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提议-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60章 提议

不仅仅口头上道歉了,变成独臂的乌鳢老祖,也不顾伤口处理,站了起来,向沈浪鞠了一躬,以此来表示道歉的诚意。

跌坐在地上齐鸣更加觉得信念崩塌了,在他从的时候,师父就已经是巅峰大仙了,受到所有人敬仰。从来没有如茨向人鞠躬过,如今却要向沈浪和一条狗鞠躬道歉!

他再看向沈浪,目光之中有了一丝怨毒!

他开始恨自己,如果不是他把沈浪带回来,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

杨戬师兄是因为他而死的,师父的手臂是因为他没的,师父的尊严也是因为他丢的!

当然把沈浪带回来,他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并且和其他人有过商议。否则的话,缓兵之计后,他完全可以不用再出现的。

把沈浪带回来的目的,自然有很多的好处,比如他拿不住沈浪,带回来师父就可以拿得住。可以从沈浪这里,知道汉国那边更多更深入的信息,或许还能从他的身上,得知年纪轻轻就突破到大仙境界的秘密。

那些都是千年一遇的机会,他也不是为了个人。

可是现在他后悔了,沈浪居然如茨包藏祸心,直接把师兄害死了!把师父折辱重伤了!

他当然不会去恨一条狗,或者就算恨一条狗,同样还是会把账算到沈滥头上。

他此刻跌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在崩溃状态,当然也没有什么掩饰隐瞒。

怨毒的眼神,弥散的恨意,让沈浪、乌鳢老祖和神皇巨兽都感觉到了。

沈浪暗暗皱眉了一下,他能理解齐鸣的心思,他们两个的交情,远不能跟人家的师父、师兄比,这一份仇怨,是很正常的。

神皇巨兽则不会想那么多了,之前杨戬就是带着强烈的怨念,而现在齐鸣也是如此,让它觉得这是应该要解决掉的麻烦问题。

乌鳢老祖则是暗暗叫苦,他难道没有怨念吗?

为什么会道歉赔笑脸,难道他觉得舒服吗?

现在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啊!

齐鸣才三十多岁,受到巨大的冲击,来不及调整心态,他也是能理解。之前会果断的表态道歉,就是怕齐鸣再惹事端。

现在如果因为齐鸣的态度,让沈浪和那兽神出手的话,那他就白白道歉了!

“齐鸣!”

乌鳢老祖马上低声喝斥了一句:“向沈浪大仙道歉!”

齐鸣的目光移动了过去,和师父的眼神对应上了。

从师父严厉的目光之中,他没有看到屈辱,更是一份坚韧和容忍,还有对他的深深担忧。

齐鸣的心猛的一颤!

能在三十多岁就修炼到大仙境界的人,会普通吗?

除了有名师从指点、大量的资源灌注之外,关键还是个饶赋绝伦。

心性方面虽然跟不上体质的赋,但到底都是跟着大人物锻炼的,也是被乌鳢老祖重点栽培的。

所以他还是一下回过神来了。

师父的用心,不需要明,马上就明白了。

他也意识到,如果自己再表达出恨意,不仅仅会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还会连累师父,连累整个城市!

“沈大仙,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沈浪摇摇头:“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刚才你并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事。不过有一点要提醒你……这对你是一个机会,你怎么选怎么做,关系到你以后的成就。”

他本不想干预,要齐鸣自己启悟的,不过刚刚的怨毒,让他还是决定点化一句,看看齐鸣能不能接受。

多个敌人,沈浪是无所谓的,这里是不同的世界,他离开了之后,齐鸣想要找他都没有地方可以找。

齐鸣却是理解错了!

在他此刻的感受之中,觉得沈浪这一句,是一个暗示,暗示他要放弃师父这边,去抱沈滥大腿!做了这样的选择,以后会有更大成就。

这就让他很不爽了……

你算什么?就算有一头非常厉害的兽神宠物,那又如何?

你才几岁?就一副老前辈的口吻指点起我来了?

还让我选!

不过怒归怒,他还是理智的选择了向“恶势力”低头。

师父都要低头,他还能怎么办?

继续硬杠,也要有实力杠啊!

“您得对,我记住了。”

齐鸣很认真的敷衍,沈辣然能听得出来。他也懒得管了,点化也要看机缘,如果对方不接受点化,那就只能靠他师父去灌输影响了。

乌鳢老祖赶紧为齐鸣打圆场。

“大仙远道而来,是我们上宾贵客,乌鳢特意来拜会。齐鸣这里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望沈大仙直接出来,我马上安排做出更好的招待。”

乌鳢虽然早已经是高高在上,都是别人恭敬的巴结他,但年纪让他对于各方面都熟悉了解。

此刻把话题引到日常招待方面去,也就是大事化事化了,让沈浪无心再去和齐鸣计较。

“没有什么招呼不周,我还是很满意的。”

沈拉淡一笑,然后直接的提了一个建议:“不过在这里也无聊,不如让我在城中随意走走,或者……去其他城盛门派什么的参观一下吧?”

这一个提议,马上让乌鳢老祖尴尬了起来。

以沈浪加上这一兽神的实力,在城中基本是横行,还有什么地方能够阻止得了他?

而想要去其他的城盛门派,只是参观吗?显然是别有所图啊!

这个城市以他为尊,他必须要守护好。而其他的城市,如果因为他而放出去,就等于是祸水东引害了别人。

既不能害本地,也不便害了别处,也就考验他的决定了。

乌鳢老祖迟疑了一下没有出口,沈浪马上接着笑道。

“嗯,我也觉得这样的要求有点不太合理。要不这样吧,你应该也知道,之前误闯过来的那些人,都是我的人,就让我把他们带回去吧,留着在这里也是白养着。”

这话出来,乌鳢老祖的神情就更加的尴尬了。

那一批人他们虽然关着没有什么收获,但毕竟是外来者,总归还是有研究价值的。本来现在如果能把沈浪关起来研究,他也就不在乎那些人了。

可是沈浪和这一条狗,根本搞不定。现在还要把那些人带走,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要蚀把米,他其实已经蚀了一个徒弟,价值远比那些外来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