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目标法宝?-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61章 目标法宝?

“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等你准备好了再出手。”楚河接着再说了一句漂亮话。

其实这样说除了个人和楚家的声誉之外,也是因为他已经从楚云城那里知道了,沈浪不是运用法术,而是靠着速度偷袭的!

所以他这番的用意,也是想要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当众狠狠的虐沈浪一番,才能把楚云城丢的面子捡回来。

“谢兄弟,你怎么看?”谢优旁边一个,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

谢优微微摇头:“这位沈浪朋友,我不太了解,但起码应该是达到归元境后期了吧。而楚河先生……早就听闻是归元境巅峰,距离突破还虚境,也就一步之遥,说不定现在已经突破了。”

“还虚境……”那人轻叹了一声:“楚河才三十多岁啊,板上钉钉能入还虚境。”

“所以这沈浪就是自己找死!我觉得他后期都没有达到,估计对楚公子也是偷袭造成的。”另外有一个人不屑的加入了讨论。

谢优没有再言语。

他之所以会那样说,是因为他自己就是归元境后期,楚云城也是归元境后期。就算他们两个都是认识不足的轻敌,让沈浪有了偷袭的机会,但也绝对是有归元境后期的境界,要不然还是能轻松破解的。

但这关系到他自己的面子,是不方便当众说出来的。

他的目光看着沈浪,刚刚的话,看似随意的回答别人的问题,但多少也有向沈浪透露一点信息的意味。沈浪这会儿能不能分心听到,他就不保证了,总不能大声的提醒吧。

而且他并不乐观,就算沈浪知道了楚河的实力,打起十二分精神,境界的差距,也是弥补不了的。

岳百川他们就在旁边一点的地方,比场中央的沈浪近多了,当然是一下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当即脸色惨白!

上次沈浪能直接打爆归元境中期的修士,在他们看来,应该是到了归元境后期,这也是其他人不得不服缘故,归元境后期基本算得上是平西第一修士了。

因为他们只有初期的境界,关系也不熟,不清楚楚云城具体的境界,昨晚上从楚云城的出手,也是猜到他是归元境后期的境界。沈浪能成功的击败,应该还是抢攻的因素。

谢优的具体水平如何,他们一样不清楚,但估计至少和楚云城一个级别,现在他说出沈浪是归元境后期,也就基本上确定了。而对手楚河是早已经到了归元境巅峰,临门一脚就突破还虚境了,甚至可能现在已经突破了!

这差距……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和中学生,怎么让也可以轻松完败啊!

他们心往下沉,现场却是有不少人兴奋了起来。说到底楚家是如雷贯耳,而沈浪之前都没有听闻过,心理上就已经占楚家这一边了,楚河肯定是现场最强的,从崇拜强者的角度,也是支持他。

沈浪沉吟了一下,除了分析一下楚河的用意,也是想着今晚到什么程度。楚河他是踩定了,必然要成为垫脚石的。只是简单的踩着上位,还是踩着尸体上位?

从情绪角度,楚河的印象无疑要比楚云城好很多。

而刚刚谢优的话,他也是听到了。这在别人听来,谢优是装逼,显摆他了解多。但有过早上的一席话,可以猜到谢优是用这样的方式向他透露信息,提醒他谨慎。

归元境巅峰么?

沈浪感觉遇到的敌人,也就以楚云城谢优这样归元境后期的最强了,巅峰的打起来不知道爽不爽?濒临突破还虚境的又会强到什么程度?

“行了,别婆婆妈妈了。就你个杂种……不对,打杂的喽啰,我理你已经给你面子。你不用法术、法宝,我同样不用!”

沈浪这话一说出来,现场几乎一片哗然,除了岳家的,几乎都是喷沈浪的。

“什么玩意儿!人家谦虚一下,他居然真把人当打杂的了。”

“这么狂的人,居然能活到现在,也是一个奇迹了。”

“那今晚上我们就要见证这个狂妄奇迹的陨落了。”

“楚河阁下真的好脾气,换作我的话,直接让他趴下了!”

“嘘——你还别不服气,换作你的话,直接像那几个老外的下场了。”

超凡武者不屑归不屑,还是不敢太大声,以免被沈浪盯上了,毕竟是楚河牛逼,不是他们个人牛逼。但那些修真者,顾忌就没那么大了,一样在奚落。

“这小子也是强行装逼啊,我看他是很清楚根本无法对抗得了楚河,也没有法宝,干脆说点大话,到时候还可以遮羞一下。”

岳百川等人,则是脸色难看。在楼上看着的岳镇南,则是暗暗叫苦!

‘完了!浪哥这是中了激将法啊。这会儿管什么面子啊,直接各种法术、法宝砸过去啊!’

其实谁也没有想到,包括沈浪都没有想到,楚河还真有激将法的用意!

他已经见过了楚云城,对于昨晚的大败,楚云城当然是羞愧不已。虽然基本如实相告了,但还是为自己美化了一下,一方面是说沈浪偷袭并且速度很快,另外一方面是说沈浪有法宝。

证据就是他的剑伤,他自己都没有看清楚,就被连续刺伤了五剑。速度再快也快不到这程度啊,必然是手里有什么法宝。而且他和田鲁宁都没有看到沈浪手里有剑,更证明那不是一般的法宝。

正因为如此,楚河才会保持着克制,想要再多观察了解一下沈浪的情况再出手。最好是能报仇,并把这法宝夺过来,而自己又不能有任何的损失。

沈浪引过来,让他意识到暴露了,这才现身的。刚刚高姿态的话,要的就是激将沈浪不用法宝。

楚河要比楚云城成熟沉稳多了,当着众人的面,先把戏做足了,没人怀疑他什么,都觉得他很有风度。不过风度、气势已经有了,再不出手,就真的是磨叽了。

“小心了!”低喝了一声,楚河的脚先动了,在地面一踢一挑,当即把镶砌在地上的一块大石头,直接掘了出来,直接向沈浪砸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