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散功,监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40章 散功,监视

“这就是你让我陪你来酒店的原因?”沈浪皱眉。

郑雨梦吐了吐舌头,低声笑道:“嘿嘿,顺便、顺便。本来我也不想跟他们应酬,刚好你这么现成的帅哥在旁边,就借用一下嘛。”

沈浪没有再说什么,既然要帮她散功,也就没有时间应酬了。

看他不说话,郑雨梦又低声解释了一下:“我可不是招蜂引蝶啊,跟他们完全不熟,只是我回来的时候坐的头等舱,他们几个也是,便一直缠着认识。后来得知我是到平西市,就非说要尽地主之谊……”

从国外回来,一路漫长的飞行,头等舱有个美女会搭讪也正常。平西没有国际机场,再要一起转过来,就更有机会了。

到了客房门口,郑雨梦眨了眨眼睛:“你在门口等着好不好?我很快把东西收拾好出来。”

她本来是想要让沈浪在大堂吧等着,没想到那两个男的在等着,所以带着上来了,但就不好让刚认识的男人到客房。

沈浪摇头,指了指房门,示意她快点开门。

郑雨梦有点无奈,可谁叫刚刚还挽人家的手呢?不过想着他神神秘秘的样子,连爷爷都刮目相看,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

开门进去之后,她马上就要收拾东西,但先是把浴室门关上了,里面有她昨晚换下手洗晾着的内衣。

“不用收拾,你说的有道理。不退房,就在这里吧!”

“啊?”郑雨梦惊讶了一下,就在这里?“那、那……”

“快点,我时间宝贵了,不会在这里陪你太久。”沈浪示意她放下东西。

“哦……那我要怎么样?”郑雨梦有点紧张了起来。

看这架势……莫非沈浪要她脱衣服?

沈浪指了指地上,让她在地毯上以盘腿姿势坐好。

“我要先运功吗?”郑雨梦小声点的问了一句。

只是练功的状态,她就放心多了。

“不需要!”

沈浪摇头,她的功力微弱,没有什么需要她主动的,只要配合就行了。

郑雨梦对于情况一知半解,与其说对沈浪的信任,不如说对她爷爷叮嘱的执行。真的要被散功,还是有点紧张的。

沈浪交待了她几句,让她保持一个放松的状态,等会儿出现任何的状况,都不要去抗拒,一切保持着淡定。

然后没有多拖延,直接开始给她灌顶,运行“阴阳波若真诀”,以自身元气,直接把她体内的功法,来一个大清扫!

对叶凡他们的阴煞掌,沈浪是对罩门破坏性的打击,所以效果很快。对郑雨梦的散功不能暴力破坏,只能是用这样比较慢的方式。

不过两个人的境界相差悬殊,沈浪运行起来也没有什么压力,只是要一缕缕一层层把她体内的功法基础消散,也需要一个过程。

整个过程比岳镇南打通经络的时间还长,如果不是看在郑蛮后代的份上,沈浪真的没有这个耐心。

岳镇南打通之后,就可以让他自己运功,让他泡着药水辅助。现在郑雨梦的体质非常的特殊,他必须时刻自己监督着,女孩子的关系,也不可能让她脱了衣服泡药水。

于是在为她散功完了之后,沈浪手持了一颗灵石,以自己为导体,把灵气炼化成元气,再灌入到郑雨梦的体内。

郑雨梦根本无法自己吸纳灵石的能量,而沈浪现在吸收的速度非常快,直接导入灵气,很快就会让她的身体承受不了,只能是帮她完成炼化的过程。

“行了。”沈浪吐了一口气,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直接大半天时间过去了。

郑雨梦缓缓睁开了眼睛,有点惊讶:“这是把我散功了吗?我怎么感觉比以前状态好多了?……啊!”

刚刚说完,她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出汗湿透了,也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我……我先去洗个澡可以吗?”她有点窘迫的说。

沈浪点点头:“不要磨蹭,给你五分钟时间!”

“五分钟?那哪里够!脱衣服穿衣服都来不及……”郑雨梦叫了起来。

“你再多说几句,就剩下四分半了。”

见沈浪丝毫不给她讨价还价的机会,郑雨梦赶紧起来,直接跑向了浴室。

沈浪给她消耗了一颗灵石,还有消耗了半天精力,其他倒没有什么。

郑雨梦不差钱,住的是平西最好的酒店,这也是在最高楼层的套房。站在落地窗前,可以瞭望平西市的城景。

沈浪也是第一次这个角度看平西市,不过也只是稍微的看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神识当即向外面延伸了出去。

在客房外面走廊的转角处,之前见过的那个莫先生,正拿着手机在讲电话。

“田哥,还没有出来。从上午进去,到现在就没有出来。连午饭都没有出来,可能……可能在睡觉休息吧……”

“是,是。我过去看看……”

姓莫的年轻男子无奈的踢了踢脚,已经站久了脚累,不过他不敢停留,还是轻轻的快步来到了郑雨梦的房门前。

看是看不到什么了,他只能是在门口靠近聆听了起来。

郑雨梦刚才急匆匆的过去洗澡,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别说泡澡了,脱衣服她都手忙脚乱,又因为身上黏糊糊的汗渍很难受,马上把淋浴花洒开到最大。

所以姓莫的男子在门口,依稀可以听到里面洗手间传来的水声。

他又轻轻的离开了门口,到转角的地方,压低声音对着手机汇报:“确定人还在里面,刚刚听到洗澡的水声……是、是……”

然后他挂了电话,看了一下房门,然后走向了电梯。应该是觉得郑雨梦要出来了,不要被看到,以免发现一直在监视。

这个发现让沈浪微微皱眉,听他汇报,并不是之前另外的那个陈先生,而是什么田哥。看样子他们两个在酒店大堂等着,以及在这里监视,都是那什么田哥指使的。

沈浪的神识一直尾随他下了电梯,看他到了大堂,找地方坐下,然后盯着电梯这边看。

在酒店大堂扫视了一圈,没有见到其他人和姓莫的汇合,也就没有再观察下去了。

“啊!”

在五分钟到了的时候,里面的水声停了下来,然后很快传来了郑雨梦的一声低呼。

“什么事?”沈浪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急匆匆而滑倒扭伤脚了。

考虑到她正洗澡,又不方便神识查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