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信仰与生命-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563章 信仰与生命

教宗和布鲁克斯虽然没有靠近过来,但远远也能看到一滩肉泥,血肉模糊露出白骨,还有很多甩飞出去的肉片,画面无不让人反胃。

而他们两个现在,更是感觉到瑟瑟发抖!

布鲁克斯不说了,他是今天才第一次正式的见沈浪,之前应该也只是有所耳闻。

教宗君士坦丁五世则不一样,是随同一起前往过另外一个世界,跟着沈浪一起战斗过,也听闻了他在天都的种种。

但不管是在中岛大陆上面的种种,还是这次对巨兽的巨大胜利,抑或是以前对巨魔等,无论多么的威名赫赫,终究并没有直接的和他们关联。

刚刚这不一样,这已经不是打败他们光明教廷的高手了,而是击杀了来自天堂上界降临的神使大人!

神使,在他们看来,这还是神的自谦,理论上应该就是神的分身降临。

居然被沈浪给击杀了!

这是他的信仰寄托,击杀了神使,比把他们个人击杀的影响力更大!

这一种感觉,就好像一般的信徒、主教,亲眼看着有人把教宗击杀了一样,那是要疯狂和崩溃的。

教宗和布鲁克斯两个,毕竟也不是一般人,还是有着冷静的理智。更主要的是,刚才沈浪一声喝斥,就能把他们摔飞出去,这是实力差距。

所以这会儿他们两个有点信仰崩塌的感觉,但不敢疯狂的上前为神使大人报仇。

其实他们两个现在除了崩溃的感觉之外,连逃跑的念头都没有升起了。

毕竟神使大人都如同屠狗一般的斩杀,他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沈浪仔细的盯了保罗神使一会儿,更是完整的监视了周围,确定那元神已经散灭,并没有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体、或者逃离这里,才放心下来。

然后没有再理会那一滩血肉了,保罗算是他的朋友,这也算是为保罗报仇了。

但本身并没有什么好怀念的,因为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到要为保罗大主教报仇的地步,这只是顺便。

再说了,对于保罗大主教来说,他并不会觉得是被谋害了,而可能是一种荣光的献祭。

布鲁克斯刚才和教宗是分开了方向逃跑的,这会儿是捂着穿洞的肋部,勉强来到了教宗的旁边。

以他现在的情况,需要的是马上治疗,或许还能救回来一条命。

但没有了神使大人,他重新转移灵魂续命的机会没有了,而且也未必还能够活下去,这会儿不挪过去教宗旁边,他都无法安心。

教宗在他过来的时候,也是回过神来了,不过他也是暗暗叫苦。

他虽然和沈浪打过交道,但交情是比不上保罗大主教的,现在沈浪连神使都斩杀了,会不会饶了他?

两个人看着过来的沈浪,无法说出话来。

“我把你们的神使大人杀了。”

沈浪的话,教宗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

布鲁克斯更是连点头都做不到。

“你们没有意见?不想要为他报仇?”沈浪又问了一句。

这一次布鲁克斯反应过来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保命都难说,哪里还敢说报仇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现在这样就算能够捡回一条命,也是支撑不了原来的实力,但好歹活着,活着就有希望,要是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他赶紧硬着头皮答道:“不敢、不敢,您看我们这个样子,根本不需要您动一个手指头,就能把我杀了,哪里还敢报仇啊。”

他这明显带着拍马屁的恭维了,自以为说得也是比较好,希望能够让沈浪满意。

但沈浪却盯着他问了一句。

“不敢?也就是说,你们是想要报仇,只是实力不如而不敢动手?”

这一句说出来,直接让布鲁克斯吓得跌坐了下来,肠子都从旁边大洞漏出来了一段。

“不、不,我们不敢报仇,也绝对不想报仇,我们是非常、非常……”

他这会儿是真的瑟瑟发抖,紧急之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求助的把目光看向了教宗。

在他应对这几句之下,教宗却是已经逐渐的平静下来了。

“没错!你杀了我教的神使,本身就是弑神行为,我个人信仰是应该坚决扞卫的;身为当代教宗,我更应该带领大家一起向你发起攻击,为神使大人报仇!”

完了!

布鲁克斯直接瘫倒在地上了,教宗这话,应该直接就把沈浪激怒了,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这已经做好了等死的准备了。

“刚才,即便我们技不如你,我们也一起动手了。现在只能干看着,没有出声为神使大人报仇,不是我不想,也不是我不敢,而是实力相差太大,我这么做没有意义。”

沈浪已经没有理会地上的布鲁克斯,而是有点欣赏的看着君士坦丁五世。

教宗毕竟是教宗!

他的信仰要更加的坚定,可以为了信仰去死,能够做到首席大主教的保罗,应该也是一样的。

现在教宗也是做好了赴死之心,只是想要有尊严的死去。

为信仰而死,对很多普通人是不可思议的蠢事,但对很多人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

这种信仰,包括了宗教信仰,也包括了坚定的理念。比如很多革命先烈,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也是坚定的革命信仰。

“谢谢你让我说完,我不会求你饶命,你如果留着我,我终究会找你报仇,也会组织人向你报仇。你要杀我,我也不会有任何怨念。”

教宗说完之后,做了一个他们光明神教的宗教手势,目光变得平和慈祥,仿佛是大型宗教活动面对无数信众时候的坦然。

在这一刻,他是平静的,虽然说着终究要报仇和组织人报仇,但本身此刻是没有任何攻击意图,甚至连防御也没有。

但沈浪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此刻的教宗周身有一层淡淡的光环!

这种光环并不像刚才那个神使连眼睛都放光的神光,而是一种无形的感觉。

“你对信仰超过了生命的态度,赢得了我的尊重!”

沈浪认真的说出这一句话。

同样准备等死的教宗,情绪没有波澜,但地上吓得等死的布鲁克斯,却一下燃起了希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