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8章 怒-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68章 怒

“是被人放火的?”沈浪皱起了眉头。

“可不是吗?而且高手守住四方,不让一个人逃走。客栈老板、伙计、厨师、包括客人,烧死了一百多人!”

店家压低了声音,不敢太大声了。不过因为时间过去很久了,他倒也没有太大的顾忌,纯粹是下意识的声。

“当时我们附近的发现失火了,都要去救火啊。然后发现有大量高手守着,根本不许我们靠近。还我们不想被连累烧了,就乖乖的回去。”

“有胆大的,藏起来偷看了,据没有一个人逃出来了。全部烧光了,第二城巡过来,定了一个意外失火,把尸体清理了一下,其他都还保留着原样。”

“这样一个结局,谁敢接受啊?所以这一片一直到现在,都还是空着。”

“也怪那个年轻的大师,他应该住那些大客栈去啊。把贵宾楼害了,连累我们这一片,到现在生意都不好,人都不往这边来了。”

这个店家,当初或许见过沈浪,但并不像客栈伙计、老板那样印象深刻,自然也认不出沈浪来。

要不然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当面抱怨。

沈浪听完这些,整个人已经阴沉了下来。

他对贵宾楼也没有什么交情,念旧也就只是再来光顾一次生意。可是现在意外的发现,当初在他离开之后,居然连累整个客栈上下,包括后来的住客死了一百多人!

而且还是活活的烧死!

他如何能不怒?

下手的是什么人,店家虽然只能到一个大概,但也不难猜到。

当初主办方想要来把他给“请”了,派出来的人,由韧锋大总管易不庸对付了几个,其他七个人,则被沈浪用鎏月针击杀。

事后他们有九个家族、门派的掌门、长老们,一起到秋林剑宗讨法。

那时候莫飞流还想要跟他们讲道理,而高寒秋直接一道剑意,把他们所有人都镇压重伤,然后从山上扔出去数十里。

之后沈浪带着落轻舟离开了,许皋月和德古拉伯爵留了下来。再重来的时候,已经从卫青城那里得知了一些信息,秋林剑宗已经放出风声,让大家都知道沈浪是秋林剑宗的贵客。

所以无论是当时,还是之后,沈浪都以为那些门派有怒气,也也只能压下了。有高寒秋在,有莫飞流在,他们是不敢怎么样的。

而他不会常在唐城,也从来没有想过会被他们报复。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迁怒他住过的客栈,而且下手那么狠,直接毁了那么多人。

这事情易不庸事后肯定也能知道,不过反正客栈死的都是普通人,住贵宾楼的,应该也是一些慕名而来的外地低级修士。

秋林剑宗也不会为他们出头吧。

沈浪如果不知道这件事,他来唐城还是心情很好的,这会儿应该也是去逛各大店铺,包括韧锋。

但现在,这件事让他很不爽,他必须要讨一个公道!

他不是圣人,不会什么普通饶命也是命的话,跟他不相干的话,哪怕他自己也会伤及无辜。

他是不能接受别人被他连累!

这问题就到他身上了,那些人也因为这样的迁怒,而在心理上觉得已经向他完成了报复。

他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现在沈滥信息,只是一个路汝家的闲言闲语,但正因为是路人,完全没有利害关系,反而可以得比较客观,哪怕他了解的内幕很有限。

城巡什么的,是不需要去了解的,别清除了信息,或许根本就没有记载。

沈浪要的,是向易不庸打听一下,到底是谁出手的。

这件事,他必须要处理!

以狗神的境界,当然可以清楚感受到沈滥情绪变化,它听不懂人话,但结合这里的环境状况,也能猜到一个大概。

所以,它啥也没,就是传递了一个绝对支持他的意念。

沈浪带着狗神,离开了贵宾楼一带,直接来到了韧锋。

韧锋在唐城,是颇有地位的。

在消费者、外地人眼中,这是一个后台很大的大型武器道具制造商。

而在本地大门派、大家族的眼里,则很清楚这是秋林剑宗的产业。

所以从来没有人敢在韧锋闹事,上次樊云端他们,也是等着沈浪出来之后再闹事的。

现在沈澜了之后,就直接往上面闯去!

下面接待的人员,上次或许见过,但并不记得沈浪,所以看他那架势,也是邀请他去二楼就座修士。

“还是我自己来吧……”

沈浪也不想为难他们,完之后,在接待人员莫名其妙之下,直接往往的叫了一声。

“易不庸,在不在?”

其实刚刚进来的时候,他神识已经扫到了,知道易不庸就在顶楼大总管的办公室里面。

“易大总管现在……”接待人员结结巴巴的,还没有找到一个借口,就有人出来了。

“什么事?”是官事赤风。

他刚刚是听到了叫唤易不庸,对于直呼“易不庸”其名的,让他马上赶了过来。

刚询问了一句,就看到了沈浪。

当初就是他最先发现沈滥,并带着介绍给易不庸的,对于沈辣然是印象深刻。

“是您!沈大师,您好!”

赤风马上恭敬了起来。

接待人员听到赤风管事的声音,本来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一个撑腰的,要不然他们也不敢得罪客户了。

正以为赤风管事会比较强硬的时候,没想到却看到赤风管事毕恭毕敬了起来,让他一下惊呆无语了。

“原来是沈大师远道而来!请恕不庸没有远迎!”

在赤风刚刚搭了一句话之后,易不庸已经迅速的下来了。

他们这才是上到二楼,所以一楼二楼的客人,都听到了这里的动静。

本来也以为只是一个外地来的土包子客人,很多人都是想要看看赤风强硬的姿态。唐城本地的客人,总会有一些优越感的。

没想到赤风变得毕恭毕敬,更没想到易不庸也是瞬间就赶过来了,而且还是诚惶诚恐,用的是“大师”的敬称,又如辈一般自称“不庸”。

如此让他们都大跌眼镜,本来只是看看热闹的,也都聚精会神起来,仔细盯着沈浪看,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来头的大人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