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收服治愈-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3章 收服治愈

焉凉生前可是女剑仙,哪怕只是被称为、或者自称为剑仙,也足以说明她的境界不低。

现在却要成为奴仆,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但跟存在比起来,这也还是能够接受的。毕竟人家是需要等价交换的,她的功法、她的宝藏,别人都不看在眼里,还能怎样?

在确认之后,沈浪直接用神识给她的元神打上了一个烙印,这让两个人有了从属关系。如果她想要害沈浪的话,首先就会遭遇到反噬,而沈浪要取她性命,则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并且如果沈浪遭遇到意外死亡了,她也会烟消云散!

这跟之前诈唬莫歧的时候差不多,只是跟真人施展出来会更麻烦,以莫歧的修为,也还不值得沈浪耗费心神。现在对这个很弱的元神,就轻松做到了。

对于焉凉,则完全是一个不平等的条件,但没有办法。她本来就在弱势,别人本来是要消灭她的,当然要防备着她。

烙印成了奴仆之后,沈浪就没有跟她沟通那么多了,又不缺她的功法或宝藏。直接把她封藏在体内,然后分了一道元气滋养着她。

现在她这元神太弱了,完全做不了什么大事。想要能为我所用,先得把马儿养肥再说。

封藏之后,就是让她自己修炼恢复了。也不会影响到沈浪,当然她更不可能了解到沈浪的思维。

处理好了,沈浪再检查了一下岳百川的状况。

脑中没有了那寒冰之气,没有了元神吸收他的元气养分,本质上来说,病灶根源已经去了。剩下的是把他治疗好,然后是修养恢复了。

这就交给岳百伦都可以了,但救人救到底,沈浪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注入元气,将岳百川的大脑伤害恢复,顺便将躺了两年坏死的一些器官机能也修复了一下。

等他做完之后,植物人两年多了的岳百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是……这是什么地方……”他慢慢看到了沈浪,又依稀看清楚这像是病房一样的房间,但一般的病房又没有这么大。

“你没事了。”

沈浪按了一下床边的铃。

“我……我昏迷了多久?”岳百川又问了一句,他是把沈浪当成了医生,也以为他是昏迷了一段时间。

“可能两年多吧!我也不清楚,等会儿你直接问他们。”沈浪耸耸肩。

“两年?”随着简单的对话,岳百川的思绪开始清晰了一点,听到说昏迷了两年,有点难以置信。

岳刚和岳百伦两个,在沈浪要求之下离开,但也就在外面候着,一听到铃声,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开门进来了。

“沈先生,是不是有什么……父亲!”

岳刚本来还想要问一下是不是有问题,没想到进来见到父亲已经醒了!

他父子情深,顾不上和沈浪客气道谢了,直接扑过去到了床边。

岳百伦此刻也是非常的激动。

他因为照顾了两年,对于兄长的情况更加清楚,不仅仅是他,所有中西名医都没有用,他实在不相信沈浪这个年轻人能有办法。

就算沈浪实力强大,但也不可能是万能的全才啊,就算是全才,年纪也有限啊。

但两年下来,他们也是用过了各种办法,确定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所以他也不会质疑,死马当活马医好了。

只是让沈浪一个人在里面,没有亲自看着,他是有点不放心的,所以就在外面等着。

没想到这才多久的时间,再进来不是发生了意外,而是兄长已经醒来了!

“谢谢!沈先生真的是少年大师,是我们岳家恩人!”岳百伦代替了岳刚,诚挚的向沈浪道谢。

沈浪点点头,“他的症结已经根除,但毕竟躺了两年多。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剩下调养方面,就不需要我多说了,相信岳老更清楚。”

看到兄长醒来,岳百伦已经非常的激动,不管怎么样,至少是一个大的突破。等听到沈浪说症结已经根除,那剩下的就真的只是小问题了。

“多谢、多谢!”再说其他都是多余的,至于报酬之前岳刚已经许了,所以岳百伦干脆便向沈浪鞠了一躬。

床边的岳刚在确认父亲真的醒来之后,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会儿也是过来道谢。

他一把年纪了,看到八十的老父亲救活了,此刻也是有点老泪纵横。

“不用跟我多客气了。你们照顾一下他,我先走了。”

“行、行,大恩不言谢,岳家没齿难忘。我这就让镇南送您!”

岳刚这会儿是真的急于了解父亲的情况,想着跟沈浪一起,也只能是不停的道谢,便选择让岳镇南来送。

话虽如此,岳百伦还是亲自送沈浪出了门,而岳镇南和其他几个年轻子弟也是在外面候着,看到他们出来,马上迎了上去。

“沈先生!”年轻的岳家子弟,都向沈浪恭敬行李。他们是今晚上见过沈浪动手的,都是非常的崇拜。

沈浪点了点头,没有多和他们说什么。

岳百伦已经跟岳镇南叮嘱了一句,让他开车送沈浪。

岳镇南马上答应。

忙碌到现在,总算可以清闲一下了。但其实从时间上来说,无论是收拾五个门派,还是治疗岳百川,都没有用去多久,现在还不算晚。

岳镇南很快开车过来了,接上了沈浪之后,剩下他们两个,就有他说话的份了。

“今晚真的太感谢了,如果不是浪哥你……”取车的时候,岳刚已经打电话给他,跟他说了岳百川已经救醒的事,让他更加的感激。“真的是何德何能啊,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能认识你这样一个朋友。”

“行了,你们都道过谢了,也要给我一个亿,还有股票什么的。再谢下去,我会不好意思了。”沈浪应付了一句。

听着他的语气,并没有高高在上,还是把自己当成朋友,让岳镇南很开心,当即也放下负担,摆正心态,崇拜可以,但不能敬畏仰望,那样就无法做朋友了。

“那……浪哥,你也辛苦了,我带你去平西的餐厅吃饭,然后再去最高档的浴室泡个澡,再顺便……嘿嘿嘿”岳镇南一边说,一边对沈浪挑眉,发出男人心照不宣的笑容。

沈浪直接白眼!“好好开车,送我回去。”

为了不让这厮再蛊惑他去灯红酒绿的场合,他干脆看手机,查看一下微信。之前虽然开机了,但也没有多看。

结果看到班级群有巨多的留言,并且江河等人私信他,都在传播着一个劲爆新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