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神之出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神之出手

狗神和梵雪瑾一直是保持着高度戒备的状态。

他们跟沈浪是一个阵线的,里面在和光明神对阵,也就等于是在打仗,他们当然不能拖后腿了。

但他们是无法感应到里面的情况,只能是戒备之下,看着神殿门口。

当沈浪出现的时候,两个都有点惊讶。

因为刚刚进去时间不久,以沈浪缓缓移动的速度,应该只不过才进去,怎么又出来了?

一时间,他们都是蓄势待发,时刻准备着战斗。

沈浪已经出现在门口,后面还有两个面『色』不善的使徒,双方都剑拔弩张了。

沈浪暗暗苦笑,人已经看到了他们,但却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

带着他们藏身到天书空间,这是他最后的手段。但现在也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了,万光明神可以控制住呢?

之前屡试不爽,是因为敌人还没有强大到这种程度,就算是大仙,也是控制不及的。

但光明神的实力,真的是深不可测,直接就把他镇压到了这个程度。搞不好也能把周围的环境完全的控制住。

如果这最后的手段都失败了,那就真的是连沈浪的信心也挫败了!

要是他也完全的灰心了,狗神和梵雪瑾就更加应付不过来了。

沈浪已经一步步的从台阶上往下走。

加百列两个,在殿门内侧,并没有跟着出来。

但他们目送着沈浪的眼神,却仿佛如利刃一般,恨不得把他洞穿了。

狗神和梵雪瑾已经上前了几步,到了台阶的下方,接应着沈浪下来。

不过刚才台阶的状况,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也没有往前踏步上去。

当然,沈浪很清楚,台阶其实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他现在一步步的往下走,已经没有一点镇压,就是普通的下台阶。

他现在走得不快,是因为身体已经快要散架了,此刻是靠着圣甲托着。

就像殿内的距离一样,台阶下去的距离也是固定的,给沈浪的时间并不多,他必须要做出决定。

而在这个时候,最为稳妥的决定,也就只有天书空间这一个了。

其他的方式,基本上就是以卵击石了。

就在他下定决心的时候,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沈浪已经答应了,作为神的使者回去地球!现在他是出来邀请你们两个协助他!”

这自然是光明神的声音,狗神和梵雪瑾一下都惊讶了起来。

沈浪也是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光明神居然会先如此放料出来。

刚刚说好的是给他一个商量的机会,现在这就等于先斩后奏的帮他决定了。

一下就把他架起来了,让他背叛了朋友的阵营。

“你们也没有选择,如果拒绝,就要留下来折磨百年,以此赎罪!”

殿门里面的加百列他们,听到光明神的话,也是呆愣了一下。

怎么也没有想到,神居然会选择沈浪作为神使!

这可是敌人啊,杀了很多核心的敌人,怎么能成为神的使者呢?

但他们是不敢也不能质疑神的,对于神的决定,只能是完全的服从和相信。

不过后面的一句,则是让他们欣慰了起来。

神要让他们留下来折磨百年赎罪,这是让他们非常满意的惩罚!

既然神能想到这一点,那这一次使者的任务,肯定也不简单。

只是作为有仇的人,他们当然还是希望沈浪拒绝,直接把他们关起来折磨,想想都过瘾。

以他们的境界,本来心境很高,是不会为了一点仇恨而情绪波动的。

但这一次的事情,实在影响太大了,八大使徒被斩杀,这是前所未有的重创,谁也不能淡定。

沈浪商量会是什么结果,光明神应该都能猜到,也猜到他们很可能就会逃跑。

所以现在他提前公布出来,就是让沈浪没有退路,也让狗神和梵雪瑾直接明了。

而现在沈浪还在台阶之上,他们三个还没有走到一起,想要一起抱团逃跑都来不及。

“吼!”

狗神猛然暴喝了一声,身体立即迅速的膨胀了起来,在恢复本体的状态,同时他的咆哮,已经有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往神殿而去!

虽然它是对着正门,但却是越过了台阶之上的沈浪,冲向了神殿大门。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股吸力,把明显受伤不轻的沈浪吸下去。

梵雪瑾则还是防御为主,这会儿的状况,她也不能窝藏在那个贝壳法宝里面,要不然被人直接连法宝一起端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覆盖了这一片的区域。

在神殿门内的加百列两个,正全力防御,却发现那汹涌咆哮而来的冲击力,一下无形的消散,到达不了他们的面前。

而沈浪是从台阶上面被吸起到了空中,也不过悬起了一尺左右,就失去了支撑!

最明显的,则是狗神了。

它是恢复本体,但还没有暴涨到神皇巨兽的真容,就被强力的镇压了下去!

不仅仅它咆哮出去的冲击力没有了,吸沈浪的力量没有了,整个身体还被碾压一般的挤迫下来,片刻间,又回到了刚刚一条狗般的大小!

它变大变小,都是自身的能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刚刚在恢复本体过程中,直接被外力强压的缩小,那过程就是非常痛苦的了。

比如一个气球,充气可以放大,放气就会缩小,都是自然的过程。

可是如果不是充气,而是直接的拉扯扩大,则可能会撕裂。

要是在充气变大的状态之下,不是放弃,而是强力挤压它缩小,则会爆裂炸开。

狗神的情况不是很类似,但情况却要更加的严峻,整个身躯被全方位的挤压,强行缩小,那是三重的痛苦!

一重是它恢复没有得到完成,中断得痛苦。另外一重,强力镇压的痛苦。第三重就是肉身被碾碎重塑一般的痛苦。

这些加起来,让它曾受到的痛苦,几乎跟沈浪刚才最后几步承受的压力痛苦一样了。

旁边的梵雪瑾,是没有被重视的,但也没有被无视掉,她此刻也是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精神上的强大镇压,让她几乎马上垮倒下来。

所有发生在瞬间,失去了支撑的沈浪,也从一尺的高度落下。因为知道他的情况,光明神这一次并没有再搞他,倒还是轻松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