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抱朴宗会面-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03章 抱朴宗会面

把他们打发走了之后,沈浪便取出了那一颗玉皇灵虚丹。

这不仅仅是买过最贵的丹药,应该说最贵的物品。原价一万上等灵石,砍价之后也是七千左右。

这真的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若不是得到了十万,沈浪也是舍不得花的。

现在仔细的查看,那瓶子是密封的,隔绝效果很好,感觉不到里面的情况。

罗胖子以商行的信誉作保,自然不会是假的了,要不然传扬出去,几百年的声誉就垮了。

但这一颗丹药,真的能够让他脱胎换骨、甚至跨入大仙之境?

沈浪研究了一会儿,还是收了起来。

他突破半仙之境,是依靠在天书空间的数年时间。但之后半年,就没有这样的闭关时间。现在短时间之内,是难以强行突破的。

现在他是等着明日的拍卖会,看看有没有更多的好东西。

不过明日还是两大一小的小型拍卖会,十天之后的才会是一个月的重头戏。十天的时间,已经够消息传出去,让周雨村他们赶过来了。

如此一来,他能够从容参加的,就是明天这一场了。

再清点了一下收获,主要出售的是他们几家夺到的,不过他自己半个月在金燧谷得到的,还有一二三四的。但向玉蟠桃这样比较高级的,沈浪是没有出售的。

现在能够利用上的主要资金,还是那九万的上等灵石,他个人其他的累积,能用的也就几千了。

不过刚才罗胖子那里,限量版独一份的玉皇灵虚丹,最高价格也就到一万。应该算是一个天花板价格,拍卖的物品,也不会再高到哪里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葛路亭的声音传了过来:“沈浪,出来一下吧!另外找地方说清楚,你也不想连累了客栈,让本土的修士看热闹也丢人。”

沈浪的神识一扫,见到葛路亭就在客栈外面。除了他之外,另外还有三个人,应该就是抱朴宗的人了。

不管这是葛路亭自己的意思,还是抱朴宗的意思,都符合沈浪的想法。

今日在擂台上,他已经大出风头了一次,必然会被更多的人注意。那是个人恩怨的决斗,是在擂台上,不会有人干涉。但如果在客栈动手之类,则可能成为公敌。

沈浪左右无事,拍卖会是要明天,今天他也不想和其他人应酬,便直接的出去了。

在客栈外面,葛路亭看到沈浪出来,马上低声向他旁边的三个人介绍了起来。

“几位师兄,这位就是沈浪。”

在沈浪走过来的时候,他也向沈浪介绍了一下:“沈浪,这是我们抱朴宗的高人。万剑流师兄,静海师兄、钟繇师兄。”

这三个人从表面年纪看起来,都要比葛路亭年轻得多。万剑流看似五十多岁,静海和钟繇两个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

不过能者为师,万剑流的实力是半仙境界,另外两个也是化神境巅峰的水平。而葛路亭只有化神境中期,差距还是明显的。

所以他口称师兄,已经是高攀了。

“沈浪大师,今日一到天都,就已经名满全城。”万剑流笑着拱手,客套了一下。..

沈浪点点头,懒得跟他们客套,然后指了指外面。

看着气氛有点尴尬,葛路亭马上低声喝斥:“你小子别不识抬举!万师兄亲自来见你,是你的荣幸!”

万剑流倒是抬手阻止了他说下去,然后让钟繇在前面带路。

“我们抱朴宗,在天都城中,也有小小产业,会客要比客栈方便许多,请!”

外面已经准备好了凶兽车,大家一起上前,车子跑起来速度很快很稳。

以他们的境界,想要赶路的话,当然还是自己更快,也不会累什么的。凶兽拉车,说到底也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了。

在车内的时候,大家也是简单的客套了几句,万剑流询问住得惯不惯之类的废话。而钟繇是在外面赶车,知道气氛不融洽,还是加快了速度。

抱朴宗的产业,当然也不会是在偏僻的地方,就是在城中心,转过了几条街就到了。

“沈大师,请!”万剑流并不因为沈浪的冷淡而给脸色,还是保持着基本的客套,当然也没有太过热情。

这“小小的产业”,赫然是一个王府一样级别的大宅。前面有大门,两旁还有偏门,里面进去有几进,包括花园和各种亭台楼阁,以及假山流水等。

万剑流他们当然也不是炫耀房产,对于修真者来说,这些世俗产业再辉煌,都不算什么。

沈浪在随着他们进入里面之后,就感觉到了,这个大宅院里面的建筑风格,其实是暗合阵法布局的。每一进的房屋、每一院的大小,还有亭台楼阁、假山树木的位子,都是有讲究的。

而有一些很可能是活动的,即在平时是可以形成聚灵阵,一旦有需要,经过挪动,可以变成一个杀阵。

抱朴宗是抱朴子葛洪大神新创立的门派,他们擅长的是炼丹,这些阵法也有可能是请人设计的。

“这里说吧!”

在路过中间花园的时候,沈浪停了下来,指了指中间一个大亭子。

万剑流笑笑:“沈大师是贵客,又是第一次来,应该要到正厅上座,在花园亭中成何体统啊。”

沈浪淡淡的回了一句:“终归不会有什么好谈的。一旦打起来,在这花园,终究破坏损失会小一点吧。”

从他们进来,就是这几位大佬亲自陪同,并没有更多的抱朴宗弟子,也没有普通侍从。

可见他们也预备了翻脸动手,已经把其他人都支开了。

到了这里,葛路亭就不需要压低声音了。

“沈浪,你在我们当中,是实力最强的一个。可别忘了,这是抱朴宗的地方,别说万师兄你远远不及,便是静海师兄、钟繇师兄,也不是你能匹敌的,你还这么大放厥词,简直狂妄之极!”

沈浪横了他一眼,“葛路亭,你不过是人家的一枚棋子,他们是想要和我下棋而已。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棋子就应该有棋子的觉悟,不要变成弃子!”

葛路亭被说得脸上火辣辣的,他很想要说万师兄他们不会这样的,但又怕万一万剑流真的如沈浪说的那样,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于是,哪怕非常的难堪和不爽,也只能先忍着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