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难以置信-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74章 难以置信

沈浪再往前走的时候,依然是保持着较快的速度,同时手里的死水鞭,不断的快速舞动着。

这里的墙、门,全部都和大阵融合一起,纯粹靠力量去破坏,即便有效果,也会是消耗很大的。

但死水鞭不一样,这玩意的破坏力,简直是无视一切!

这些墙壁什么的,本身并不是什么铜墙铁壁,只是因为变成了一个巨无霸的零件,想要撼动,都是会被整个整体来分担,自然没有什么效果。

但死水鞭是不需要去面对巨无霸整体,它是碰到的任何一切都被熔断切割。

所以,沈浪所过之处,两边的墙壁,都是出现了一道道的熔痕,随着接触的时间、面积的不同,破坏度不一。

如此伤痕累累,也没有把它们完全的损毁,但已经没有任何的伪装效果了。再出现沈浪面前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查看辨认,一眼就知道这是走过的地方。

他只需要在十字路口走向没有破坏过的地方,就可以扫向新的区域。

对于墙壁,就是一道道破坏,但遇到房门的时候,沈浪都是直接的把门给切割了开来,顺便看一下里面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人反而不担心了,毕竟连他都难以推开,乔戮仙等人在法力被禁的情况下,肯定更加不可能推开。

当然,除了看看有没有东西之外,也是以防万一。或许某个房间,就是陷阱,就让他们进去了。

这一路破坏的风格,颇有点类似当日在死水河两岸大杀骷髅,如果此间主人还在看着的话,应该和心疼不已吧。

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像骷髅王跑出来,这里没有任何的变化,阵法也没有被破坏。

但沈浪却也是印证了一个问题,阵法的流转,也只是让人不断走弯路,这连圣甲查探都是巨大的空间,实际上有没有那么大。

在他把墙壁弄得满目疮痍之后,区域一块块缩小。

终于,在一条通道里面,沈浪看到了乔戮仙等十人!

“什么人?”

发现有动静之后,十个人都警醒了起来,互相背靠背,紧张的看了过来。

因为法力无法施展出来,他们也只能依靠体能力量,又没有沈浪那么妖孽的体能,所以要比平时弱太多。

“是我。”

沈浪迈步过去,看到这些老头们,这会儿都颇有几分憔悴。

“沈兄弟?”

“沈浪大师?”

大家看着沈浪走过了,都是疑问的语句,并不敢相信真的是沈浪出现了。

毕竟大家是完全走散了,哪怕沈浪给了这么一个定位器,进来之后的变化,让他们都明白肯定会失去信号的。

所以就算沈浪真的能寻找到他们,也要有一个定位的点。

后面在这里困了一日又一日,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时刻都是有着光亮的,他们不知道奔走了多少次,最终的结果,是让分开走散的人全部聚齐了。

但即便全部聚齐了,大家也还是无奈,感觉上所有的路线都已经走过了,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像在墙壁上刻记号这样的方法,他们当然也是用上了的。可是到最后走来走去都是走过了的,找不到没有刻痕的。

就到了今天,大家还是尝试走了很久,一直走到这里,停下来互相商量对策,最终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唯一明确的是大家进入了一个大型迷阵之中,如果不能破解,最终的结果,会是累死在迷宫!

这个时候看到沈浪出现,大家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沈浪真的过来了,而是这个阵法里面,让大家出现了幻觉!

至于大家都会看到沈浪,并不难理解。因为在御仙门、在海底世界,都是在大家绝望的时刻,沈浪从天而降的拯救了大家。

现在感觉就已经走到绝路了,所以大家最大的想法,都是期望沈浪来救命,所以都会出现类似的幻觉。

沈浪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看他们还是保持着疑惑的模样,仿佛不是很确定他似的。

“看来你们都没事,挺好。我带你们离开!”

虽然他们大家身心状态都很差,不过并没有一个人折损,坚持了四天,这已经是难得的了。

“你……你真的是沈兄弟?”南流川猛的拍了自己额头一下,似乎要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往前一把抓住了沈浪的手臂。

他的表情,让沈浪哭笑不得,好歹也是一方大佬,怎么迷困了几天,就神经错乱的样子了?

然后他看到了其他人,都是类似的状态,当即反应过来了。

这些在地球上是大佬,但在这个高级很多的世界,就颇有一点泯然众人矣,加上各个环境都是陌生的。又在这高明的阵法里面,围困了数日,这让他们的代入到了之前两次成为阶下囚的经验之中。..

尤其是从入门开始,这阵法就是夹杂着幻阵,或许他们也迷失过看到过很多的幻觉,所以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是真实的。

沈浪估计现在用言语跟他们解释,还是会让他们难以置信,而他也被抑制了元气、精神力,无法帮助大家精神澄清。

思索了一下,他取出了之前姬千乘那里分到的冥域阴泉。

这东西刚刚取出来,马上让周围都寒冷了起来,萎靡的众老头,都是浑身激灵了一下。

“沈兄弟!你真的是沈兄弟!你果然来救我们了!”

南流川虽然在阵法上面不如其弟南流水,但毕竟还是有家学的,现场之中要比大家更冷静一点。刚刚他也是用力拍打,让自己清醒一点。

而抓着了沈浪的手臂,那真实的触感,让他明白并不是幻觉。再等到周围的骤冷,让他更加的确认了。

其他人也都马上兴奋惊喜了起来。

“沈浪大师真的来救我们了!”

“总算等到了!”

“我还以为我们这次又要在了困上一个月呢!”

看着这些老头们,差一点老泪纵横,沈浪也有点感慨。以他们的境界,在地球上完全可以称王称霸了;以他们的年纪,更是内外都是受人尊敬的,还能愿意到这新世界来探索,本身也是勇气可嘉了。

可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遭遇到几次困境,对他们也是一种很大的打击了。

“跟我走吧!”