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你这个恶魔-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89章 你这个恶魔

其他人并不知道罗胖子对沈浪的暗地里求情,所以他们只是看到了沈浪的出手。

沈浪直接在擂台上慢慢的走了过去,在他的手里面,出现了柳叶剑。..

然后以大家都能够看得清楚的缓慢剑式,直接劈砍了出去!

第一剑出去,直接让一个朝天门弟子的脑袋和身体分家。

而沈浪对于场域的控制,也是做好了配合,不仅仅让分家的尸体摔落下来,而且还有意让喉间血液飙射得老高!

一剑见血!

这让所有看热闹的,都是兴奋到了极点。

本来他们汹涌过来,就是为了看热闹,热闹就是要看大的。如果都像周绍君这样,发现不对劲,马上认怂,不痛不痒的说几句场面话,然后决斗就取消了。那多么没意思啊!

刚刚沈浪控制住他们,已经吊起了大家的胃口,现在直接出手就斩杀了一个人,更是把大家的兴奋点都刺激了起来。

“他们是无辜的。”

沈浪说话间,又缓缓的一剑挥出去,把另外一个人的脑袋斩杀了,分家的尸体坠落擂台。

“我的四个随从,也是无辜的。周少掌门莫名其妙,一言不合就把他们杀了。”

第三剑缓缓的挥出……

“既然他的实力强大,就可以随便斩杀别人。那当然应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不是口口声声是朝天门的少掌门吗?那朝天门的弟子,当然也是因为他的言行而死!”

仿佛是接力,在沈浪一边说话的时候,随着一个血液喷完了,马上又劈了另外一个,接着喷血。

现场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变得安静了下来,气氛也有击杀第一个的狂热,变成了紧张诡异。

便是那些热血的年轻人,这会儿也觉得毛骨悚然了。

台上这个比他们还年轻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可以一边轻松的割喉分尸,一边跟大家说话?

而且是把大家的血液当烟花放着助兴么?

从斩断喉咙处喷洒出来的人血烟花……这是大家都难以接受的。

“我说了要把他们宰了陪葬,自然一个都不会少。周少掌门,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有说到做到?”

沈浪已经杀完了六个,最后来到了周绍君的面前。

此刻的周绍君,拼命的想要挣扎离开,奈何被远胜于他的沈浪禁锢了,短时间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沈浪的柳叶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他刚刚出剑很快,甚至因为他们都跃起在空中几米,柳叶剑本身并没有接触到,只是剑芒将他们的脖子斩断。

所以此刻的柳叶剑,还是如柳叶一般的轻柔,上面没有丝毫的血迹。

不过看在周绍君的眼里,却不啻于血淋淋。

他刚刚泪流满面还没有消除,这会儿感觉好像真的是吓哭吓尿了。可惜这边没有拍照传播的习惯,要不然把这画面拍下来传播出去,必然会得到极大的传播。

在沈浪问完了之后,周绍君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你要杀要剐随便!大爷要是皱一下眉头,是你孙子!”

沈浪刚刚已经跟罗胖子说了要宰了他们全部,刚刚也已经杀了六个,罪魁祸首的周绍君,并不觉得自己可以幸免。

既然如此,还不如说几句硬化!

“啧啧,眉头不皱一下,只是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吓得尿裤子了。”

沈浪的话,让周绍君怒吼了起来:“老子没有吓哭!老子没有吓尿!”

他脸上都是眼泪鼻涕,这话听着非常的没有说服力,不过大家都知道他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有没有吓尿,也是大家开玩笑的,并不会相信他真的吓尿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沈浪一道元气隔空封了过去,直接刺入到了周绍君的体内。

不能动弹的周绍君,脸色立即有了变化!

他根本无法控制身体,但现在的状况……

随着刺耳的屁声传来,然后是一种洪水滔滔,随即恶臭弥散了开来!

“卧槽!不仅仅吓尿了,还拉裤子了!”

“朝天门的周少掌门可真的是硬气!”

“嘴里说不,身体很诚实!”

“我也是活了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真的吓出屎的!”

“你这算什么?老夫比你多活了几十年,别说见过,听都没有听说过有人吓出屎来的!”

“啧啧,朝天门这一次可真的是露脸了。周少掌门叫周什么来着?这名字我得记住了,以后肯定会出大名的!”

其实不需要罗胖子那个境界,只要多想一想,也能知道刚刚这是沈浪施加压力造成的失禁。这是周绍君根本无法控制的,而且气味也是沈浪通过场域控制飘散出去,引发大家的热论。

不过对于看热闹的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周绍君刚刚说得很硬气,结果马上就拉裤子了。

别说天都城,就是整个汉国,也鲜有如此的丑闻啊,当然更愿意相信这一个版本。

周绍君刚刚被控制得失禁,整个人已经快要疯了,这不仅仅极其的丢脸,而且还自己打自己的脸。

而听到其他人的话语,更让他直接崩溃!

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要出大名,可要的不是这样的名啊。哪怕他出一个“怂名”,也比这样的“屎名”强百倍啊,这可真的是“臭名”。

“你杀了我吧!”

周绍君已经绝望了,这会儿他真的已经不再考虑任何的情况了,只求一死,只要还有一息尚在,就要感受无尽的耻辱。

“我当然会杀你,你作的恶,不能光让他们当你的替死鬼。”

沈浪说话的时候,直接一掌拍在了周绍君的头顶!

在接触的那一刹,他迅速的把他的精神力完全抽取一空,同时元气涌入,迅速把周绍君给废了!

霎时之间,周绍君整个人都颓丧了,如果不是沈浪的场域还控制着,他直接就要软倒在地面了。

“你、你这个恶魔!”周绍君痛苦而虚弱的呐喊了出来,但声音很微弱。

“你直接把我的随从拍死,让他们只不过有几息的时间。我不是恶魔,我虽然报仇,但还是给你机会,让你多一点时间回忆过去。半天时间够不够?”

周绍君一口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