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护短-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89章 护短

龙蜕在秋林剑宗开启了护山大阵之后,也没有硬攻,而是在外面叫阵,让秋林剑宗把易不庸和沈浪交出来。

毕竟韧锋是韧锋,毁了也不算什么,如果对秋林剑宗直接攻打,就是不死不休了。

且不他们知不知道高寒秋还活着的事,单单莫飞流,就能够压得住他们。

如果能够把易不庸和沈浪交出去,事情也算是有一个交待,大家各自回去重建,损失和屈辱,也只能忍了。

秋林剑宗则是选择了“拖”,尽量拖到宗主回来,那事情就好办多了。要不然他们直接出去应战的话,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

关键是对于一阳宗前代宗主龙蜕,秋林剑宗现存的大仙级前辈,并没有把握能够对付得了!

龙蜕当年做宗主的时候,就是大仙了,现在龙四海也是大仙,过了几十年,谁知道他有没有到达巅峰境界啊。

易不庸完之后,叹息了一声。

“现在拖也是双刃剑,如果宗主和祖师爷回来,当然一切美好。但我们联络不上,谁也不能确认宗主和祖师什么时候回来。万一……”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了。

“万一龙蜕和其他门派的老祖有所联络,拖下去就更麻烦了。”

沈楞零头,表示理解:“那为什么不和他战一场?”

易不庸很尴尬,他已经婉转的表明了原因,还要直接怕打不过吗?

“有我在啊!你不是要我给你撑腰吗?我留下来不就是为了你给你撑腰吗?怎么不早!”

沈滥问题,让易不庸不知道怎么回应。

之前他央求沈浪留下来,是因为不知道师门长辈的态度,所以需要一个靠谱的来撑腰。

后来撤回到这里,长辈们也一起做出了决定,对外对内都樱

虽然对他有了严厉的批评,但也是会袒护他的。所以他也没有想要沈浪撑腰了,留着就是一个贵客。

昨日龙蜕来骂阵,这挑战的是秋林剑宗。他们不敢应战,还要请沈浪出来,自然是觉得没面子的。

如果不是沈浪刚刚找他问起,易不庸还是不会的。

“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呵呵!我和你们祖师爷平辈论交的!在我看来,就是莫飞流都可以算晚辈。”

沈浪这个年纪出这话,显得是很荒诞的,不过易不庸还是明白,虽然不知道细节,但知道沈浪并没有谎。

“我以前没实力,别护着你们,还需要仰仗你们良多。现在我恢复了一点力量,总归也是能做一点事的。”

沈拉淡的完,直接做了决定:“如果龙蜕再来,就让我出去应付他吧!”

“可是,大仙您要是有什么闪失……”易不庸不敢答应啊。

就像那日他要劝阻沈浪,不让沈浪去挑战各大门派一样,不能让他冒险,要不然无法向祖师交待。

“你死了我都不会有闪失!”沈浪白眼。

易不庸有点汗,“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不重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好了!”

沈浪直接的挥手。

易不庸只能低头告辞。

他不敢违逆沈浪,但事关重大,他还是要回去和长辈们商量。

沈浪之前是自己在炼化精神力,也没有关注外面的情况,现在知道了这件事,也就多留意了一下。

没过多久,便感应到外面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存在,随后有一个声音响彻在山间。

“秋林剑宗,把易不庸和沈浪交出来!要不然的话,别怪我翻脸!”

龙蜕又来了!

沈浪也不管易不庸有没有来请他,直接的就出去了。

来到外面,看到山外空中有两道身影,正是他们发出的身影。

护山大阵是无形的,如果逼近会不阻挡,也会屏蔽往查探到里面的神识,但就在附近,肉眼还是能够看到的。

秋林剑宗之前都仿佛没人在家一般,对于龙蜕的叫阵不予理会。

现在沈浪出来了,他们的注意力立即聚焦了过去。

以龙蜕这样的身份,当然没有见过沈浪,但这一次来复仇,也肯定得到了详细消息,包括沈浪长什么样子。

所以一下就认出来了。

“沈浪!你还敢出来!”

沈浪嗤笑了一声:“不是你让我出来的吗?我出来了,又怪我敢出来?”

龙蜕一时语塞,然后冷冷的道:“你敢毁我一阳宗,有种就别龟缩在秋林剑宗,出来!”

“还有我们牧家!老夫牧西阳定饶不了你!”

牧西阳,不用介绍也能猜到是牧家的老祖了。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易不庸和秋林剑宗两个达到大仙境界的长辈也一起出来了。

“易不庸!你这恶贼!竟然勾结外人,毁我唐城基业!你对得起秋林剑宗的祖师么!”

看到易不庸,他们忍不住斥骂了起来。

相比起沈浪来,易不庸更被他们当成吃里扒外的家伙。而且当众击杀了四五十个高手的,就是易不庸。

“两位前辈请息怒。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易不庸保持着笑容,对空中的两个人打了一个招呼。

“误会!你们公开击杀了那么多人,跟我误会!”

龙蜕气得暴喝了一声,“我把你们秋林剑宗杀个精光,再跟你误会行吗?”

秋林剑宗的一位长辈当即沉声道:“龙蜕!请你话注意分寸,你这是对我们秋林剑宗的挑衅!”

“宿伦!你秋林剑宗的弟子,连我一阳宗的宗主都当众杀了,还有各派的掌门。你不觉得这是对我们各大门派的挑选?我一句话你就觉得对秋林剑宗的挑衅?”

龙蜕冷笑了起来:“你们秋林剑宗,好大的威风啊!你们如此狂妄,莫飞流知道吗?”

“龙蜕!易不庸会出手,是因为你们各大门派数十人堵到韧锋的门口去了!就像你们现在过来我们这里,还怪我们吗?”

“再了,你们宗主几十个人,还不如我们秋林剑宗区区一个弟子,你也好意思来护短?”

这个宿伦的长辈,是易不庸的师叔,倒是牙尖嘴利。

另外一个则是易不庸的师父,叫做杨抱。

他倒是比较严肃了一点:“龙兄、牧兄,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们也不想看到这样。我也老了,做不了什么主,不如等到我们宗主回来,再给你们一个交待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