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怒-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83章 怒

沈浪对于他们四个,并没有多少深的感情。之前若不是他们跪求收留,在近百的人群中,根本不会有什么印象,就像很多其他国家的修士,现在也不熟悉。

之后半年他们也是在天山剑宗安心的修炼,没多少接触,再等到来这边,沈浪的实力和当初又不一样,他们帮不上什么,反而有点累赘了。

但沈浪是分亲疏,天山剑宗严格算起来,也就高离裴圣他们几个,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印象,但被他认了门派,每次回去都会想着给他们带好处。

那些就是他的门人,是他这个大长老罩着的后辈。

一二三四也是,人家算起来也是一方大佬,可以跪求收留,可以放弃自己的名字,以仆人的姿态,以沈一、沈二、沈三、沈四的身份跟着沈浪。

光这一份诚意,沈浪就不会抛弃他们,也不会真的把他们当成累赘。虽然不可能到郑雨梦、落轻舟等人的级别,但绝对会当他们是天山剑宗的长老身份。

沈浪还留有五颗玉蟠桃,如果他们有突破的需要,也会毫不客气的给他们服用。

也正因为重视他们,才会考虑他们的感受,像刚才这样的挑衅,让他们守在前面,尽一尽一个随从的心。

没想到一个失算,居然会被人下了黑手,直接让他们毙命于此!

当初海族给的三颗灵珠,服下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被他腰斩的荀尊,拖到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服下了一颗灵珠之后,也是重新焕发了生机。

虽然一二三四他们没有那么重要,但如果能够救回来,沈浪也不会吝惜,把两颗灵珠给他们服下,能救两个是两个。

可惜的是,他们的情况和荀尊不一样,和高离裴圣他们当初都不一样,那都是还吊着一丝命,是被盟主有意折磨的。

而现在他们四个,对方则是有意击杀,脑门都塌陷下去了,剩下的生命,是以秒计算了。

简单来说,就算灵珠给他们服用,也不过刚刚入喉,还不等开始吸收药效,就会毙命了。

所以,沈浪现在能做的,只是看着他们渡过最后那几秒。

“抱歉!跟着我,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因为我的疏忽,让你们遭此劫难。放心,我会给你们报仇的!”

沈浪此刻快要炸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陪着他们度过最后数秒的时光,语气也是尽量的缓和。

他们四个已经无法再开口说话,不过从的眼中,沈浪依稀可以独处最后的心声:他们并不怪沈浪没有保护好,相反,如果没有当初沈浪的救命,他们早已经被折磨死在牧园了。

能多活了这么久,还能重新杀回御仙门,逼得御仙门和谈,并且到这个世界闯荡了一番,他们已经是可以瞑目了。

也就这么一个眼神,耗费了他们最后的一丝元气,四个人都断气毙命!

那被称为少掌门的,并没有带人离开,不过还是稍微的退开了几步,做好了御敌的准备。既然他是这态度,他的六个随从,当然如临大敌的准备好。

以他们的水平,当然更加看不出沈浪的实力,但对方死了四个人,万一要是拼命的话,还是要非常小心。

“各位、各位……淡定淡定,有话好好说……”

有一个声音在传过来的时候,人也随着赶到了。

是一个肥硕的矮胖子,脸上堆着笑容而来,过来马上对大家拱手。

“哟!原来是朝天门周少掌门……”

伙计每天面对各种客人,并不记得那么多,但这个管事的矮胖子,一下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在打招呼的时候,他的目光也看向沈浪。

毫无疑问,也看到了地上刚刚毙命的四个人,这让他暗暗头疼。

“这位小友……不知道怎么称呼?”

沈浪已经站起来,回身看着对方几个人。从矮胖子刚刚的话,他已经快速的搜索记忆,确实有一个叫朝天门的,掌门姓周,像家族一样,把掌门之位代代相传。

这个人被称为少掌门,那应该就是当代掌门周禹的儿子了。不过莫伦和李天晴,也没有听说过周禹儿子是什么名字。

沈浪随即把目光看向了矮胖子。

矮胖子做生意的,当然很识趣,连忙态度和善的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姓罗,是本店在天都的总管。因为胖,大家都叫我罗胖子,朋友可以叫我罗胖子。”

这样用身体特征自黑式的介绍,一般都更能赢得别人的好感,也能活跃一下气氛。

当然,一般也只有熟悉的朋友,才真的会叫罗胖子。刚刚认识的客人,别人自谦自黑,也还是要叫上一声罗总管。

听他这意思,他们这个店,在其他的地方也还有的,而在天都这里,他这个总管,就是最高负责人了。

估计不是出了人命,一般的纠纷,也不至于劳动他出马。

而沈浪也看得出来,罗胖子别看像个土财主模样,实际上也有半仙的境界。

像这样商贸重镇的显要大店,日常流通的资源都是巨量的,就算背后有大靠山,也需要有实力的人坐镇。

“这畜生在你们店里杀人,你们不会负责将他击毙吧?”沈浪一开口,就问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沈浪在现场喝茶都没有来得及阻止,罗胖子当然也是来不及。他现在赶过来,也就是想要避免发生更大的问题。

“这个……我相信周少掌门也是无心之过,不如我们换一个方式,能否以赔偿的方式和谈……?”罗胖子以微笑化解尴尬,说话间又看了一下周少掌门,看看他能否接受。

这个周少掌门还没有任何的表态,他的随从之中,有一个忍不住怒斥了一句:“你说谁畜生?嘴巴放干净一点!”

这倒不是他不知死活,或者不懂得场合,而是一种习惯。日常遇到一些问题,肯定都是他们开口喝骂,少掌门是要顾及身份的。

所以刚刚他们少掌门被沈浪骂为畜生,他本能的就呵斥了一句。..

“你们不会负责,我可以理解。这也说明了你们的态度,那我在这里把他们宰了,你们应该也没有话说。”沈浪的怒火滔天,但还是压抑着,并没有爆发出来,说话还是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