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要你项上人头-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73章 要你项上人头

当日二十人一起赶往秋林剑宗的时候,白玉村就作为代表,出来向莫飞流讨要“凶手”。

那时候被沈浪和德古拉伯爵击杀的七个人里面,好像有两个是白家的。而他能够代表其他门派开口,除了有这个原因之外,也因为他的实力够强大!

白玉村也是大仙境界。

当时他们觉得莫飞流也就是大仙境界,所以即便年纪辈分上低很多,他也觉得有资格和莫飞流叫板。

而结果是不等莫飞流出手,高寒秋直接出手了。

当日受的伤,白玉村现在当然早已经痊愈了。而对秋林剑宗,包括沈浪,他都是留下了一定的阴影,这才会远远的一眼就认出了沈浪。

白玉村着话,自己已经出现来到了村口,直接把沈啦在了山下。

白家上下,也是和村民们一起上山到后面去了,就他一个人!

“既然已经知道信息,并猜到是我要来,你怎么还不夹着尾巴逃跑?”沈拉淡的问了一句。

白玉村看着一人一狗,淡淡的笑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让唐城大乱的是那一条狗,以为之前出手的都是沈滥偷袭。

“有意思吗?”

“哦?”

“我听了,你在不周遗迹里面有奇遇,突飞猛进到了大仙境界。我也到不周遗迹去了,可惜一无所获。”

沈浪对于他的情况,并没有丝毫的兴趣,也就没有接话。

“对于所谓的奇遇,我个人是不太相信的,我更倾向是秋林剑宗的那位老祖对你的帮助!”

看沈浪没话的意思,白玉村也就没有停止,继续的了下去。

“我不管你是老祖的私生子也好,后代也罢,能够得到如此照拂,那是你的福分。我们技不如人,也只能认了,不会找你算账的。”

“但你还需要做得那么绝吗?”

“想当初也是你占了便宜,杀的是我们多家的人,现在你强大了,还要继续杀人?”

“我只想要一句,年轻人,回头是岸!”

“完了吗?”沈浪冷冷的注视着他。

这厮果然是去过不周遗迹的,没有什么收获,不相信秋林剑宗的造势。不过他把沈辣成是高寒秋的后代,甚至私生子,这就让他很不爽了。

“没有!”白玉村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你今日能够接连的袭击成功,就是因为你是偷袭,没有人想过。而且你是破坏的房屋建筑,杀的是老弱妇孺。你是趁着顶级强者都不在!”

“你不觉得胜之不武吗?”

“有本事你等着各家元老、各家老祖都在的时候去叫板啊。”

“就算秋林剑宗的老祖,把你提升到了大仙境界,那又如何?你以为下无敌了吗?”

“大仙之境,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方豪强,不过在我唐城,也不过如此,并非独一份。”

沈浪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你是觉得你有大仙境界,所以并不怕我,无所谓。我就问你一句,你觉得我为什么找你们报仇?做得绝吗?”

白玉村笑了笑,这笑容就有点冷笑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还有为什么?就因为当初我们曾经逼迫你,曾经追到秋林剑宗去找你麻烦!今日你飞黄腾达了,就想要来耀武扬威了!

“你们把贵宾楼围困屠戮,焚烧了一百多个无辜之人,不允许逃走,不允许救火。绝不绝?”

白玉村的表情当即凝固了一下。

贵宾楼?

那是什么东西?

但他很快回想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大家事后为了泄愤,把沈浪曾经留居过一顿时间的客栈给烧了泄愤。

“你为一个客栈报仇?你为了那些普通人,把唐城各大门派都摧毁焚烧?”

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在“你有病吧”?

看着他这模样,沈浪已经不需要再求证什么,白玉村肯定和其他的大佬一样,不会是他亲自执行,但肯定知道这件事。

而且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一群普通人,死了就死了,根本不值一提,一百多人,也不过是一个蝼蚁数字而已,是无法跟各大门派相比的。

为了一群蝼蚁去挑了各大门派的总部,简直是荒诞不稽的事!

“还有智安大师,就因为他和我论道过,在群英会上,利用他在底层修真者有点知名度帮助了我,你们也把他杀了。”

白玉村苦笑了起来:“沈浪,沈大仙!我以为你是执念放不下,如果只是一些普通饶事,那一切都可以商量,我们可以赔偿你,犯不着闹得那么大啊。你搞得现在这样如何收场!”

“赔偿?收场?”

沈浪呵呵冷笑了起来:“按照你的逻辑,你白家所有的村民,包括你们白家上下的弱者,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群普通人,杀了就杀了,烧死就烧死?”

白玉村摇了摇头,对于沈浪坚持要为普通人讨公道,他也不能确定是真的如此热血,还是一个借口。

但既然知道了症结所在,他也便决定换一个思路解决问题了。

“你的事,我发誓我没有参与!不过既然你认定是我们各大门派所为,我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你要什么条件,都可以开出来,只要我白玉村可以做到的……”

他没有再去辩驳谁更有道理,这是服不了对方的,还是直接谈条件比较实在一点。

“既然你是第一个有准备的,也是出来和我谈判的,那就提出我的条件吧,你真的愿意?”

听到沈浪前面的话,白玉村微微有一丝的傲然。

相比起其他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得到消息,把大家都疏散了,还亲自在这里认出了沈浪,自然明他比其他掌门更胜一筹。

“当然,只要我可以做到的,都愿意。”

“把你项上人头给我吧!我也不连累更多的人了,就让你的人头,为那一百多个我认识不认识的人祭奠,为智安大师祭奠。”沈浪缓缓的。

“你有病吧!”

白玉村终于把这一句给骂了出来。

始终他都觉得沈浪这厮思维和大家不一样,一群普通人,一个不算什么的修真者,能和他们唐城各大门派相比吗?

现在居然还要让他送上项上人头抵命祭奠,简直不可理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