出来,老妪师姐便皱起了眉头。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私自偷偷和陌生人溜出去,数日不归。还想要带陌生男子入瑶池?”

沈浪听着一下想起来了,以前在不周山见到玄女,还有她的师父流云仙子,都是戴着面纱的,而且也从上官天元他们听说了瑶池男人勿近的传说。

梵雪瑾和这师姐没有戴着面纱,应该是因为在瑶池这里,一般不会有外人过来,所以没有准备。一旦外出的话,也还是会戴上。

至于不能带男人进入,这也很好理解。

别说瑶池这样历史悠久的古老门派,就像地球上的天山冰宫,也一样是这样的规则。

女修是修真界的弱势群体,她们的女修门派,是天然的抗拒排斥男人,视之为对手、敌人。

“我……我……”

梵雪瑾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情。

她并非勾结陌生人的私奔,但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思和理由,当时就是没有汇报的私自溜出去了。

现在也是出于朋友义气,但对于师门,这就是要带着陌生男人进入瑶池,是违反门规祖训的。

“那……能不能允许他们在这附近疗伤休养一下?”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那老妪没有看她,此刻紧盯着沈浪,大概是想要看出沈浪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过很可惜,即便瑶池底蕴深厚,即便她年纪不小、阅历众多,也无法看出沈浪的来历。

毕竟沈浪不是中岛大陆哪个门派的,而是来自于地球。

尤其是沈浪现在的年纪这么轻,让她觉得肯定是哪个大门派的优秀弟子,越这样推测,就越发察觉不出来。

和梵雪瑾、和加百列他们一样,在这一开始,狗神又一次被忽略……

她本能也以为这一头兽神,是沈浪豢养的,或者互助契约的兽神,所以只需要理会沈浪就好了,不需要理会这兽神。

沈浪保持着很淡定的姿态,这会儿也不需要硬顶之类,因为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气势。受伤这么重,也是掩饰不了的。

“见过瑶池的仙子,在下沈浪。”

看她的年纪,沈浪还是出于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

这让梵雪瑾微微撇嘴,当然对她好像没有那么客气。

不过这会儿她是想要的帮助沈浪和狗神安顿下来,当然不会去计较这些。反而是沈浪不需要她叮嘱,能礼貌的跟她师姐打招呼,让她欣慰不少。

“你师承何门何派,师父是谁?来瑶池作甚?为何……”

她大概想要说为何拐走梵雪瑾,但看了梵雪瑾一眼,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但这寻根问底的话语,已经是有质问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