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砍到树精求饶-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324章 砍到树精求饶

虽然树精的进攻很快,不过并不会快过沈浪,他手里握着白虹贯日,本来可以给过来的树枝乱扫几圈的,完全可以在它们到达之前切割了,让它尝尝失去更多爪牙的机会。

不过玄女还在附近,而且不能预测她的行动轨迹、会不会逼近过来,以白虹贯日没有死水鞭那么特殊性,但洞穿力很强,距离很大,要是把她拦腰切了,就不太好了。

所以只能赶紧让她先走,而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对策。

当树精的枝叶攻击过来的时候,沈浪没有闪避,一层一层的袭击,手失去了意义,完全任由它们袭击包裹。

但他本人,却是圣甲把全身都包裹了,同时迅速在表面施以高温!

于是乎,疯狂席卷包裹了沈浪的树枝树叶,不仅仅没有勒住、切割他的身体,反而直接被高温炙烤!

在确认玄女已经离开一段距离之后,沈浪也就可以随心所欲了。虽然没有十里那么远,不过也算是安全距离了。

所以他一边继续让树枝树叶被超高温度直接烫焦,一边把白虹贯日对着树干开始不断的比划了起来。

之前他要阻止攻击的话,切断的是树枝树叶,但现在不一样了,直接袭击的是树干,这才是树精的躯干核心。“断手断脚”对它不至于重创,但躯干的大卸八块就不一样了。

而沈浪并没有准备尽快的干掉它,所以没有让白虹贯日的白光横扫树干,而是或斜或竖,或横切一部分,让它体验到割肉的疼痛,但不让它直接断了。

这树精马上就疯狂了起来,整个颤抖摇晃得非常的激烈,包裹住了沈浪的树枝,在高温无法威胁到沈浪性命的情况下,变成了往上猛拉。

与此同时,下面缠绕住沈浪双脚的根须,则是拼命的锁住了他的,看这样子,是准备直接把沈浪的身体给拉扯断!

树精感觉到目标被迅速的拉长,当即更加的用力,但很快就发现不对,怎么下面锁定不动的情况下,上面还能越来越长?按道理应该已经把身体拉断了才对啊!

随即它也发现了,无论是下面锁定的,还是上面抱着拉长的,都已经没有高温,竟是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黑柱子!

而沈浪本人,则是在柱子中间,随着柱子被拉高,他对树干的切割范围,也就大了很多!

短短一瞬间,树干已经不仅仅上下被贯穿了十几道长缝,而且还一轮一轮的横切了不知道多少刀。

由于它的树干围堵比一个亭子范围还大,所以一次切割几尺,都不足以切断。而且只要不是在同一个地方横切断,就可以不断的往上切。

沈浪这个过程,当然也不是很工整的横切竖切,或左或右、画圈转弯、上提下撇,玩得不亦乐乎。

已经伤痕累累的树精,当即疯狂了起来!

本来想要把沈浪拉断身体的树枝,再一次迅速的往他身上抽过来,而下面的根须,也是在下面织就了一张网,让沈浪无法落地,当然也是想要把那诡异的黑柱子困住。

现在沈浪的身体已经升高到了数丈,除了上面弯曲,下面低的树枝也能往上攻击他。而树干上已经被沈浪大量的切割,这会儿也是让切割破开处的树皮,迅速的向沈浪卷了过去!

除了跟着树枝一起的树叶,还有很多树叶,直接脱落了,如飞刀一样向沈浪疾射而去!

可以说,这树精,是把整棵树上下几乎能用得上的地方,都已经用上了,就差喷汁液出来了。

虽然总体时间并没有多久,但沈浪也玩得过瘾了,没有继续浪费太多的时间下去,对于这些逼近的树枝树叶,直接快速的挥动了白虹贯日。

顿时之间,一道白光以他为中心,快速的对周围绞杀了起来!

这些树枝无论多粗,被白虹贯日扫过之后,都是直接给切割断了,而且洞穿之后,后面的重重叠叠,都会被切割。

大量的树枝,骤然切断之后,失去了力量的支持,纷纷往地面落去。

而地面根须,一样好不到哪里去。沈浪对着下面转两圈,就直接把它们许多都绞断了,而且是深入在地底下的都被绞断!

数秒钟之后,这一棵参天大树,基本上就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了。

对峙着沈浪,它明显是后悔了,招惹了一个招惹不起的人类。

它是老树成精,可以捕食靠近的飞禽走兽,甚至是一些灵兽凶兽,颇有一点防不胜防。但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无法逃跑!

如果是凶兽袭击人类修士,发现不对劲,那就逃跑嘛,那是本能的正确决定,凶兽又不会觉得逃跑不好意思。

但树精它无法从地底下跳起来逃跑啊。

所以它刚才只能拼命的攻击,即便发现打不过了,也只能硬撑着。

现在已经被沈浪斩光了所有的枝条,它想要攻击的话,就剩下树干和不忿没有断的根须。可是全力袭击都没有作用,残存的一点力气,又能有多大的作用?

“怎么样?想要吃人是吧?好玩吗?”

沈浪轻飘飘的踩在“黑柱子”上面,笑眯眯的对大树说了起来,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

树精当然是沉默的,它不知道用了多少千年成精的,智慧虽然有了,但不可能跟人类一样,很多都是靠着本能驱使。

所以在这会儿,它就算听不懂,或者不理解更多的含义,但形势如何,还是很清楚的。

从沈浪刚才的攻击来看,它也能意识到,如果想要斩断它树枝的话,第一步就可以做到了。而树干的无数刀,也提醒了它,沈浪想要切断它,把它挖出来摧毁,并不是难事!

所以它“沉默”了不过一秒钟,马上就投降……

树精的投降,当然不是“举起手来”,也不是开口说人话的求饶,而是用实际行动来赎命。

在树干竖劈开的伤口之中,有绿色的物体向上涌动,然后凝结在一起,从里面“跳跃”了出来,直接缓缓的飘过来沈浪的面前。

这自然是它贡献求饶的东西,而且为了不让沈浪误会是攻击,才缓缓的飘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