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不依不饶-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67章 不依不饶

沈浪在下方查看了一下,然后飞掠到了其中一个石柱的顶上,望向了前方,视野是极好的,非常辽阔非常遥远的距离都能收入眼中。

“何人如此无礼,竟敢亵渎擎天之柱!”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让沈浪微微惊讶。

他不需要回头去看,神识和圣甲已经被周围一切细节看得真切。

他刚才降落的时候,当然是已经全部观察过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有人,要不然的话,也没有这个闲心上来石柱上观望。

现在随着声音,发现在山坡上,有一处巨石,正被人搬移开来,露出的是一个山洞。

这山洞很浅,应该是临时挖出来躲避风雪的,人到了里面之后,便用巨石把山洞遮挡了。

这里面只有一个人,不知道是自身收敛得好,还是拥有那能隐藏元气的神秘石头,所以刚才沈浪外在看不到,也没有感应到他的存在。

这两根柱子通过周禹的记忆,沈浪也知道被尊为擎天之柱,不过具体什么人建的,朝天门的信息并不清楚。

对于这擎天柱,大家都是赞叹,但一般没有上升到膜拜的程度。不过也可能以前也没人落在这顶上的关系吧!

沈浪不怕事,但也不想惹事。如果这真的是人家尊敬膜拜的东西,他踩在上面,哪怕是无心的,对别人也有亵渎之实。

所以他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听到了,然后从上面飞身落了下来。

“尊驾已经来了许久了吗?不知道如何称呼?”

在沈浪看来,他已经下来了,再主动的打招呼,事情就过去了。

可是没想到那个从山洞里出来的人,却是依然的怒气冲冲,一下跃到了沈浪的面前。

“你是何家小儿?竟如此无礼!现在对擎天柱跪下磕拜忏悔,我且饶了你!”

这个人年纪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岁,不过却是一脸长长的大胡子,头发也是散开没有打理过。不过现在的风雪,也不会沾染到他的须发,距离身边几尺之外就飘开了。

“不知者不罪,我也不知道你对这柱子那么看重,你说完我就下来了,还要跪下磕拜忏悔?过了吧?”

沈浪还是保持着礼貌和冷静,淡淡的商议了一句。

这个人如果识趣的话,还可以顺着台阶下。可惜的是,这个人却是坚持了他的态度,反而似乎被沈浪的话触怒了!

“好一个不知者不罪!我不知道你是何人,是不是把你杀了,也可以说不知者不罪?机会我给你了,你莫要找死!”

这个胡须大汉的实力,沈浪也有点看不透,只能确定至少也是巅峰半仙了,这应该也是他霸道的倚仗。

沈浪到这不周山来,是为了赶上这千年一现的不周遗迹,可不是随便和人打架惹事的。

能够感知到遗迹将要开启,有能力来探索的,必然也都是大门派,没有必要一来就树敌。

“我表示抱歉,刚才的行为可能对这擎天柱有所不敬,我已经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不能说这有多么的诚恳,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样的道歉,沈浪觉得足够了。即便是游客到庙宇里面,无心对神像不敬,道歉也就够了。

也只有极少数极端的宗教,才可能把你当成大罪。

“敬酒不吃吃罚酒!”

似乎在胡须大汉看来,沈浪这是很敷衍的道歉,没有按照他说的跪拜磕头忏悔,就不能算道歉了。

说话的时候,他的一只手伸了出来,直接向沈浪的肩膀抓来!

他的速度并不快,就像是一般人向你肩膀拍一下的速度,不过就是这随意的一拍,却是蕴含着无数的变化!

这人并没有抢先控制场域,但就在这一拍的过程中,却俨然带着流动的场域。如果目标没有控制场域,那几乎就毫无反抗,如果有控制场域,他这也能达到直接的破解。

因为他的场域就融合在手臂一抓之中,是所有力量集中的发挥,远比控制周围一大片更加的精纯。

但除了场域集中的发挥之外,他又是把沈浪的周围都封锁了,如果想要逃走的话,他的攻击随时延伸了过去。

毫无疑问,这人对于场域的控制,已经远胜于一般的半仙。

他现在的出手这么轻松随意,应该不是想要置沈浪于死地,但又是绝对的控制,无疑是想要一把将人降服。

沈浪目光如炬,在他刚刚出手的刹那,已经看到了所有的后招。这也让他有点惊讶,此人要比未央子周禹他们更高级得多了。

他也不敢怠慢,同样轻描淡写的一手拍了过去。

胡须大汉的出手看似速度不快,但其实已经封锁了一切,沈浪除非是向后面飞逃——然后他也会马上控制并跟上,想要往前迎过去,几乎是很难的。

可是沈浪现在却颇有一点后发先至的味道,不等他的手掌拍到肩膀,在中间已经阻止上了。

这个变化,让胡须大汉也是有点惊讶。

本来按照他的预估,是沈浪被压得死死的,最多等到他的手掌到了肩膀的刹那,才能勉强的抬手,但已经来不及了。更大的可能,应该是往后面逃走,或者祭出法宝攻击。

没想到沈浪居然会如他一样简单的一掌拍过来,而且这一掌的速度,不仅仅破开了他的封锁,竟比他还要更快几分!

如此一来,他就不得不改变策略了。如果他继续的拍向沈浪的肩膀,不等手碰到肩膀,他的手臂已经会先被沈浪的手掌拍中!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他是要控制沈浪,沈浪则是反击,出手可能会比他更重,一旦手臂被击中,那就不是手掌被拍断那么简单了。

所以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会儿都只能把攻击到一半的手掌改变了一点方向,和沈浪的手掌对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攻击的时间不会超过半秒,而包括双方的反应、出手和变招,都是在其中完成了。

当两个人的手掌接触的刹那,一阵小型的波动迅速的扩散了出去,把周围的飘落的雪花激荡出去了很远的一圈,两个人的身体也都是微微的震动了一下。

毫无疑问,两个人都是保持了压制,把力量用在和对方的对撼之上,并没有对周围迸发出去,以免影响到了附近的擎天之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