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围魏救赵-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620章 围魏救赵

沈浪对于綦沣铁棍是非常有信心的,它的特质就是够强硬,所以和别人的法宝硬碰硬,那是用自己的优势去砸,根本不怕会坏。

除非是像死水鞭一样有腐蚀效果的,就像之前他对于神光不了解之前,不敢冒险。

而在一棍砸中了权杖之后,沈浪的早已经第二棍第三棍的接着砸过来了!

那权杖第一下是让梅隆手震,紧接着又一次次的砸过来,就真的是完全的颤抖了起来,几乎要脱手飞出去。

拉斐尔的火焰此刻是攻击到了沈浪的后背,但沈浪元气撑起来的一个防护罩,直接把火焰挡在了外面,暂时无法碰到沈浪。

狗神可没有闲着,它是压低了自己的实力,但依然是非常的强大,非常的快速。

沈浪猛砸梅隆,它则是攻击向了拉斐尔,使得拉斐尔马上自顾不暇,火焰必须去攻击狗神,以免自己遭殃了。

而梵雪瑾到现在为止,还是在后方以箫音攻击,并没有近身。

箫音则是分别对他们三个都有影响,无论是拉斐尔还是梅隆,都要分一份心思去应付。

如此一来,空中加百列就是唯一闲着的一个,单单应付那一份音波攻击,还不能拖住他。

在空中他也是可以看清楚所有的状况,此刻拉斐尔的压力还是要轻松一点,梅隆是被沈浪压着打,看那样子,一棍棍的下去,一个没有撑住,就要被砸中!

堂堂十大使徒之一,别说被砸死,便是被砸中了,也是非常丢面子的问题啊。

所以这会儿的加百列,便在空中施以援手!

他手持长剑,以飞快的速度,对着沈浪的后背刺了过去!

他的长剑同样也是法宝,在还没有到之前,已经有剑芒延伸出去。而相比起拉斐尔的火焰来,他的剑芒或许可以破开沈浪的防护罩。

就算剑芒还没有直接的破开,也会有很大的冲击,等剑到了的时候,便能直接刺入过去。

加百列也没有想这样一剑就能把沈浪击杀了,因为刚刚沈浪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也有点惊讶。

但现在这一剑,却一定是可以让分沈浪之心,让他转移对梅隆的袭击。

围魏救赵的计策,是非常有效的,除非对方想要同归于尽。

而只要让沈浪回身面对他的攻击,梅隆也就有了喘息的机会,就会形成一个双双夹击的效果。

就在剑芒破开沈浪元气防护罩的时候,剑尖也快要到了。

持续高速度对梅隆砸击的沈浪,也是快速的回了一棍,在长剑攻击到他身体之前,及时的挡了过去。

这一切跟加百列的预测是一样的,他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围魏救赵的效果。

梅隆自然也是默契的感应到了,沈浪撤了铁棍出去,他心里一松,本来已经震得快要脱手的权杖,再一次汇聚了力量,直接对准了沈浪刚刚转过去的身后!

这一次距离这么近,沈浪回身过去来不及阻挡了,要么是应付加百列的攻击,要么就要承受他这一击!

眼看胜券在握,这一下就算不能把沈浪击垮了,也能够击伤一点,让梅隆充满了激动。

等等……这是什么鬼东西?

就在权杖之力还没有爆发出去的时候,他发现权杖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了一个东西。

一眼看看清楚了,那是一根链子,另外一头是在沈浪的手里!

沈浪虽然回身阻挡加百列的攻击去了,但另外一只手,却是多了一条锁链,直接缠绕在他的权杖上面。

不管这是什么东西,他都必须要马上袭击沈浪,绝不能再给沈浪机会!

刚刚的一顿敲打,让他苦苦支撑,仿佛没有还手之力,其实只是因为失去了先机,沈浪的速度又快又是持续性打击,他要随便怎么动都会挨上一棍,只能挡着。

哪怕都是在自己人面前,这也是非常的丢人啊!

所以在加百列帮他解除了被动之后,他必须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但就在这个时候,骤然感觉无比的严寒从权杖透了过来!

他的力量正要飙出去的时候,骤然来一股透心凉的严寒过来,让他一下凝顿了,那一种意外的受惊,差点让他走火入魔!

这是之前在唐城买给落轻舟的星云锁链,后来他一个人去探访巨兽世界的时候,她们把所有的法宝都给他了。

当时是觉得以她们几个的境界,在地球上基本上无敌了,不去到中岛大陆之类,不用法宝也没有问题。所以沈浪即便自己的实力超凡,还是带上了,以免她们担心。

这一次倒是用上了星云锁链。

星云锁链适合落轻舟,就是因为适合冰宫的功法,因为它的特质,就是强化寒冰之气。

沈浪并不懂冰宫的功法,但一法通万法通,冰系功法的本质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无非就是阴寒气息,以他现在的境界,哪怕不那么专业,释放出的寒冰之气,也远胜于落轻舟了。

想当初落轻舟运用起来,寒冰之气就能直接把人完全的冰冻碎裂。

现在沈浪释放出的阴寒之气,更加的强大,再经过星云锁链的放大强化,其威力自然非同小可。也亏得梅隆的境界很高,要不然直接全部冰冻,然后一震就粉碎了。

不过饶是如此,这寒气也直接顺着手侵入到了梅隆的体内,让他差一点的岔气。

刚刚加百列从后面对沈浪的袭击,算是达到了围魏救赵的效果。现在沈浪这一次星云锁链的袭击,同样也算是一次围魏救赵。

如果梅隆要继续轰击沈浪,那他自己会被寒气攻心,即便不会当场死亡,也会是非常严重的后果。要么他必须先撤消了攻击,权力防御寒气。

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松手放开权杖!

这样的话,没有了权杖这个媒介,也就刚刚透过去的一些寒气,不持续的涌入,是要安全得多。只是他肯定不甘心的,那是他的法宝武器。

说时迟那时快,现场根本就是零点零几秒的时间,根本没有思索和分析的时间,完全是要依靠本能和经验做出最佳的判断和最快的反应!

而梅隆毫无疑问,还是以个人安全为第一,因为两败俱伤的话,焉知沈浪会不会重伤?要是沈浪有防御的办法,光他受伤就亏大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