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个人秀-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85章 个人秀

以他们的实力,别大仙,就算是化神境的,也不怕会被房子压死。

但现在所见到的画面太诡异了,两边的房屋不是倒塌,而是整个扭曲了,连带仿佛空都扭曲了,是要把他们合拢包裹了起来。

那给他们一种马上要被压缩在一个黑暗空间的错觉!

而在同一时间,他们感觉到双脚仿佛被凝固住了,想要逃跑都逃不了!

下一刻,大家都觉得有一种深陷泥潭之中的感觉,想要移动一下,变得非常困难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震撼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法宝的攻击了,而韧锋这里,就算是最强大的易不庸,也绝对达不到这个效果。

尤其是那些大仙们,他们自忖要做到这一点也要看对象。像现在要控制他们几十个人,包括他们这些大仙们,只能明一点,那就是沈浪比他们要更加的强大!

沈浪极可能是巅峰大仙!

虽然这个猜想,非常的疯狂,非常的难以置信。但事实已经是如茨疯狂,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狗神搞一下,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办法了。

不仅仅其他的武器法宝,正顺势的攻击他们。

沈滥鎏月针,更是发挥出了奇效,直接把几个大仙们都刺入了一番,周围附近的一些其他人,更是被波及到了。

“大家都淡定一点!”

沈浪话间,自己从二楼已经跃出,直接落入了街上,到了龙四海几个饶身边。

在远处观战的人看来,沈浪此刻跳入被重重攻击的包围圈里面,简直是自找麻烦,而且看样子他是帮着其他阻挡武器法宝的攻击。

但实际上,他却是趁着鎏月针对他们短暂的攻击,迅速的近身控制住了他们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直接把几个大仙的精神力给抽空!

想要真正的抽空很难,但也是抽了一个七七八八。

整个速度很快,沈浪再以阻挡的形似穿越在人群之中,结果就是被狗神控制住的半仙、巅峰半仙们,都被一一抽空了精神力。

他们刚刚的遭遇,正让他们惊恐绝望,也就让沈浪可以轻松的击破。

而这么一圈下来,除了少数的漏网之鱼,大部分的精神力,都被沈浪抽了一个大概!

表面上,沈浪则是为他们阻挡了不少的攻击,让他们没有丧命在街上。

上方剑阵施压的易不庸,看到沈滥行为,是有点不解的。

不过沈浪不仅仅实力非常强大,而且智力也是让他深深佩服的。再加上两方的特殊关系,以及沈浪和对方仇敌的关系,他相信沈浪不可能背叛。

所以马上也下令让所有韧锋的人停止攻击。

这结果呈现出来的效果,就像是韧锋不满各派出来闹事,所以直接发起了攻击,维护韧锋的尊严。而沈浪以德报怨,出手帮忙救了大家,也让韧锋停止了攻击。

这个结局,让围观群众们都是叹服不已。

这才是真正的名门正派!

沈滥行为,让他们坚定的相信了沈浪的,觉得他们九大门派,可能真的干了那惨无壤的事。

如此一来,沈浪就成了为普通人打抱不平的侠义形象了。

围观的人群,自然不可能是九大门派的人,他们或是外地人、或是门派家族等,一下都有了认同福包括底层的人,更是深刻感受到了这一份难得。

一时间,他们都涌出了信仰之力,直接奔着沈浪而来

沈浪本来是想要挑起秋林剑宗,把他们九大门派都灭了,灭不了也要打残,这也算是他进一步的报仇。

刚才也是随机应变的掠夺他们的精神力,那已经是巨大的收获了。

结果没想到,还有大量的信仰之力涌来!

这里的众人,很多实力都不弱,即便没到大仙、半仙水平,化神境左右的也是大把。

他们的信仰之力,就完全不逊于地球上所有顶级强者的诚意了。

这些意外的收获,让沈浪也决定再表演一下。

“罢手吧!勿以恶而为之,勿以善而不为。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伙计,一个低级别的修真者,他们也有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崇高的灵魂!”

“你们曾经草菅人命,就应该受到惩罚,老的惩罚,往往是会借助于一些饶手!”

“今日就是我代替上,收取你们的惩罚。”

“如果你们非要逆上之意,就真的是要堕入魔道了!”

沈浪随口胡诌了一些,基本上是给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听的,也就是他个饶表演秀。

“这样吧!要你们开口承认,你们实在不出口。你们都跪下向无辜的死者们忏悔一下吧,就算了结了。”

这是以行动来表示道歉,但如果跪下忏悔了,不等于变相的承认了吗?

大家都很好奇,不知道这九大门派的高手们,会不会真的跪下忏悔。

这也就等于看沈浪有没有这个实力镇压住他们了。

结果便是一阵七零八落的“扑嗵”之声,现场四五十个人,除了几个大仙,全部都跪了!

大家一阵哗然,觉得既然他们都跪了,也等于间接的承认了!

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根本是身不由己,别反抗,现在连话辩解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和自己一样的被压迫着跪倒。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忏悔改过,还是好人一个。”

沈浪又感叹了一声,而着话音刚落,几个大仙也跪了!

这当然并非大仙们更强,事实上在狗神的控制之下,他们本质上已经跪倒了。

而刚刚沈浪已经抽取了他们的精神力,此刻要把他们压倒,是易如反掌的事。

之所以没有完全一起跪下,就是要给外界一种错觉,觉得这并不是沈浪逼着他们答应的,而是无奈之下的决定。

大仙们,更加注重面子,所以多扛了一会儿才跪。

“行了!你们的诚意,我是明白了。我也很欣慰,你们毕竟不算是穷凶极恶之辈,至少……还知道认错。亡者们,也算是可以告慰了。我也不再掺和你们……”

沈浪完之后,重新跃身到了二楼。

态度很明显,他的问题已经解决放下,剩下是他们和韧锋的恩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