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跪下求我-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8章 跪下求我

岳百伦只是归元境初期,面对归元境中期的修士,已经是无法弥补的差别。岳百川昏迷两年,醒来调养不过一个月,虽然还算是归元境修士,但更重要的是世俗身份,实力实在勉强了。

换句话说,对方一眼看出岳家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之前岳百川对于楚云城的评估,以为是归元境中期,还赞叹楚家不愧是豪门,如此年轻的子弟,就比他们几十年还强大,那就是底蕴的差别。

而现在看来,楚云城应该是归元境后期的修士!

田鲁宁本来是不便直接和岳家撕破脸的,所以还是一直在忍着,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楚云城的姿态,让他一下挺直了腰板,不就是一个老弱的岳百川吗?

“岳百川,我已经给你们很大的面子了,可你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楚家放在眼里,是我问你想要怎么样!”

岳刚脸色铁青,之前田鲁宁还口称岳老,现在直接称呼父亲的名字,而且还是伸手指着鼻子喝斥!

可是他也无法说出话来,身为岳家的家主,他的身份代表和能动用的势力,是能和副市长的田鲁宁硬顶的。但正因为家主的身份,让他面对楚云城强势,不得不忍住。

忍!

连父亲都只能忍着,岳刚也只能忍着,这会儿他必须先做好家主的责任,压下父亲的怒火。只是沉着脸,过去查看儿子的情况。

看到把岳家压下来了,楚云城扫视了一圈,对着楼上说道:“还不出来吗?是不是要让岳百川跪下?”

“欺人太甚!”岳百伦抑制不住了,拨开了岳百川的手,往楚云城迈步过去。

岳家在平西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便是对叶家、大玄门、灵鹤拳等的示弱,也是主动的,被欺上门来就只有一个多月前那次,但因为沈浪的存在,是扬眉吐气的一战。

他也没有对楚云城偷袭出手,而是要上前理论,好歹大家都是修真者,楚家强大也不能这样仗势欺人,对岳镇南的出手打伤,已经很过分了,竟还说要威逼他兄长跪下!

可是他才刚刚迈了一步,楚云城随手往后面一挥,当即一股重力袭击在了他的膝盖,让没有准备的岳百伦,直接跪倒在了地面!

“你——!”

岳百伦也不顾能不能打得过,便想要起身反击。但这时候,却见自己被一股力量牢牢的压制着,仿佛驮着千钧山岳一般,必须全力去抵抗,要不然随时压倒在地上。

“你算什么东西?”楚云城轻蔑的一笑,伸手隔空一拍,一股强势的气劲,直接把苦苦支撑的岳百伦卷了起来,直接摔了出去。

“楚公子!有话好说,我们岳家跟楚家可没有任何的恩怨。”岳百川沉声说道。

眼看着孙子和弟弟被打倒,还不知道伤势如何,让岳百川心情非常的沉重。但他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要不然的话,今晚上很可能就是岳家覆灭之日!

楚云城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依然对着上面自说自话。

“还想要让我们等半个小时吗?可以。我有耐心等着,不过每一分钟我就杀岳家一个人,我看看你有没有耐心装逼到底!”

这话说出来,抱着儿子的岳刚震颤了一下,岳百川也其浑身发抖。

正常状况来说,即便楚家拥有如此实力,也是不敢真的如此草菅人命。但这个楚云城只是一个年轻人,这里也没有楚家的长辈约束,田鲁宁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就像他刚刚连续重创了岳镇南和岳百伦一样。

别说他们了,便是田鲁宁,听了也是一震。他是副市长,如果在平西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会受到极大的牵连!

但他随即又想到,楚云城应该也不会真的,只是要把凶手逼出来而已。

“滚出来!”田鲁宁怒喝了一声:“你仗着有点力量,就重伤了普通人,现在面对真正的强者,就龟缩不敢露面了吗?”

他们进来也不过一会儿的工夫,沈浪在上面,对于客厅内的动静,完全是了如指掌。

和田静文的恩怨,是因为郑雨梦,他们设局让警察来抓女票。这如果只是富二代的话,沈浪是当场收拾了。下暗手并有意发酵开来,就是要给田鲁宁一个下马威!身为父母官,儿子欺男霸女性质严重多了。

所以刚才神识感应到田鲁宁来了,直接放话让他等半个小时再说。

但沈浪对同来的年轻人楚云城预估不足,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实力不弱的修真者,更没想到如此的强势。

以岳家的实力,本来是能抵挡住田鲁宁压力的,但现在楚云城的不按规矩,就让局面混乱了。如果他再不出来,岳家有更多死伤,都是因为他的关系。

而现在感觉到了楚云城的实力,也不能让他惊扰到了郑雨梦的修炼。

在田鲁宁话说完的时候,沈浪已经出现在了楼梯口。

他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脸上,气氛也再一次的紧张了起来。

“混账东西!你对田静文做了什么?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死得很惨,会让你一家牢底坐穿!”

看到沈浪的那一刻,田鲁宁已经放下了他的官职身份,变成了一个愤怒父亲。刚刚都对岳家威胁和动手了,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直接咆哮着威胁。

会让他如此快速的寻找到沈浪的落脚点,并且不顾影响亲自赶来岳家,当然不是撞柱子的外伤。

除了鼻子膝盖的外伤不轻之外,更是昏迷不醒。医院只能判断说是脑震荡,需要时间观察。但楚云城动手,都没有办法让田静文苏醒,还发现有怪异的禁制,才确定是被人阴了。

“跪下求我啊。”

沈浪淡淡的开口,看都没有看他,目光落在了楚云城的脸上。

“求你妈!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抓起来!”田鲁宁身居高位掌握实权,便是一把手有意见,也是含蓄的提出,什么时候被人逼着下跪?

刚才楚云城让岳百伦跪倒,让他觉得很爽很解气,现在沈浪让他跪倒,却是让他本来就火冒三丈的怒意,更加的飙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