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女剑仙元神-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2章 女剑仙元神

抛开和岳家有渊源不说,就算是在上一世,“夺舍”也是邪派才干的事。这和杀人还不一样,不管是交手动武,还是刺客暗杀,都是“人与人”的较量,赢的人靠的是能力的高低。

但元神夺舍,则是虚渺灵体对人的侵占,如此夺舍肉身的行为,正派人士都是不屑干的。就像沈浪,他也是等到转世重生,而没有在二十年前夺舍了沈南的肉身。

感觉到他的怒意,这缕元神更加的惊惧,赶紧继续解释:“夺舍为天道所不容,我真的没有这样的心思,我是走投无路的借寄。本来是想要不露痕迹地寄宿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人承受不住,我就想着赶紧恢复一点,早日离开,日后再回报……”

“一住就是两年多,不断的吸收别人的元气养分,如果这次不是碰到我,你还会走?你会把这个人,和这家人所有资源榨干吧!”

沈浪之所以没有直接干掉它,还会和它废话,是想要了解多一点的信息,这是他现在接触到的第一个灵体。

“不敢,我对于此人,已经是感恩戴德,真不敢害人。求大人明鉴!”

“你是什么人?如实说来,如有隐瞒,我马上灭了你!”沈浪警告了一句。

这缕元神不敢怠慢,赶紧和他意识沟通了起来。

能保持着元神不散,当然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也不是怨灵,她生前竟是一名女剑仙!

不过她没有到渡劫的程度,而是被敌人击杀。在临死之前,一缕元神逃了出去,没有落得形神俱散的下场。

但逃走的元神,也是受到了重创,勉强找了一个地方寄存下来,就进入了很长时间的休眠之中。等到苏醒过来,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也不是因为她恢复了多少,而是坚持不下快要消散了!

也就是说,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如同重病之人的回光返照。因为没有肉身实体,她空有一身知识,也无法修炼。

在熬了一段时间之后,碰到了岳百川,就成了她的目标。这是一个修真者,能承受得住她的“寄住”,并且能给予她一定的养分,可以帮助她慢慢恢复。

但她还是高估了岳百川的承受之力,因为她曾是剑仙,直接是以剑意的方式入侵了岳百川,没想到直接就把岳百川给重创了。

“大人,我说的都是实话。后来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就算我离开,也不能让他恢复。这算是我的恩人,我不能害他,但我要救他,就得先恢复强一点。”

对不起,我不小心害了你,但要救你的话,先让我吸你的血强壮一点……这个逻辑是很强盗的。不过她还是说出来了,也算是如实相告。

而沈浪也明白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就像现在他把这元神吸取出来了,但如果不施救的话,岳百川一样是好不了的。

“我姑且相信你,那等你恢复一点,你离开这具身体,你又何去何从?”沈浪直接再问了一句。

如果她根本没有其他的计划,占据岳百川的身体,还是最大的可能!

“我不能夺舍害人,只能是找个有灵气的器物寄存,再慢慢的修炼,希望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虽然没有实体,但意识感应的沟通,让沈浪感受到她的一丝茫然,就像之前的惊恐一样,都是真实的情绪反应。

她说的器物,就像之前沈浪的那块玉,或者那个被他吸收灵气之前的香炉。因为有灵气,可以让元神寄存,再通过器物里面灵气来壮大修炼。

停顿了一会儿,沈浪又感觉到她的情绪变了:“我不甘心!我是一个天才,我从小勤修苦练,我要成就剑仙大道!我不甘心就这样陨落了……”

虽然这“语气”有点不敬,但沈浪却是一阵触动。

修炼都是夺天之功逆天改命,他上一世也是渡天劫失败,不甘心陨落,所以才布局转世,让自己重头再来。这个女剑仙没有他那么强大,或者说在还没有足够强的时候,就被人为陨落,她当然也不甘心。

从她意识感觉到了自己的影子,让沈浪有了一丝恻隐之心。

“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器物寄存,但为了避免你害人,我必须封印了你。”

沈浪前面一句,让她微微激动了一下,而后面一句又沉寂了下来。

“你不服?”

“不敢,我现在完全没有资格和大人抗争,您要封印我,我也没有办法……”

显然,能够寄存修炼,哪怕时间长一点、速度慢一点,还有一个盼头。但如果被封印了,就希望渺茫了,想要破封而出很难,想要再碰到有人解封更不知道猴年马月。

感受到她“认命的无奈”,沈浪迟疑了一下:“或者,我可以把你养着。日后有机会,也可以给你觅一具肉身。但你有什么价值值得我帮你?”

他是心血来潮的恻隐,但在这元神听来,却无疑是绝望之下的一个希望。

“大人若能再造,焉凉感激不尽,必全力相报!我虽然现在只是一缕很弱的元神,但剑修功法完全记得,您若需要,可以倾囊相授。”

沈浪这才知道她叫焉凉,“剑修功法?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功法吗?”

焉凉似乎怔了怔,她只是现在很弱,但从刚才的对抗,她可以感觉得出来,沈浪是远远不及她前世境界的。剑仙的绝学功法,怎么会不为所动?

那只能说明这个更加贪心,光是功法还不足以让他满意!

“我还有一些收藏的物品,也可以算是宝藏。我可以提供信息,由您取出,全部归大人所有。”

这本来是计划着等日后有一天杀回去的资源。为了能够保命,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应该来说,她现在命都没有了,只是一缕元神,如果这还被灭,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不稀罕。”

“……”

这还不够?这叫焉凉的元神有点怒了,觉得这个人太过于贪得无厌了。

说话间,沈浪也已经考虑清楚了。“想想你也没有什么大的价值,要养着你,并为你觅得肉身。总不能白付出,你得打工偿还。”

“打工……偿还?”偿还能理解,打工对焉凉来说还有点陌生。

“你得成为我的奴仆,我也会让你尽快的壮大起来。暂时我也想不到有什么要你做的,有需要的时候再说吧!”

沈浪计划的是,把她当成一个分身来用!他想要修炼到分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但这元神如果用好了,也可以做到一些肉身做不到的事。

例行求收藏求票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