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祖地-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200章 祖地

像抱朴宗这样保守风格的大门派,对于“祖地”,其实也是千百年来的浪漫幻想化了。

因为来到这边的,都是开宗立派的祖师爷,全部是大神,能够出那么多大神的祖地,肯定不同寻常啊。

就像我们对于出了诸子百家的先秦时代,也会觉得很了不起,但若真要去那个时代,必然在各方面都不如现代便利。

本来这只是古传说,没想到今日居然遇到来自祖地的人,而且是和自己同一个祖师爷的,抱朴宗那位总管马上就兴奋了。..

因为他已经读取了葛路亭的记忆,不明白的询问了解清楚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把葛路亭不明白的补全了。

比如大家敬畏的首领沈浪,不过是先来了,得到秋林剑宗的造势而已。而两方的信息一结合,就得出了秋林剑宗祖师爷高寒秋,同样是天山剑宗的祖师。

结果不言而喻,秋林剑宗护着沈浪,并为他造势,是因为他们相认了。沈浪后面的突飞猛进,应该也是秋林剑宗馈赠的关系。

对于抱朴宗那个总管来说,葛路亭记忆里的“祖地”——那个叫地球的世界,远比想象中差太多了。但他并没有觉得失望!

从信息的层面来说,现在知道这些的也就是秋林剑宗,抱朴宗知道这消息,也就拥有价值。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先进是让人向往和学习的,落后则意味着更好控制!

如果抱朴宗能够把祖地整个世界控制了,那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就像现代地球对非洲大陆的争夺一样,贫穷落后都不是问题,领土、矿藏、人口等都是资源,为了抢占资源,可以免费给他们贷款、援助等。

抱朴宗要是打通了地球世界,光出售丹药,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地球现在资源贫瘠,说不定是开发的技术不行呢?

再说了,光世俗就有数十亿的巨量人口,这是整个汉国都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这些凡人利用好了,也会是极大的资源。

他想要获得这些,首先就必须要扶持葛路亭!

让葛路亭成为新的首领,整个地球所有来的人,都能够被控制,或者至少是能引导为己用。下一步就是这地球祖地的开发!

所以他把沈浪的“神秘光环”一一撕裂,让葛路亭明白沈浪是依靠了什么才有今日的,而有抱朴宗的支持,如此成就,他也指日可待。

于是被蛊惑的葛路亭,便来到这里挑衅沈浪。

踢爆这些消息,让沈浪羞愧离开,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如果沈浪在离开的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那就更完美了。

当然,葛路亭在说出前因后果的时候,对他自己不利的一些,就略过没提了,只要大致上不出现错漏就行了。

抱朴宗更远的谋划,他甚至可能还没有联想到,或者不愿意多想。

在他看来,沈浪就因为在这边找到了同宗的靠山,所以才在一年之间,远远的甩开了他们。所以以此类推,只要他也得到抱朴宗的照拂,必然也能突飞猛进!

这一番来龙去脉讲完了之后,乔戮仙他们三个,已经再没有借口了。就算真有阴谋之类,这应该也是事实的真相了。

葛路亭也是冷静了下来。

“沈浪,你承认不承认,都无所谓。这就是真相!我不是要针对你什么,我和大家一样,本来都是非常尊敬你的。你救了我们的几次性命,带着大家走到这里,这都是我们感谢的地方。”

“但这个秘密,也是关系到大家的未来!你也说了,无归海狱那个空间之门,可能只有两年多了。这时候为什么还不把秘密告诉我们?”

“让我们知道了秘密,我们寻找本家同宗,根本不会影响到你什么。甚至不需要你带队照顾,你也少了我们这么多的累赘。但你太自私了!你需要我们做你的随从,让大家都求着你、靠着你。这让我很失望!”

“抱朴宗在这里有丹药商行,我会进入到他们的商行,看起来是巧合,但也有着冥冥中的联系。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所有人,可能就要被你坑害了!沈——大——师!”

他这一番看起来苦口婆心的话,也让乔戮仙他们几个有一定的同感。

大家都感激和尊敬,但这毕竟事关未来的大事!

现在知道这个消息,他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就算没有葛路亭这么意外的顺利,甚至他们的祖先可能没有在这里繁衍后代,但多少还有一个盼头。

要是完全不知道这个消息,就只能跟着沈浪冒死收获一点东西带回去了。

“三位老兄,你们看!”

葛路亭在面前桌上,放置了一堆的元灵石。

“我们在金燧谷,拼死拼活了一个月,那些药材能卖到多少灵石。相信你们都很清楚,就算你们收获比我多,也多不到哪里去。这是抱朴宗的师兄对我馈赠的一部分,够我们拼命半年都不止吧?”

“你们再想想,这一个月虽然没有之前死伤那么大,但也快一成了,按那几率,我有一半可能会实,也不过如此而已。你们还要维护他骂我吗?”

乔戮仙三人无言以对。

葛路亭说了那么多,沈浪也是消化了。从他的讲述,联想到了抱朴宗没有明说出来的意图,他们必然是对地球世界有所觊觎。

不过事已至此,乔戮仙他们的心思也动了,只是碍着关系不好翻脸。

“乔兄、南兄、刘兄,葛大师说的,都是真的。”

沈浪的话,让他们三个都不由得暗叹了一声,回避了沈浪的目光。

“秋林剑宗,确实是高寒秋和林樾之建立的。或许还有其他人,也在这边创立门派了。”

沈浪并没有任何的惭愧:“我也把不好听的说在前头,本来这次是西方请我带路,你们是后来加上来的。我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这信息我是不可能白给的。”

他们几个又是泛起了一丝亮光,毕竟还是不想沈浪在利用他们,更愿意相信沈浪是有苦衷,或许就是因为有大半西方修士的关系,所以不方便吧。

“知道你唯利是图,不要你白给,你可以开价啊!”葛路亭忍不住喷了一句。

“开价也不能给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