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给我哭一个-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72章 给我哭一个

沈浪手一挥,长长延伸出去的铁棍,前端已经缩小,把一棍打晕了的李中原勾了回来,然后跟何中方一起抓在了手里。

“手下留情吗?我可是邪魔外道啊,邪魔外道不是杀人如麻的吗?”

沈浪讽刺了一句,他并没有把佟中智也抓过来,人质有两个已经够了。剩下一个,要让他们看看效果。

此刻,苗中天马上闪身过去,把正从空中坠落的佟中智捞了过去。

只见佟中智状态还是可以的,并没有被炸死,不过即便是半仙之体,被同时间不断的轰炸,衣服自然是不可能再保存完好了,这会儿已经没有片缕,而且须发也明显的烧焦了。

除此之外,身上也是有着不少的伤口,而且强大的冲击力,也让他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发现他并不算重伤,苗中天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佟中智,却是难以承受这一份尴尬,当即自己飞远了一点,也顾不上疗伤什么的,先从储物空间找了衣服披上……

“阁下言重了……”苗中天苦笑了起来:“我们刚才……是开玩笑的。”

“要把我灭杀了,居然是开玩笑的?那我是不是应该觉得庆幸,这是逃过一劫啊!”

贺兰一笑冷哼了一声:“少装蒜!大家只是切磋一下功法,你确实出手不留情,直接把人往死里打,和邪魔外道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是吗?”沈浪举了举手里的两个人,做事用力的一捏。

“别、别!”

贺兰一笑可以不管,苗中天可不能不管,这是他亲的师兄弟,更是几十年的伙伴啊,那感情不是一般可以衡量的。

“对不起!”

为了能让沈浪放手,苗中天果断的道歉!

“怎么?你们不是除魔卫道吗?那应该不怕死不怕累的精神啊,被我威胁一下就道歉,这还算是正道人士吗?太怂了吧?”沈浪继续的揶揄嘲讽。

苗中天苦笑道:“其实……我们刚才并没有恶意。阁下年纪轻,可能没有听说过我们的名头,我们红甸四子和贺兰兄,都以挑战别人闻名。”

沈浪沉下了脸:“你们刚刚算是对我的挑战吗?”

“刚才是我们不对……这毕竟是不周山,我们怕您没有心思接受挑战,所以才用了这样的方法,借口除魔,实际上我们也就是想要和您切磋一下,真的,我们其实没有恶意的。”

苗中天快速的解释着,又小心的问道:“您能不能先把他们两个放了?我怕他们被您给捏死了……还有……您能恢复正常状态吗?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不习惯……”

沈浪冷笑:“我是输了还是怎么的?为什么要迁就你的习惯?”

贺兰一笑沉声道:“小子!你想要什么条件,直接开出来!别在继续啰嗦,我们战斗一生,什么样的情况没有见过?输赢都光明磊落一点!”

沈浪淡淡一笑:“贺兰一笑是吧?不要着急,现在我抓着的是红甸四子的人,所以你不要在这里狂吠了,等会儿我会单独和你算账的!”

“……”贺兰一笑一阵无语,刚刚他们可是五个人一起联手!

也就是他们算是一方的,既然有一个被击中,两个被活捉了,那无疑就是他们输了,这一点他还是认的。

“唔,一笑……等会儿我要让你一哭!”

“……”

贺兰一笑直接被激怒了,不过看着沈浪手里还有两个人,还是忍住了。

苗中天马上接口:“阁下英雄出少年,我们五个人联手,都不是对手,我们已经是认输了。他们两个算是您的俘虏,还望能放过他们一马,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当然,如果阁下要我们付出什么,我们也是可以考虑的。”

“真的吗?我条件只有一个,而且很简单。”

听到沈浪的话,苗中天眼睛一亮,“您请说!”

贺兰一笑却是有点狐疑,他本能的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会那么简单。

“让贺兰一笑哭一个。”沈浪的目光看向了贺兰一笑。

贺兰一笑直接抓狂!

这算什么鬼!他可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就算输了,也不能哭啊。

“小子!说话注意一点,士可杀不可辱!”

“士可杀不可辱……道理是没错,不过你算什么士?”

“我——”

贺兰一笑气得直哆嗦。他战斗凶名在外,谁见到了都客客气气,今天差点被这个小子给气死了!

“贺兰兄……中原、中方的性命可就在你的手里了……”苗中天硬着头皮对贺兰一笑求道。

相比起沈浪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陌生人,他当然宁可求朋友。

贺兰一笑被他这一句,弄得差点吐血!

这厮让老子哭也就罢了,你苗中天也让老子哭!

他很想要喷苗中天几句,不过看到苗中天一脸无奈和悲苦的模样,一下心软了下来。

毕竟是数十年的交情,而且大家都是有同样的经验。虽然平时都说,这一生宁可死在挑战上面,可真的要看着两个人被捏死,也是做不到的。

贺兰一笑要变成贺兰一哭,这固然是非常没有尊严的事,但能够救回来两个伙伴,还是值得的。而且相比起其他的条件,这除了没尊严之外,是最容易达成的。

“小子!你要说话算话!”

贺兰一笑怒吼了一声,然后使劲的憋自己。

可是他满腔怒火,这会儿只想要大干一场,哪里还能哭得出来?

不过到了这个境界,想要控制生理上的一些状况,其实还是小事一桩,情绪上憋不出来之下,他只能强行让自己哭了出来。

这是屈辱的眼泪啊!

苗中天看着也是非常的难受,这一哭,让贺兰一笑以后说到名字,就会想起这一份憋屈了。

沈浪手一抖,何中方的身体当即飞了出去,苗中天赶紧把他接住。

其实在扔出去之后,已经解除了禁锢,何中方恢复了自由,刚才他是被抓住的,也没有大碍。

沈浪的手里面,还有一个被铁棍打晕了过去的李中原,那是三个人里面受伤最重的一个。

“小子!你耍赖!老子已经哭了,你怎么还扣下一个人!”贺兰一笑怒道。

“阁下能不能……”苗中天继续的委曲求全。

“条件一个,当然是换一个人。你以为你个毛熊一样的家伙哭起来有这么价值?我是想要试探一下,看看你们是不是会把他当草芥!真正换下他的是义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