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章 又见隐身-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304章 又见隐身

吕洋却是误会了沈浪的意思。

在他听来,沈浪这是想要拖延时间,然后找机会甩了他们!

遗迹里面却是有各种可能,如果到时候大家被拖延住了,也就没有时间再管他了,甚至可能被这小子袭击了。

所以他直接冷笑了起来:“对付你而已,用不了多久。不碍事,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探索遗迹!”

“沈兄弟,要不……还是以和为贵吧。不周遗迹是千年一遇,里面宝藏无数,只要你随便能够得到一点什么,都能弥补一切了。我们双方,还是可以双赢的。”

吕枫也是劝说了起来。

他很清楚吕洋的性格,能够让他废这么多的口舌,已经是到了他耐力的极限,接下来就不会再接受任何的讨价还价,那就直接要动手了。

沈浪就算得到了灵脉的相助,实力得到了大的提神,有如何能够强得过吕洋?更别说他们还有三个人。

简单来说,吕家牌面上至少是沈浪两倍的实力!

吕枫惭愧归惭愧,也不能背叛家族,现在对沈浪的劝说,就已经是看在朋友面子上的帮助了,觉得是为了沈浪好。

沈浪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有大把的时间,所以我才舍不得杀你们啊。我的意思是,等探索结束了,你们多少能找到一点宝藏,到时候我干掉你们,至少还能拿到一点彩头,现在干掉你们,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吕洋怒极而笑!

见过狂妄的,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

这竟还是要把他们当成寻宝的工具,到时候再来收割!

他很想要复述沈浪的话,但还是觉得夜长梦多,直接干掉比较安全可靠。

“那就来吧!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等等,你们的废话太多了。给了我机会,回见!”

说话间,正要出手的吕洋等人,骤然发现沈浪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大片的草原,不说一眼望不到边际,最起码以他们的眼光,不可以确定极远的距离。

沈浪就算速度太快,拥有再强的飞行法宝,多少也会有一个影子啊。现在却是凭空消失,直接不见了。

再想想“废话太多,给了我机会”的话,吕洋不由得怒哼了一声。

“区区障眼隐身法,也敢在老夫面前显摆!”

他早已经把周围场域克制住了,刚刚本来是为了袭击沈浪和保护吕家人,但现在则是用在把沈浪的所在寻找出来。

在他看来,这应该就是运用了“隐身法术”,隐身法术本质上还是障眼法,只是高低有别,因为人并不可能真正的完全消失,只不过看不见了而已。

所以他第一时间,封锁了周围,其他人也配合默契,一动不动,以免干扰到了他的搜寻,同时保持了高度的戒备。

地面上的无数青草,一下都竖直了起来,仿佛得到了能量的强化支撑,而且它们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个的个体,而仿佛连成了一片。

吕洋此刻的心神宁静,可以清楚的感应到周围所有一切细微的变化。如果沈浪想要趁着隐身的时候离开,那他会第一时间感应到!

因为若要飞行离开,必然会让空中出现波动;轻手轻脚地走开,也会惊动地上的草。

现在周围很大一片区域,都是在吕洋场域控制之内,连风都进不来。他等于与环境融为一体,又没有其他人的干扰,只需要出现一点的变化,就能够发现。

其他三个,都保持着高度的戒备,虽然不方便移动,但眼睛、耳朵和神识,都还是不断的探索着周围。

本来吕洋觉得他如此全神戒备,哪怕是一只蚊子、一只蚂蚁的变动,都能够感觉到的。可现实却是打脸了,他们吕家所有人认真的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吕枫他们三个还好一点,吕洋要场域全开,要那么大范围丝毫的变动都感觉到,然后确认分析,其实比战斗状态还要吃力!

因为战斗的时候,是有明显目标的,只要围绕着敌人来就可以了。

现在没有敌人的踪迹,但确定有敌人存在,敌人又是隐形的,随时可能逃走,也随时可能攻击他们。所以就必须兼顾到任何一丝的变动,无论是场域内气流的微微变动,还是虫子的爬动草丛的摇动,都必须要锁定分析。

坚持了半个小时没有结果,吕洋只能悻悻地的收场,确认沈浪已经离开了,说了几句场面话,让大家保持小心,然后是尽快离开这里,探索遗迹。

沈浪当然是藏身到了天书空间之中,进入之后,他其实也是无聊的。因为时间差的关系,外面过一分钟,他要在里面过一百分钟。

而以吕洋的境界,隐身术是唬不住他的,必然会坚持搜索,那他必须要预备他们搜索一个小时的热度。

如此沈浪便干脆修炼了起来。

不过现在刚刚进入到不周遗迹,什么都还没有看到,让他修炼也无法安心啊。

好不容易坚持了两天,沈浪决定出去,外界应该是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吕洋等人应该还是在戒备之中,但也可以冲杀他们一番。

结果他重新现身出来,却发现现场已经没有人了。

不过吕洋场域加持了半个小时,对周围环境的影响还没有消除,让沈浪可以判断出来,他们应该也才是刚刚离开。

这个结果让沈浪很满意,他刚才并不是说大话。吕洋已经把他逼到这个份上,大家再见面的话,吕洋肯定不会再说什么了,直接就会动手。

所以他必然也会对吕家不留情,甚至包括吕枫!

不过遗迹太大,而且很多是前人探索过了的,他一个人能探索到范围还是有限,让吕家先探索一番,得到了东西之后,再来收拾他们,才能另有收获。

所以,即便耐不住的出来,他想着的也是先突袭击伤一两个,而不会杀他们。

至于分开了之后,还能不能再遇到,这到不用担心,因为沈浪在把令牌扔还给吕枫的时候,既是表达清了情分的意思,也是一重掩护,同时放了一个微型追踪器过去他的身上。

当时吕枫有点尴尬和无奈,注意力都在令牌上,也没有留意。

这追踪器不比之前在金燧谷发的那些,那些微型探测器,是可以检测到声音画面的。而现在的,就是真正的微小,只是起定位追踪作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