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断臂夺印-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44章 断臂夺印

仇恨蒙蔽了周禹的眼睛!

他见到沈浪,已经怒不可遏,怒火和仇恨一起迸发。加上前车之鉴,让他决定必须速战速决,马上的搞定,不能让沈浪跑了。

所以飞跃出来的时候,直接就把压轴的朝天印施展出来了。

然后在镇压下去那一点点的时间里,他必须是全神贯注的。因为朝天印这等法宝,即便是他,也必须全力施为的操纵,要不然可能控制不住。

而且朝天印是可以变大,真正达到山岳一般都可以。不过刚刚是在黄楼面前,所以他必须要控制好“尺寸”,尽量扩大镇压范围,但又不能撞到了黄楼。

再加上朝天印出来之后,就遮挡住了下面的视线,也就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他没有心思多想其他,只想要把沈浪弄死了。

而那铁棍向上顶撞的惊天对碰,更是让他心神震颤,手臂发麻,赶紧全力以赴的继续镇压下去。

结果就是疏忽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

那就是林公子……

他出来对沈浪的喝斥,就是“孽畜,不可对林公子无礼”,可是之后的几秒里,他自己被仇恨和怒火蒙蔽了,只想着干死沈浪,完全无视了林公子那一茬。

可是先出来的那个林公子,可是被沈浪踩踏在地面摩擦!

结果不用说了,朝天印砸下来,沈浪死没死先不说,光林公子是肯定没法逃离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虽然现在面前的是一滩肉泥,甚至衣服的碎末了,但基本颜色还在。他这几天都是在这里,对于林公子的情况,也是了解的。

回想了一下,刚刚出来时看到的,林公子也就是这衣服。

而细看地上血肉模糊的肉泥,似乎只有一个人的分量啊。难道……

周禹马上收起了为林公子的头疼,马上警觉了起来,同时也准备好了朝天印。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猛的有东西飞了出来,让正注意着周围的他,直接被撞得飞了起来。

远处看热闹的则看清楚了,是刚才被朝天印拍入了地底下的那黑色巨大的“柱子”。

沈浪当然没有被拍死了,他之前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施展开场域。虽然场域难以抵挡住朝天印的速度,但对于他自己,则还是有巨大的加成。

尤其是在铁棍顶上去的那一刹,他已经说好了闪避的准备。

以沈浪的速度,配合“幻影流星步”,再加上场域的帮助,那速度足以让他超越了一般人的观察。

所以包括周禹在内,都没有看到他从旁边飞掠离开了。

而在周禹更好心神巨震的时候,沈浪当即操纵铁棍,把他撞起了空中。

沈浪自己,则已经飞过去等着。

周禹马上操纵朝天印!

既然林公子都已经被拍死了,那只有把沈浪给拍死,然后把这推到沈浪的头上,要不然他真的不好面对。

就在朝天印刚刚要变大的时候,周禹发现沈浪是在空中等着他,赶紧不手腕一转!

朝天印还没有来得及朝着沈浪砸过去的时候,一道黑影一闪而没。

瞬息之间,周禹就感觉手臂仿佛轻了一下,本来就麻痹的手,更仿佛感觉不到了朝天印!

他眼睛看过去,瞳孔不由得迅速的收缩了起来。

他的手!

居然从小臂上面开始,直接完全的没有了,仿佛被迅速的切割了一样。

而手腕带着手掌,还托着正要拍出去的朝天印,失去了支撑,正从空中坠落。

下一刻,他看到的是断腕的手掌继续的坠落,而掌心的朝天印,则已经飞离开了。紧接着,他马上感觉失去了和朝天印的联系!

朝天印不可能一下被切断联系,只有一个可能——刚刚在他短暂对朝天印的失控之际,对方在他重新操控之前,把朝天印收到储物空间了!

周禹直接想要骂娘!

这行为简直比斩了他的手腕还要更加的恶劣,竟然当着别人的面,抢人家的法宝!

这可不是别的法宝,是朝天门立派根基的镇山之宝,丢了朝天印,他还有什么脸面当朝天门的掌门人?

周禹的暴怒,让他断腕处血液喷涌得更加的激烈了起来。

但迎接他愤怒的,却是一根漆黑的铁棍,正从上面砸了下来!

就是之前把他撞到空中的柱子,现在变成了一根铁棍,正被沈浪灵活的敲打过来。

失去了朝天印,直接让周禹有点乱了方寸,对于这铁棍,他本能反应是想要伸手去抓住。等到手伸出去了,才意识到不对……

之前托着朝天印的,是他的右手,如此重宝,当然是用擅长的手托着。但平时极其少有动用朝天印,右手就是常用的手。

结果刚刚看到铁棍过来,本能的就是右手去抓。可现在右手从手腕下方,已经直接断了一节,手腕和右掌已经坠落下去,他迎上去的,是还在冒血并被腐蚀着的一截手臂!

周禹意识到不对,便想要抽回手,同时马上想要躲藏到黄楼过去。

他并不觉得沈浪有什么实力,只是太狡猾了,把他坑了。所以他需要的是一点时间,把这个失去了先机的节奏重新掌握回来。..

他当然不可能罢手,沈浪是一定要杀了报仇的,朝天印是一定要抢回来的。

只是,掌握了先机的沈浪,又怎么会给他重整旗鼓的机会?

发现这厮居然用断手来阻挡铁棍的时候,沈浪都觉得不可思议,当即不客气,以更快的速度,更重的砸了过去。

周禹本能的反应,是用手掌抓住铁棍。但现在发现没手掌可以用,便抽回手,这样之下,哪里还有多少防御?

结果就是他想要闪避的时候,整条手臂,从肩膀到断了的小臂处,所有的骨头都被狠狠的砸碎了!

刚刚整个小臂被腐蚀断了一截,手掌都没有了,那疼痛已经让周禹非常的难受,只是境界高忍得住,现在又把整条手臂的骨头全部砸碎,就像一个空袖子一样的挂在肩膀上……

那无数骨头、神经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把从肩膀开始,全部封闭了。

“孽畜!还我朝天印!”

他刚刚才喊出这一句,整个人就被沈浪一棍砸飞,直接撞击在了黄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