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狼狈-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559章 狼狈

保罗神使多方面的对付沈浪,沈浪当然也是全方位的袭击。

刚刚看似被他逼在了扇形包围圈里面,死水鞭是不得已的反击,但实际上他同时还在准备着精神力的攻击!

刚才第一波被击中了,虽然受伤并没有太重,只是一阵的头疼了,后面第二波的袭击,也被他抢攻化解了。

但对于沈浪,这就是必须要扳回来的一城!

此刻保罗神使主打神光攻击,沈浪则是反过来加上了精神力的攻击。

刚刚死水鞭和神光的正面较量,让他也是放心了下来。虽然神光可以渗透攻击,但并不能奈何得了死水鞭。

只要接触到了死水鞭,便是有神光护体,依然是要被腐蚀透!

死水鞭的腐蚀,不仅仅是伤了保罗神使的手掌,更是让他大吃一惊。

而这,就是沈浪的一个机会!

所以当他问出“冥域”的时候,沈浪的精神力攻击已经到了。

和他之前用过的方式一样,沈浪也是让精神力形成一束,宛如尖锐的钢钉对着他的脑袋刺入!

手掌的受伤,更多的是让保罗神使惊讶,并没有太在意这一点伤,而是想要弄清楚死水鞭的来历。

但现在精神力冲击的头疼,则是让他恼羞成怒了。

这是有样学样,这是模仿他的攻击,用他的攻击方式来攻击他,这就是有意的羞辱他!

更可恶的是,因为他的大意,竟然已经被袭击成功了!

这是比手掌受伤、头疼更加难以接受的。

让他非常郁闷的是,他另外一掌的神光攻击,也没有成功。

刚刚他看手上伤势的时候,沈浪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已经避开了他的神光扫射。

而在他恼羞成怒的时候,没敢抓住的死水鞭,换了一圈,又一次的甩到了他的面前,这一次是直接向着面门而来!

刚刚入手的触感,以及发现这是冥域死水之后,保罗神使也不敢怠慢了。

因为这不是固定的长鞭,虽然有鞭的形,但也可能以水的形态飞散开来!

到了面门,他倒不是怕毁容了,但如果直接把脑袋腐蚀了、把喉咙融断了,那这一具身体,也就被毁了。

所以他顾不上头疼,顾不上愤怒,必须赶紧闪避了起来。

虽然他还是有神光护体,但也不敢以身试法。

这就跟刚才沈浪避开他的神光一样。

而沈浪的死水鞭是手里在执行,已经占据先机的精神力,也再一次的攻击了起来!

之前保罗神使,对他的第二波精神力攻击,是再凝聚了一束束尖锐的精神钢钉刺过来。

结果已经被他提前化解了,现在他当然不会重蹈别人的覆辙,这第二波的攻击,并不是重新凝聚一束束的精神力去攻击,而是直接在原来的基础上发挥!

已经成功袭击的那一束精神力,沈浪留了一个后手,现在是直接让它爆裂了开来!

如果开始不汇聚成束,比较难击中,但现在已经在他脑中,就好办多了。这一爆裂开来,虽然分摊弱了,但引发头疼的范围则更大了。

正后仰并后退避开死水鞭迎面一击的保罗神使,感觉到脑中扩散范围的头疼,更是郁闷不已,他马上爆发了!

退避的是死水鞭的攻击,对于精神力,他还是有强大的自信,爆发反扑,直接让精神力犹如实质性的灵蛇一般,向着沈浪的脑袋钻了过去。

他直接放弃了对沈浪精神力的对抗,而是以攻为守。

而在退避的过程中,他的手里面,也再一次出现了变化,先是浑身的护体白光一下收敛了,然后双手变成出现了两团强烈的白光。

紧接着白光变成了一道道的十字光波,或大或小,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向沈浪覆盖了过去!

但在骤然之间,沈浪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十字光波蕴含着强大的冲击力,但却是扑了一个空,其结果是把后面的墙壁完全的轰透了!

冲击力依然继续的扩散了出去,让外面的教宗和布鲁克斯两个都是震撼了起来,他们这会儿从毁了的墙壁,也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但这扑空也就是搞了破坏,精神力全力一击的扑空,才是让保罗神使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那是一种精神上“趔趄”了一个跟头的感觉,非常的不好受。

而让他警惕的是,沈浪藏身到哪里去了?

身后!

这是自然能够想到的,所以他马上回身,不顾精神上的非常不舒服,又一波十字光波轰了过去!

这一下,是把另外一面也完全的轰开了。

这本来是在地下五层,好在本来就有一间间的屋子,轰过去之后,墙壁碎了,力量就冲过去了,空间卸力,否则直接轰在结实的地底,反而会引发大的震动。

发现后面并没有沈浪身影的时候,保罗神使马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他的境界,不需要回头,神识清楚的观照到,沈浪就在他的后面,死水鞭已经攻击到了他的后背!

保罗神使马上往前面蹿了出去,已经被破开的墙壁,可以让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阻碍的快速向前。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后背依然是被触碰到了一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也把他的衣服俯视透了,直接到了肌肤,也出现了一片的腐烂。

这让他非常的狼狈!

尤其是前面一波攻击,已经让墙壁破开,让外面的教宗和布鲁克斯两个人都看到了里面的情况,这就等于看着他这个神使吃瘪了!

更令人无奈的是,沈浪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整个过程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他并没有意识到沈浪已经是消失了,以为是以飞快的速度到了他的身后,又在他往身后攻击的时候,再回到了原来的方位,完成了袭击。

但在那一刹,他不仅仅肉眼没有看到,神识也没有追踪到,沈浪的速度,已经快到如斯?

“这就是神使吗?被我如同落水狗一样痛殴的神使?”

沈浪冷笑了起来,这话不仅仅是说给保罗神使听的,更是给教宗和布鲁克斯听的。

而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手一挥,碎裂在地面的砖石泥土座椅等,一股脑的往保罗的方向砸了过去。

保罗就仿佛被飓风吹走一样,身边跟着大量的废墟吹过去,好不狼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