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冤家路窄-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326章 冤家路窄

正如沈浪说的那样,他都无所谓的,兽神什么的,也是无所谓的,所以在听着玄女说话的同时,更是分心留意着前方、左右的状况。

刚刚就发现前面有状况,有人类修士,不止一个!

玄女也是马上进入了状态,她其实也是保持着戒备,只是刚刚有点影响情绪,所以比沈浪迟了一步。

因为不知道凶兽之类的危险的存在,他们也不敢太快速度的飞掠,当然也不想错过了什么好东西。不过走到这里,除了那生命树之外,其他也就是一些非一般的参天古树,并没有见到什么天材地宝。

不过这是从山谷进来没有多远,前面又有人,可能有什么好东西,也已经被人捞走了。

现在发现前方有人类的动静,说明路已经开过了的,不会有危险,也确认不会有什么好东西,都是高手的话,藏起来也没有意义,不如直接加速赶了过去。

前面也没有什么大的环境变化,依然是参天大树的树林,不过现在却有不少人,他们分别分成了三个阵营。

“冤家路窄啊。”

沈浪忍不住传音和玄女吐槽了一下。

三个阵营里面的,其中一方,便是今天分开不久的吕家一行人!

被沈浪吸干了精神力、再踢断了一条腿的那个不在,估计是留在那建筑里面疗伤。

“他们应该也有消息,看追不上你,直接就过来这里了,从那里过来近很多。”

沈浪没有和她多说,她以为的冤家路窄,是吕家,之前虽然没和吕洋直接动手过,但总归吕洋也没有讨到便宜。

事实上他说的冤家路窄,是这三方都是冤家啊!

除了吕家之外,另外还有一方,则是跟贺兰一笑他们第一波进来的皇甫家族!

还有一方,则是一个人,但这个人的危险性,可能要比他们两方加起来都大,而且仇恨也要比他们两方更大!

皇甫家族并不知道冥域的事,其实还不算什么,吕家主要是为了利益,而这一位,则是儿子、孙子,都死在了沈浪的手里!

周雨村。

沈浪从入口到进来的时间,就快一个月了,进来还数日了。周雨村收到天都城消息,分析猜到再赶过来,完全足够来到这里了。

沈浪并没有见过周雨村,但他可是提取过了周禹的记忆,筛选的时候,这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

刚才他查探到这边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其貌不扬的周雨村,皇甫家族不知情不算敌人,光吕家就不算什么了。现在近了才发现,想要走已经来不及了。

三方人只是站立稍微有距离,其实在他们两个过来的时候,他们可以算是一伙似的正看过来。

“沈浪!这一次,你可真的是送上门来找死啊!”

一看到沈浪,吕洋当即叫了起来,非常的快意,之前沈浪的速度那么快,让他无法追逐,是非常的郁闷,没想到他们先进来之后,竟然沈浪会紧随而来。

他们三方显然之前是有过沟通的,所以吕洋这并不是他自己泄愤,而是故意直接喊出沈浪的名字。

在听到沈浪名字的时候,不起眼的小老头周雨村,眼睛精光暴涨,直接盯着沈浪看!

皇甫嘉义等人,也是面色不善的看着沈浪。

既来之则安之,沈浪淡淡的笑道:“送死么?我几次送死在你的面前,你也要有本事杀我啊!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们已经死了一个了吧?”

他这一句,回应的是吕洋。

不过周雨村已经缓缓的开口了。

“在天都城,杀我孙子周绍君等人,后来再杀我儿子周禹,并夺走我朝天门镇山之宝朝天印。就是你?”

玄女本来以为沈浪的敌人,也就是吕家,还想着要不要打个圆场。虽然之前已经试过了,对方不会给瑶池面子,但多少还是会忌惮一点的。

可是现在听到这话,却是一下目瞪口呆了。

听这语气,这应该是朝天门前一代掌门周雨村,沈浪居然在天都城先后杀了周雨村的孙子和儿子,还夺了朝天门的镇山之宝!

周雨村的儿子,可不就是朝天门当代掌门周禹吗?

这小子……到底惹了多大的祸啊!

她还没有来得及暗暗吐槽完,便又听到了一个声音。

“沈浪,在你的身上,我感觉到有一丝皇甫家族的气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们皇甫家族的皇甫一道等人,在冥域已经死于你的手中,你还抽取了他的精神力吧!”

皇甫嘉义这一句话,倒是连沈浪都有点惊讶。

然后想起来了,当日刚刚到那个入口的时候,皇甫嘉义的目光就颇有深意,看来并不只是对陌生人的谨慎态度,而是那时候就觉察到了一点什么,只是没有证据。

由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传输没有那么发达,而在冥域知道沈浪的那些人,皇甫一道等人、慕天沧海等人,都死在了冥域,姬千乘自然是不会说出去的。而莫伦、李天晴等人,也是在金燧谷核心区域干掉了。

所以那次冥域的信息,或许没有那么全面的扩散到皇甫家族的耳中。

但如果他们三方交流过了,从周雨村那里,知道沈浪能击杀得了周禹,那击杀皇甫一道等人,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吕家方面的信息,则可以让他知道,在那个时间段,沈浪就在金燧谷区域出没的,基本就能侧面印证了。

“……”

玄女彻底无语了。

难过他刚刚会说“冤家路窄”,敢情并不仅仅是吕家,而是这三方都是他的敌人啊!

从他们说出的话,基本上可以确定互相已经说过了,而或许正因为沈浪这个“共同的敌人”,才让他们三方能够走在一起吧!

既然如此,沈浪也没有什么好狡辩的,干脆大方的承认。

“不错,皇甫一道是死在我的手里。在冥域嘛,大家都没有了道德约束,看谁不顺眼就直接的动手,他想要杀我,我当然不会让他杀了。”

听到沈浪的承认,玄女最后一丝希望也泯灭了。连冥域他都去了、做了,天都城的事,肯定也是他干的。

“至于周禹、周绍君他们。周老前辈,应该自己清楚吧?周绍君先杀我的人,再约我死伤无怨的擂台战,死了怪我?周禹联合抱朴宗的未央子,一起欺我,最后被我干掉了,也怪我?我不干掉他们,就要被他们干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