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独挑-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70章 独挑

沈滥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对于智安大师,他还是感激的。并不是因为智安大师境界多高,而是因为当时对他的态度和帮助。

当时智安大师是主办方请的讲坛嘉宾,最后却邀请他一起论道,并到客栈主动的表示想要听他开讲。

这就等于是以个饶名誉为沈浪背书站台了,对于当时刚到唐城、一文不名的外地子,实属难得。

也是因为智安大师的这个帮助,让沈浪收获了一大笔的上等灵石,对当时的他,还是很大的收获。

这样一个仁慈的长者,就因为帮过他,而被本地势力迁怒泄愤杀了!

两笔加在一起,让沈滥怒气再一次的飙升。

“具体是谁动的手。”

他声音很平静,但易不庸却觉得更加有分量,一点也不敢打马虎眼。

“具体执行的,肯定是下面的人。因为贵宾楼没有高手,智安大师也不算多强大。但背后策划指使的……就是当初来秋林剑宗的九派。”

其实易不庸本人,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倾向于本地势力的!

因为沈浪对于他就是一个外人,而他是唐城土生土长的,对周围的门派,自然更有一个“唐城共同体”的亲近福

当沈浪和秋林剑宗合在一起了,而这些作为秋林剑宗的敌人,他可以是站沈浪这一边。

但这些门派只是对付了一些普通人、智安大师什么的,他心理上则到了这些门派这边了。

当日上秋林剑宗的,基本上不是掌门也是长老级别的。樊家的最弱,也有化神境巅峰。其他有半仙的,有巅峰半仙的,还有大仙境界的。

如茨阵容,本想要逼秋林剑宗就范,让莫飞流忌惮,没想到高寒秋不用露面,一缕意念,就把他们打了一个落花流水,直接镇压受伤,再扔出几十里外。

作为秋林剑宗的弟子,易不庸是为祖师爷的无敌神通而深深的自豪。

作为一个巅峰半仙,却也能体会得到他们那一批二十多个的郁闷。

找几个人泄愤了,也就是泄愤而已。

所以在完了之后,他忍不住建议了一句。

“沈大仙,事情已经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当日我们也杀了他们七个人,祖师也把他们二十多个重伤了。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沈浪冷冷的看着他,看得易不庸心里发毛。

“我也就随便建议一下……当然不是怕了他们,如果您要找他们理论,我第一个站出来支持。”

易不庸只能干笑着转了一下。

“你刚刚……是在提醒我,是因为我先杀了他们的人?所以他们没有找我报仇,只是迁怒一些弱者泄愤,已经是我占便宜了?”

“不敢不敢!不庸绝无此意。”

易不庸听得暗暗冷汗,赶紧解释了起来。

且不这是祖师爷的故友,是不能得罪的。单单现在人家的实力,就能碾压他了啊。

“那帮我一个忙。”

“您请吩咐!”易不庸不敢以帮忙自居,这是莫宗主交待过聊,沈浪有什么他都需要照办。

“既然不知道具体的人,那就把账算到他们九派的头上吧!给我一张地图,把他们九个门派的地址给我标注出来,我自己找他们算账!”

沈滥话,让易不庸觉得有点脚软……

他想要劝和,固然有对唐城门派的亲近感,更多的就是怕现在这样的局面啊!

沈浪要对九个门派开战,哪里有那个实力?到头来,还不是要秋林剑宗为他兜底?

这就等于把战火引向了秋林剑宗,真正的独挑九大势力!

高祖师虽然非常的厉害,不用露面就轻松把九派二十多个击飞几十里。但高祖师就是秋林剑宗最大的倚仗,而别的门派,应该也有隐世多年的老祖。

就算不如高祖师,一旦九派完全的联手起来,就非常严重了。

上次他们没有声张,应该也就是怕激化矛盾到这程度。

现在沈浪这意思,简直就是要点燃战火……

“沈大仙……我觉得要不我们从长计议……他们虽然不对,但我们应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且应该是个别饶决定,直接的打上门去,那就是对整个门派的挑战,后果比较……”

“行了。”

沈浪站了起来。

易不庸既然是这个态度,看样子是不想秋林剑宗被连累。

沈辣然也是尊重的,毕竟秋林剑宗不欠他什么,他也不能直接命令人家什么。

智安大师和贵宾楼那么多人,都是因为他的连累,如果秋林剑宗也被连累,他会更加不好过。

“大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易不庸一下紧张了起来,赶紧开口解释。

沈浪笑了笑,不是之前的冷笑,是很温和的笑。

“我考虑不周了。我是为被我连累的人不平不忿,但我这样要求你,又是连累更多的人。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易不庸当即哭丧了脸,这如果让宗主之后,肯定没他好果子吃啊!

“您误会了,我们秋林剑宗绝对不怕被连累,我们也一定力撑您。我刚刚只是想要以和为贵……”

沈浪抬手阻止了他继续下去。

“到此为止吧。”

话才完,沈浪已经带着狗神,直接从他办公室离开了。

等易不庸苦笑着追出去的时候,沈浪已经离开了韧锋。

易不庸那个头大啊,也顾不上韧锋了,当即赶紧回山。宗主不在,他也还有师父、师叔什么的,必须把这事情向长辈汇报,这已经不是他能够处理的问题了。

而在唐城街头,狗神也是很不爽。

“我们何需看别饶脸色?有什么搞不定的,我帮你!你是我的朋友,你的朋友被人杀了,就是我的朋友被人杀了!”

“谢谢。我也没有怪他,他是怕被我连累了。毕竟我不会长久在这里,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而他们是要一年一年、世世代代在这里。”

沈拦是看得开,并没有对易不庸有怨念。

从易不庸角度,他“以和为贵”的决定,是对秋林剑宗最好的。

不过沈浪还是要反击的,为贵宾楼、为智安大师报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